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美丽的红衣女歌手那迷人的声线,影片在一阵欢乐的气氛中拉开帷幕。但是好景不长,一根钢丝在眨眼之间将在游轮甲板上翩翩起舞的旅客们来了一次集体“尸解”。对这一幕,从我第一次看本片到现在一直念念不忘,或许很多看过本片的观众也对此印象最为深刻。

再次看完本片,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或者说是感受,那就是文章标题说的那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比较直观的就是女孩Katie带着Epps回顾40年前的那场浩劫中:先是影片开头长得一脸横肉的男人带领一帮手下屠杀了船上所有的乘客,然后一个瘦瘦的手下反目将头儿干掉,带着一群人去搬黄金,而这个瘦瘦的家伙又被红衣女歌手迷惑,将正在搬黄金的手下从背后乱枪射死,而当他转身面对的不是好像对他情意绵绵的红衣女郎,而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干掉了瘦瘦男人的红衣女郎面对一个黑暗中西装革履的男人潇洒地把枪一扔,然而如此漂亮的女人也难逃厄运,在一个“吻别”之后被一个大大的铁钩吊起在空中做起了优美的钟摆运动。这个回忆的过程没有一句对白,在动感的背景音乐中一气呵成,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中国名句演绎得完美至极。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不仅仅体现在这场回忆之中,甚至影片的整体基调都是基于此。Ferriman从一开始一直是一个文质彬彬的形象,甚至在Murphy死后他那焦急的神态仍然给人一种被冤屈的错觉。可也就是从一开始,所有的这一切都是Ferriman设下的一个陷阱,甚至从40年前Antonia Graza号游轮救下的另一艘游轮Lorelei号开始这样的陷阱就一直在上演,这些被金钱迷惑双眼的人们都成为了Ferriman的囊中物。

女主角Epps可以说是相当地“爷们儿”,和一群爷们儿从事着原本属于爷们儿的工作,片中当他们的拖船被炸之后,她义无反顾地从游轮上跳入水中,这足以说明他们的队员对她有多重要。而唯一能显出她女人的一面则是通过与女孩Katie的交流中,这个时候她更像一个母亲形象。给我类似感觉的女性角色还有《异形》中的Ripley,《终结者》中的Sarah Connor,只是和她们相比,本片中的角色Epps无法延续下去。

影片还有几个印象比较深的场景,一个就是吃罐头那场戏,前一秒吃的还是可口的陈年罐头,下一秒钟就变成了满嘴乱爬的白色蛆虫,很是恶心;另一个就是黑人船员Greer被红衣女郎迷惑那场戏,同样的一个舞池,慢慢地从破旧不堪到富丽堂皇,几秒钟之内来了一次穿越40年的时光倒流旅行,而最难能可贵的是,Greer居然清醒地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些为他鼓掌的人是假的,那个在她面前宽衣解带的红衣女郎也是假的,只是他却无法自拔,终究命丧黄泉!

经典对白:

-- I do know one thing. I've seen strange things happen in the Strait. I know something else: Sea gives you an opportunity, take it.

-- Take it or leave it.

-- Do you know what this means?

-- What?

-- Under the law of the sea, she's ours. Let's not keep a lady waiting.

-- After you.

-- No, after you.

-- No, no. After me.

-- Winners do not empathize with losers.

-- Francesca, I know all of this isn't real. So I'm just gonna go with it, okay? Can't cheat on your fiancee with a dead girl, 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