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本质上就是接受催眠。电影让观众短时间忘却这是被灌输的文本,相信银幕上的一切真实存在,与故事中角色同喜同悲。悬疑电影更注重现实逻辑,为发酵戏剧效应,具有更强的催眠功力。一部以催眠为题材的悬疑电影,其催眠效果理应无与伦比。《催眠大师》开头,徐峥当众侃侃而谈一番催眠理论,正好揭示了悬疑电影的某些真相:

悬疑片若拍得高超,就等于“清醒催眠”,患者意识不到医生的存在(观众忘了在看电影),心甘情愿被骗,最后治好了(看得超爽),觉得物超所值;拍得逊色一些,就是“朦胧催眠”,你能察觉医生的身份,但不放弃治疗,从心里“配合”他一下,仍能不虚此行;也有拍得一塌糊涂的(不幸的是,国产悬疑片大多是这个档次),压根催眠不了你,只让你想睡觉,或想尿尿,那就属于庸医了。

《催眠大师》当然不是最后一种。为免遭挨数目庞大的徐峥粉丝围殴,首先我得把话说明白些:很久没有一部不靠武打、特效、笑点和粉脸靓腿美胸的华语电影,能让我看得这么入迷、这么兴奋、这么迫切得想为它写点东西了。只不过遗憾的是,《催眠大师》也未能进入上述第一个境界。它为何无法在清醒中催眠观众,原因徐峥也说了,就是患者的防御阀值太高。为什么高呢,还得从电影本身找答案。

就像许多解谜电影一样,本片开头十分高调,徐峥上一部《摩登年代》扮演魔术师没有过足的故作高深瘾儿,全在这几个段落得到补偿,由此俨然给出挑战意味:这电影,情节非常玄妙,就是要骗到你!也许限于情节,开头必须营造这么一个氛围,然而从一开始,宣传模式就走“让你猜不到”路线,海报极具奇幻意味,背景又让人联想到多部诺兰电影,预告片也是“心理交战+峰回路转+神神叨叨”。如今传媒发达,能进影院看片的,或多或少从各个渠道了解过电影,如此一来把阀值推得更高:倒要看看你如何骗到我!

情节本身也有自我拆台,徐峥的种种“不对劲”,每次出现都堂而皇之,且不给解释,让人越来越确信此人的背景并不清白,因此削弱了结局逆转的力度。可能有观众不满,说你行你上啊,对不起,笔者自认确实编不出这个剧本,但我可以借一个导演替我“上”。沙马兰的《第六感》为什么是传世经典,因为在最后一分钟之前,观众都相信这是个心理医生帮助小男孩走出内心阴霾的励志故事,不存在任何超自然元素,最后包袱一抖,四座皆惊,压根没有时间反应,被骗到心悦诚服。

还有一个软肋,就是结尾处闪回解谜的序列太冗长。悬疑片和任何电影一样,需要适度留白,观众喜欢电影给出2+2,自己得出4的答案,电影只需暗示一下结果是4,就能让观众心满意足,无需把计算公式都写出来。那段闪回中,有好些细节,完全可以留给观众自己脑补出来,晚上躺在床上,突然灵光一现,原来莫文蔚是如此这般……应当会比和盘托出更具回味。

也许你又有异议,说观众只想轻松娱乐,不想费脑子,但《盗梦空间》和《少年派》等在网上引起的疯狂解读,证明观众还是很愿意为电影杀死脑细胞的。国产高智商电影要想媲美好莱坞的精品,其中很有必要的一环,就是引发全民话题性。要引发话题性,就不能把故事说得太满。和本片框架最相似的是《非常嫌疑犯》,也是由通篇的盘问和闪回撑起,结尾有个身份大逆转,其隐藏线索多过本片,但闪回只用了不到一分钟,观众丝毫不会觉得哪里交代不清楚。

诚然,《催眠大师》的“催眠”功夫,也并非毫无意外。大谜团揭晓后,观众的防御心理已松懈,又突然抖出另一个小一号的彩蛋,也许会让很多人防不胜防。这一段不好剧透,我认为唯有它具备了“清醒催眠”的成色。其实我还有个想法,也许主创编故事的能力远超于此,但吃不透一个分寸。电影中徐峥说,他“会有分寸”,结果最大失分寸的就是他,有点像主创自诉无奈。既要让普罗大众人人看懂(别笑,我在影院里,真听到邻座一直抱怨看不懂),又要不失高智商电影的格调和复杂度,对于在此门类处于摸索阶段、只有外国片可以借鉴的中国电影人,把握其中的度绝非一朝一夕。

与分寸失衡相称的,是徐峥的推理能力时强时弱,他可以转瞬觉察到飞絮和红花大有蹊跷,但听了莫文蔚说话半天,竟然察觉不到她是南方人,还得从其他线索后知后觉,就有点叫人哑然失笑。如此一来,剧情有点不紧凑,编导有时候跑在观众前面,让我们满腹狐疑,有时候却落在了后面,我们就像看腻了马戏的孩子,催着它快出新花样。此外,靠谈话绷出一个半小时的戏剧张力,时而也暴露出人为引导的痕迹,双方进入未婚夫这个话题有些生硬,催眠主宾的逆转,有时也较不顺畅。整体而言,《催眠大师》作为国产悬疑片,已是一流,但尚未达到《第六感》那样千锤百炼、滴水不漏的传世杰作。

之前有朋友看了点映场,不肯剧透,只告诉我非常像我推崇的《禁闭岛》。看完还真是如此,同样在医患身份上做文章,都是一群人陪主角玩一个角色扮演游戏,令他正视某些封存记忆的残酷真相,同样在中途便不断对此做出暗示。但具体到主干,又不尽相同,《禁闭岛》是查着查着,必然会查到主角头上,游戏虽更耗人力,过程相对可期;本片局限于一所房子有限人物,人物关系却复杂得多,莫文蔚的角色并非《禁闭岛》中老医生那样的NPC,而是实实在在为此投入感情,做出牺牲,也得到收获。为了完成治疗,她必须重新揭开惨痛的伤疤,拯救了对方,也借助对方的专业技能,为自己开启了一个新的疗程。影片最后一个镜头,重获新生的两人并肩靠在灯火朦胧的走廊上,谁是医生,谁是患者,已经分不清,也不必分得清,重要的是,他们都得到了治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