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舞蹈》娱乐外表下还是一颗专业的心

上周节目中,“胡子奶爸”玉素甫江凭借一支融合维吾尔元素与踢踏舞动作的舞蹈,给《中国好舞蹈》的舞台吹来了一股新鲜的踢踏舞风,海清对这种舞蹈灵感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这就是想法,这就是创新,这就是舞蹈的未来。”

节目播出两期后,虽然获得了不少口碑,却也有冲着舞蹈来的观众感到不满足,认为《好舞蹈》的“娱乐味”太浓,反而缺少了舞蹈的“专业性”?但玉素甫江和楼中玉这类学员的出现,又实实在在地证明了,《好舞蹈》仍以“专业”见长。

专业失踪娱乐王道?

舞蹈节目要循序渐进

《中国好舞蹈》首播后,喜爱舞蹈的观众纷纷赶来围观。但第一期节目中,真正令他们着迷的舞蹈并不多,反而是舞蹈之外,导师和学员之间的互动占据了大部分时间。比如台湾地区舞者简瑞萍的表演,舞蹈只有短短的一分三十秒,一场突如其来的求婚和临时起意的虚拟婚礼却长达十分钟左右。有观众忍不住吐槽:“干脆别做《好舞蹈》了,改做相亲节目算了。”而在导师点评的部分,一些对舞蹈专业的评论没能进入正片,反而郭富城令人捧腹的港普、海清一惊一乍的感叹在频频调动着观众的情绪。眼看着专业性被削弱,娱乐性渐成王道,一些网友坐不住了,纷纷请愿提升节目的专业水准。

对此,《中国好舞蹈》总导演徐向东也在他的微博上做出了回应,他表示由于节目在一个全新的平台上播出,同时段竞争又异常激烈,首期播出不得已先来些老百姓能看明白的通俗易懂的舞蹈,或者是很嗨的、有趣的现场对话:“从二集开始舞蹈会往难度、深度发展,这个要循序渐进,不可心急。”舞蹈类节目相比唱歌类节目,欣赏门槛就比较高,如果一开始就格外专业,会“吓跑”一些不理解舞蹈的观众,若从娱乐性切入,一点点引导观众接受并喜爱上这个节目,舞蹈也将潜移默化地深入人心。

而在第二期节目中,专业性的确开始占据上风,无论是导师的点评还是舞种的呈现,都在向着专业的方向偏移。金星几次蹦出的舞蹈界术语,都让见多识广的华少一愣。在夸赞16岁少年侯岳苏的舞蹈天赋时,金星称其是“跳舞的那条虫”,就令华少摸不着头脑。在大多数观众的印象里,把人比喻成虫,一般是不太好的意思,可在舞蹈老师的语境里,跳舞有天分的孩子就像虫一样好动灵活,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肯定。

“维族风”踢踏舞惊艳全场

导师争相秀专业节目成课堂

上期节目中,踢踏舞的出现令人眼前一亮。来自新疆的“超级奶爸”玉素甫江一上场就大胆邀请观众互动:“这个节目,希望在座的观众和我一起完成,OK?”在他的踢踏舞表演中,举手投足间都尽显新疆小伙的热情和帅气,惹得台下女观众惊叫不断,三位导师和现场观众都主动为他拍打节奏。

玉素甫江如此专业的踢踏舞,也引起了导师的强烈兴趣,三人不仅手动“点赞”,还纷纷说起自己和踢踏舞的缘分。曾有踢踏舞学习经历的郭富城率先登台,跟着玉素甫江跳了一些简单的踢踏舞步,功底尽现,但随着难度的增加,郭天王也有些吃力起来。他还自曝自己曾经因为学习踢踏舞发力不准,导致大腿变粗,感叹踢踏舞真的很难。而此前对任何舞种都能评价得头头是道的金星,面对踢踏舞,也不得不败下阵来:“踢踏舞我上了一堂课以后就挂靴了,因为我发现我可以学那个步伐,但是我永远跳不出美国人那个感觉,我知道我可以学,但是我永远跳不出味道。”而海清虽然从小受外公影响,对踢踏舞“耳濡目染”,却也无法就踢踏舞的专业性作深究。可以说在《好舞蹈》的舞台上,玉素甫江几乎成了三位导师的老师。在接受采访时,他也“暗自窃喜”:“三位导师以前都学过,都没坚持下来,跟我比赛的哥们伙伴们都放弃了,我就一致坚持没放弃,我就相信踢踏舞在中国肯定有发展的机会的。”为了坚持自己最初的梦想,玉素甫江也是吃尽了苦头。他想学踢踏舞的时候,却因为踢踏舞在中国的普及程度太低而找不到好的老师,自己所在的学校甚至还没有踢踏舞专业,无奈之下,他只能跟着网上的视频,把舞蹈一步一步地“扒”下来。那时他也没有专业的舞鞋,只能靠自己的耳朵去听节奏的轻重缓急,用双脚去感知每一个动作的要领,每天那对着镜子练习,慢慢模仿出师。

玉素甫江的踢踏舞表演除了与现场观众互动之外,还活灵活现地给观众们上了一趟踢踏舞课,从踢踏舞的历史,再到踢踏舞的发展流派,一个不落。他将维族元素与踢踏舞相结合,把先进的踢踏舞理念融合进自己的民族传统舞蹈中,完成了爱尔兰踢踏舞蹈的升华。在与他交流的过程中,导师们也迫不及待地分享自己对踢踏舞的认识,金星还现场介绍起了美式踢踏舞和爱尔兰踢踏舞的区别:“美式踢踏舞就是载歌载舞,偏向观赏性与娱乐性的演出,英式风格则更强调艺术的表演和优雅的动作。”如果金星被称为现代舞的“拓荒者”,那么玉素甫江则愿当踢踏舞的“拓荒者”。他来这的目的,就是把中国传统民族的风格推向世界,而把世界的踢踏舞风带向中国,让更多的人愿意学习踢踏舞,让中国有更多的踢踏舞比赛,让踢踏舞真正在中国流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