看这部片子的初衷是想领略一下钱钟书先生的名作。看到开头部分就明白这初中玩完全不具成立性--此“围城”非彼“围城”也。

首先,故事是以香港黑社会泛滥,校园暴力盛行的时代作为背景的,主线是少年俊豪为寻找与弟弟俊杰有关的毒品的下落所展开的一系列行径,围绕的是一对亲生兄弟与亲生姐妹相互间冷漠而复杂的情感,充分体现了那个特有时代所带给人们的压抑,悲惨,也令人对最终毁灭孩童们成长的家长充满了谴责与不耻。

影片,他为调查毒品的去向以自保,因而不得不了解弟弟的经历,在俊杰一个个朋友的回忆、叙述,与现实中俊豪的经历,回忆穿插间,一个个人物的轮廓得以凸显,形象饱满并充斥着复杂的心态。

整部影片的光影交织很是昏暗,全片带着压抑的情调。拍摄手法很好,以哥哥俊豪的主观角度作切入,穿插了倒叙,回忆,与客观剧情的展开,导演的镜头视角转换与剪接也可以说是难以挑剔。仅在影片开片部分处理的手法就很妙:少年闪亮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更显得黝黑,应和着旋律诡谲沉重的音乐,他在长廊中穿行……“嘭”--循着声音他一抬头,邻居家刚刚在吵架的夫妇,男的跳楼死了,在他仰头就能看的到的透明玻璃屋顶上--这就是影片给我们的第一次视觉冲击,看到这里,我们很难不对这部电影接下来的剧情滋生出恐惧胆颤的情绪。

弟弟俊杰在现实中的被提及,再一次使这部剧情片悬疑的成分增加了,愈发令浓重神秘的气氛弥漫开来,极大的调动了观众对剧情发展的好奇心。此时,导演又很合事宜的切换镜头,音效也随着低沉下去,我们所看到的,是俊豪的回忆,俊杰的过去……

何俊杰生来就是瘦小文弱的样子,因而在学校里被同学欺负--我们眼前出现许多短暂闪现的远镜头:蹲在卫生间里满身污物的小俊杰无助的哭泣;被强行褪下衣服拍照片,面对亲生哥哥的乞求眼神以及对于哥哥的视而不见的他流露哀伤的眼神……另一方面,还不仅仅是如此,家里暴躁的赌徒父亲更理直气壮的虐打他,把输钱赖给他,母亲蜷缩在一边却视而不见,哥哥依旧关着门在屋里呆坐着。对比之后俊杰为了山鸡,印度小子等混混朋友不惜在超市冒着风险偷东西,为了乐乐不惜贩卖违禁的药物,以及最后时刻他仍保护Panadoll的姐姐,甚至不惜背上杀人犯的罪名。我们仿佛看到他文文弱弱的站在那,一脸不在乎的笑着说:“这有什么,大不了被打一顿,没什么了不起的"。他那样坚忍,即使遭受了那么多虐打,我们没有看到一幕他流泪的场景,他甚至从来没有对那些毫无理由的虐打作出求饶及回应。

结合整部影片,小俊杰无疑是这个时代,家庭,学校,三者所共同欺压的弱者,他本性纯洁而善良,也许如果在好的环境,性格里的坚忍纯洁能让他成就一番事业,可现实却是他不得不为了能“有尊严的活”而去蹩脚的学着做坏孩子。当我们看到俊杰疲惫而又柔弱的眼睛,我们心里有的也仅仅只能是对他的同情,我们甚至庆幸他能够逃离那些曾经陪伴他的恐怖的事物。这不可不说是对香港当时黑暗腐化的社会的一种深深的讽刺。

另外一个凄惨的女性角色是Panadoll,在整部片子里她只在每个人对过去的回忆当中出现,她最后是被自己的亲姐姐杀死的。很多观众应该都会觉得她与俊杰有相似的地方。她在很小的时候就一次次的被父亲诱奸着长大,因为她的姐姐“不配合”父亲。以致于甚至后来她在高中时怀上了自己亲生父亲的孩子,她抽着烟对姐姐说:“我就是要把他生下来,我要你多一个弟弟!”Panadoll就是这样的矛盾,极端,她既温柔又暴戾。为了让姐姐愧疚而作践自己,养活荒诞的,给她带来痛苦童年记忆的孩子乐乐。这部分剧情我们都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影片中事实却就是如此,想来这也正是影片所想要传达给我们的,依然是对当时香港混乱的影射,伦理也不过是九霄云外的事情。Panadoll占有了影片的许多个镜头,包括她为俊杰包扎伤口,抚摸俊杰的头。此刻她仍旧穿着女混混嘻哈的装扮,极短的头发,但月光下她的轮廓是那么善良与美丽,流露出了许多温情。她是世界上第一个对俊杰好的人,她也真心的对待那些她当作朋友的人。甚至她在让人迷奸了姐姐后,哭着对姐姐说:“我们姐妹俩扯平了,我们一起抚养乐乐好吗?”……

整个影片的故事情节是非常的丰富,所以条理和层次总起来说也还是较清晰的。

对于影片的主人公俊豪,即俊杰的哥哥,另外还有Panadoll的姐姐绮华,我们在影片之后也能够略微思考,不难理解他们在当时的情况下是确实是无法帮助弟妹们对抗父母与他人的,那样混乱的时代,能够自己平安已是不容易。腐化糜烂的时代和见闻所带给他们的也只是自我保护观及对自己能够平安生活就很难能可贵的认知。

最后的结局是可怜的乐乐一个人在街上哭喊着“妈妈,你在哪里呀?”影片给观众留下的是一个想象的空间,也可说是无声的询问,这样的环境下,乐乐的成长也令人堪忧……

最后,总的来说这部影片还是很优秀的,真正的能够扣紧影片的主旨,以生动的故事情节打动观众,同时塑造了令人同情亦或谴责的人物形象,发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