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日消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说过,上市公司的股东总是贪婪而短视。来自FT.COM的消息称,在近日于伦敦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他态度坚决地向与会的西方新闻记者表示,华为不会上市。

任正非说道:“事实上,(公众)股东总是很贪婪,他们希望尽可能快地榨干一家公司的每一丝利润,而拥有这家公司的人则不会那么贪婪。我们之所以能超越同业竞争对手,原因之一就是没有上市。”

谁说不上市就不透明

美国和澳大利亚当局都对华为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表示担心,但任正非则在这次发布会上罕见地表态称,尽管这家电信设备巨头并未上市,但其透明度却已足够高。而自从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披露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曾侵入华为的服务器以来,这场争论已在最近几个月时间里换了一个方向。

任正非表示,他对华为遭到监控一事持怀疑态度,但可以利用斯诺登披露的文件来强调该公司并未隐瞒什么事情。“美国政府的监控行为是意料中事。”他说道。“我认为,我的身边并没有什么秘密。”不过他也说道,华为将会加强对其所开发的“高端技术”的保护措施。目前,华为已经成为电信网络和智能设备等领域中的领先设备提供商。

长期以来,任正非在1983年以前的中国军方背景都令人感到怀疑,促使美国等国家猜测华为与中国政府有所牵连。华为始建于1987年,当时其原始投资额仅为人民币2.1万元;而时至今日,这家公司已经迅速成长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其年度营收高达400亿美元左右。

在澳大利亚,华为已被禁止对某些国有合同进行竞标;而在美国,国会公布的一份报告则引发了有关华为与中国政府之间存在联系的担忧情绪,但这份报告并未提供任何实质性不当行为的证据。受此影响,华为已被迫裁减了美国市场业务。

任正非表示,华为没有必要通过上市的方式来提供更大的透明度,而上市后的股东所有制则将给这家公司带来风险。华为会向其员工授予公司股权,此举被任正非称作是一种“长期视角”。

从未用过的否决权

任正非现任华为董事长,拥有对公司决策的一票否决权。在他之下有三名轮值首席执行官,拥有运营方面的控制权。任正非说道,他从来都没有动用过这种否决权,而是更喜欢与公司高管进行磋商。他还补充道,华为尚未决定未来将采取怎样的领导结构,但“我们总归还是想要找到一种继任机制”。

根据任正非的预测,未来四年时间里华为的年度营收可能将翻上一番,达到700亿美元到800亿美元。但他表示,短期内华为不会为了增强智能设备或电信设备业务而进行任何并购交易。去年华为营收同比增长近12%,达到了395亿美元,净利润为35亿美元。在这一年中,华为的研发投资支出达到了51亿美元。任正非表示,该公司将继续把开发新产品作为重点。

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将继续在英国和欢迎华为的部分欧洲国家中展开投资活动。他还补充道,继续对该地区的业务进行投资意味着,未来华为将被视为一家欧洲公司。

“害羞”的创始人

任正非自称是个“害羞”的人,而且几乎没什么爱好。然而,他一手创立的华为尽管曾在早期遭遇挫败,但现在却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科技集团公司之一。在伦敦新闻发布会上,他罕见地谈起了自己的早年经历:“工作和赚钱,除此以外没其他兴趣爱好。我的个人生活不那么丰富多彩。”随后,在一名顾问的提示下,他补充道自己喜欢阅读和喝茶;具体点说,是喜欢喝英式下午茶。

直到最近,任正非才在西方媒体面前露面,他自己也承认这使其蒙上了神秘的色彩。但他说道,这“可能是因为我是个害羞的人”。但他随后谈起了自己的早年经历,描述了他在1983年离开军队以后如何闯荡深圳,并开创了自己的公司。任正非说道,他在中国裁军期间被迫从军队退役,当时他很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他还补充道,当兵时每个月30美元的工资令人很难割舍;但在他到了深圳以后才发现,当地工人的月薪为50美元。

任正非的首次创业尝试以失败告终,原因是上了合伙人的当。当时的结果是,“我被一起创业的其他人给骗了”,他说道。这件事促使他学习法律,并让他意识到如何才能从当时中国朝市场经济转变的大潮中获益。他理解到,做好公司的关键要素是供应链的质量,这让他在随后的职业生涯中始终着迷于研发工作。

尽管如此,当时华为在深圳的许多同业公司还是纷纷倒闭了,这让他变成了一只“扑火余生的飞蛾”。他还补充道,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总结他在深圳的经历的话,那就是“痛苦”,那时一系列的挑战令他感到筋疲力尽。但对任正非来说,最大的痛苦则是“我没能履行对我父母应尽的义务”,这让他感到“终身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