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片曾经是港台电影中很有观众缘的一个片种,承载着我们很多来自录像厅的灿烂回忆。赌片在类型融合上的伸缩性很大,在职业赌徒这个边缘化生存的背景下,黑帮、枪战、骗术等黑暗题材都可以放在这一个锅里乱炖。在王晶等一代香港导演的努力下,赌场成了和武林一样超现实的江湖世界,这里有自己特有的生存法则和话语方式,我们期待着每一场风云变幻的赌局,惊叹着高手们神奇潇洒的炫技性表演,周润发扮演的高进是我们心中永远的赌神。而所有的这一切,在《扑克王》中是看不到的。

《扑克王》本质上是一部含赌博内容的都市言情剧,回避了江湖上的血雨腥风,《扑克王》得以堂而皇之地获准走进内地影院,其实这在策略上没有错,但是用引刀自宫的方式来迎合主流价值观就显得有点下贱了。也许类似听骰、搓牌、出千等手段在和谐社会中会显得有点下三滥,所以影片祭出了爱情带来幸运的鬼扯假定,相比起实战心理的培养历练,这个爱的超能力成为一个无耻的霸王条款,如果你每次都拿一把好牌,你随时可以原地复活状态全满,一切的机巧都可以无视了。

《扑克王》中玩是香港赌片中常玩的梭哈的升级版,叫德州扑克,多年前有一部名叫《赌王之王》的美国电影,说的是马特达蒙扮演的一个本来准备金盆洗手的职业赌徒,为了给爱德华诺顿扮演的刚出狱的朋友还清高利贷而重出江湖的故事,片中玩的就是这个游戏。美国人拍赌片没那么炫技式的花头,很现实的设定,很朴实的对战场面,突出的是人性的挣扎和宿命的力量,在命运的无常中完成自己的试炼。正如片中一句经典台词所说:“我们不能逃避自己,我们的命运决定了我们。”抛弃了传统香港赌片套路的《扑克王》,虽然也在力图将赌徒的生活拉回现实,但主题和情节设置上太小儿科了,在很浅白的层次上打了爱情牌和友情牌,却没有足够的戏剧冲突去强化这种感情归属,只靠一点类似旋转木马那样的制造温情场面的小花招,还有刘青云的孤独大爆发,让全片的感情线显得苍白而刻意。而结尾局中局的情节反转又让前面的人物成长过程失去了意义,主题升华未遂,就转而愚弄观众,并且连一场富有想象力的赌局都设计不出来,《扑克王》的失败可谓是全方位的。

古天乐和刘青云都是导演陈庆嘉的旧将,在本片中的表演风格类似《绝世好bra》和《绝世好B》,刘青云走玩帅的熟男路线,古天乐走憨态可掬的正太路线,倒都还挥洒自如。《扑克王》如果作为一部言情片可能还能让部分女性观众接受,但如果作为一部赌片来说的话,就太没分量了,其实陈庆嘉作为编剧来说还是有功力的,但《扑克王》搞成这样不伦不类的影片样式,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及到内地市场过审的问题而造成了创作上的掣肘,在香港电影与内地电影日益融合的大趋势下,能够让我们心旌摇荡热血沸腾的赌片可能真的就此情可待成追忆了。

《成都晚报》专栏特约稿件,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