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报消息

船闸通行能力达极限,专家称建第二船闸、翻坝或都必要

“想过三峡大坝,一等就是一两天,过坝拥堵的现象已成常态化。”一位资深航运人士表示。

日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重庆重提借长江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建设,推动涵盖6亿人口的区域经济增长。不过,要想发展长江黄金水道,首先得解决目前最大的制约因素三峡大坝碍航的问题。专家表示,随着长江经济带的发展,要突破长江运力瓶颈,修建大坝第二船闸和翻坝转运或许都是有必要的。

船只拥堵常态化,通航能力达极限

“基本是满负荷运营,原设计中,三峡船闸每年的正常通航天数在320天左右,而现在几乎维持在365天全年运行。”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三峡通航管理部门相关人士表示。

三峡大坝成为长江航运大堵点,不少船只要排队通过船闸。本报记者 孙辰 摄

即使如此,不少船运物流企业还是感慨,通行量滞后给企业带来了不少麻烦。一位已从事30年长江航运的资深人士表示,现在三峡大坝的拥堵已经是常态化了,目前长江上的船只,要想过三峡大坝,等一两天是正常现象。

如果遇到特殊天气,过三峡大坝的船只还会堆积,一般就会在坝前等候3至5天。如果遇上船闸检修,甚至会等上7至10天才能翻过三峡大坝。有长期经营货运的船家表示,其所在企业的船舶去年过三峡大坝的平均等待时间,约达30多个小时。

上述管理人士介绍,三峡船闸设计通行能力为每年单向通行5000万吨,“而这个通航能力我们原计划是维持到2030年,但目前的通航需求量远远超出我们的预计。”这意味着三峡船闸目前的通行能力,已经在2013年接近其设计运力。

专家:修建二闸和翻坝转运或可共存

据了解,针对目前三峡大坝碍航问题,业内人士介绍主要有两种主张,一是开辟三峡水运新通道,推进三峡第二船闸的建设。第二种则是打造“翻坝”产业。

“两种主张都有自己的优势。”湖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秦尊文表示,翻坝的优势在于时间短,而现在船舶候闸已经常态化,动辄三五天时间。为此,宜昌市打造“翻坝产业园”于2010年就开始动工,在第二船闸尚未成型的阶段,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不过,从成本方面考虑,不少航运物流企业人士表示,“我一艘船有500多个集装箱,需要有几十上百辆卡车来转运,一个40呎(大箱)的箱子,翻坝成本是1500元至2000元,一船合50万元至60万元,如果直接走船闸,则几乎是零成本。”

“修建第二船闸能否一劳永逸解决通航需求量的问题,还需要时间去检验。随着长江经济带的发展,修建二闸和翻坝产业或许都是有必要的。”秦尊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