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企业“寒冬”仍在继续。

在最近一份文件中,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对全省煤炭经济一季度的运行情况称:“今年的煤炭市场价格下跌比预期来得早、来得急、跌得快、跌得深,煤炭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剧。”

正因如此,煤炭企业将援手再一次伸向地方政府。近日,山西省政府召开常务会议,部署落实去年推出的煤炭救市政策,将原本于去年年底到期的暂停提取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减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务费政策继续延续,并暂停协议方式配置煤炭资源,暂停审批露天煤矿。

同时,山西省政府称将加快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改革。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在煤炭需求放缓、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如果煤炭的“苛捐杂税”得不到彻底清理,推行资源税改革,煤炭行业困境无解。

“生产停不下来”

山西省煤炭企业吨煤平均利润只有5.72元,同比减少13.25元,下降69.92%。

吨煤综合售价401.14元,同比下跌117.64元,下降22.68%;煤炭销售收入946.61亿元,同比减少201.62亿元,下降21.3%;实现利润8.04亿元,同比减少52.13亿元,下降86.64%;实现税费228.75亿元,同比减少40.23亿元,下降14.96%……

这是2014年一季度山西省煤炭行业交出的“成绩单”,这也是全国煤炭行业内外交困的缩影。

而在企业经营压力增大的同时,煤炭企业的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却不断上升。据了解,由于今年一季度煤炭市场竞争激烈,企业被迫投入更多的人力、财力、物力来稳定原有的煤炭市场并想方设法开辟新市场,加之铁路运费上调,致使煤炭企业销售费用持续增加。一个明显的现象:银行贷款、企业债券、票据等融资金额大幅增加。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4年3月底,同煤集团、晋能公司各种融资已超千亿元。晋煤集团将近千亿元,其余焦煤、阳煤、潞安、山煤进出口等企业的贷款也在400亿~800亿元之间。而山西五大煤炭集团平均资产负债率已经达到75%以上。

但是,靠贷款维持生计的,只能是国企。

“甚至有的国有煤炭企业在银行拿到的贷款利率不足0.5%。”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在陕西榆林一带做煤炭销售的张文康告诉记者:“现在的情况是,一些煤矿即使亏损,但涉及到要进行周转资金、偿还银行利息,煤矿生产想停也停不下来。”张文康称,在煤炭价格下滑、利润减少的情况下,大部分煤炭企业普遍采取“以量补价”的经营策略,这就导致煤炭行业陷入了量升价跌的循环怪圈。

数据显示,山西省煤炭企业吨煤平均利润只有5.72元,同比减少13.25元,下降69.92%。

煤炭行业经营压力不断增加,也为山西、陕西、河南、宁夏等产煤大省造成较大的经济下滑压力,一季度GDP增速远不及预期目标。

政府出手减负

山西省省长重提“煤炭20条”,政府清费为煤炭资源税改革创造条件。

针对山西省的煤炭困境,山西省煤炭工业厅在4月中旬提出了几点建议,其中包括加大涉煤收费的清理力度、启动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加快铁路运输市场化改革。

紧接着,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在4月22日主持召开省政府会议,要求落实在2013年7月出台的《进一步促进全省煤炭经济转变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增长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上述《通知》政策推出了短、中、长期共20条措施对煤炭行业进行扶持,被业内简称为“煤炭20条”。其中包括继续暂停提取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减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务费,而这些政策原本于2013年12月31日已经停止,如今则继续延续。通过上述政策,将为煤炭企业每吨煤炭下降15.1元的成本。

而另一方面,据山西省煤炭工业厅相关人士介绍称,除了上述减免项目外,山西省还计划取缔未经省级以上政府批准的涉煤收费项目,可为企业减免50亿元的收费。

港富集团黑色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志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以2013年山西省9.6亿吨的煤炭产量计算,山西煤炭行业收费减免将总体超过200亿元。

收费减免更将为即将推行的煤炭资源税从价计征改革铺路。

2014年,包括国家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等多位官员公开表示煤炭资源税改革方案已经上交议程,并将在今年实施。4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也重申深化煤炭资源税改革。

随着高层以及地方政府的表态,多位行业人士也认为,2014年煤炭资源税的改革最晚在今年下半年会出台。

但是,作为资源税改革一个最为“难啃的骨头”,煤炭资源税推行或并不容易。

目前,陕西的煤炭企业要缴的费用除了所得税外,市县一级的地方政府还要收取包括价格调节基金、安全费维简费、水土防治费、水资源补偿费、煤炭计量费等多种费用。目前,陕西一吨煤各种明示的收费至少80多元,这还不包括一些地方的乱收费项目。

“现在涉煤收费省、市、县、村、乡层层收费,产煤区所在的地方财政早已习惯了‘坐地收费’,而减免收费一下子触动各级地方利益,实施起来则非常难。”张文康表示。神木县在2013年9月出台相关政策包括减半公路运费、减免了一些收费,让企业每吨煤少缴20元,但这只实行了两个月的时间,停止的原因仍是下级政府的反对。

煤价的低迷,让煤炭税费在价格中的占比上升。这在财科所所长贾康看来,正是加快煤炭资源税由从量计征到从价计征改革的合适时机。

据记者了解,目前其他产煤大省还没有发布类似于山西那样的整体性扶持政策。虽然如此,但包括陕西、宁夏、河南等政府相关部门也采取行动,将煤炭供需双方的企业进行对接、签订供销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