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获悉,俄罗斯有关机构正在与中国方面洽谈希望参与中国企业承包的尼加拉瓜运河项目。俄罗斯方面的初衷是看重这条运河能够与美国苦心经营的巴拿马运河竞争的潜力。

将于2014年12月开工建设的尼加拉瓜运河,长度超过210公里。该工程不仅包括一条常规运河,还有一条铁路线、两个机场和一条输油管道,预计投资将达到 400亿美元。而负责这条运河建设的正是一家来自中国香港的公司,可以说,俄罗斯方面对于尼加拉瓜运河的信心也是对中国基建能力的信心。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日益增强,中国企业在海外的表现也越发活跃。这其中,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的佼佼者。由中国承建的各类基建工程,特别是大工程正在影响和改变着这个世界。

中国基建行业能够赢得他人如此的信赖完全是源于自身多年来的成绩。在中国国内,无论是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的三峡大坝,还是通车里程和运行速度都排世界第一的高速铁路网,无论是作为世界上最长、海拔最高的高原冻土铁路的青藏铁路,还是涉及4.7亿人口用水的南水北调工程,都已经证明了中国基础建设行业世界一流的能力和魄力,而且也给中国基建业带来了自信。正是带着这种自信,中国基建业走向了世界。

近年来,由中国负责建造的铁路、港口和运河等大型工程正在或即将改变所在地区乃至世界的风貌。由中国企业在海外建造的第一条高速铁路——土耳其安伊高铁二期工程即将全线通车,目前已经进入工程收尾和测试阶段。这条联通安卡拉和伊斯坦布尔的铁路不仅意味着土耳其东西部交通大大改善,更是打通了亚洲至欧洲的交通要道,这不仅有利于中国高铁继续进军欧洲市场,而且对于未来实现中国倡议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也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继在土耳其打响品牌之后,中国高铁走向海外的步伐明显加快。2013年,李克强总理出访频频“推销”高铁,取得丰厚成果:中国和泰国达成了“大米换高铁”合作意向,中国企业参与英国高铁建设,中国同塞尔维亚和匈牙利合作建设匈塞铁路,罗马尼亚也将引进中国高铁。2014年4月8日,中国同老挝双方共同宣布启动中老政府间铁路协议商谈,争取尽早签署,一个规划中链接中国与整个中南半岛的高速铁路网呼之欲出。

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孟加拉的吉大港,这是印度洋沿岸三个重要的港口,而且全部由中国建造。在中国倡议建设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这三个港口将成为具有战略性的重点。中国参与开发这些印度洋港口,不仅有利于本国西南部地区“就近出海”,更可以带动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未来中国另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大工程可能就是克拉地峡运河。此前有消息称该项目的筹备工作已经展开。尽管相关企业对此进行否认,但是还是有人认为对该项目的论证正在进行。如果该工程建成,将在中国南海与印度洋之间打通第二条海上通道,缓解中日韩等东亚国家对于马六甲海峡过度依赖的现实。

跨国工程应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在目前走向世界的中国各行各业的企业中,中国基建行业的综合竞争力无疑是名列前茅的。这不仅是由于中国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通过建设国内各种大型工程所积累的技术、管理等方面的经验,以及设备和人才方面的优势。

以高铁为例,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表示,中国高铁吸收了德国、法国、日本等国家的技术并加以创新,这些国家的技术都有各自的领先之处,但是都不如中国综合全面。一个国家要建设高铁项目,找中国一家就够了。

中国基建行业走向世界,有助于促进中国人口就业,也促进了中国相关技术和设备的发展。中国的工程机械行业可以说是从中国基建走向世界的过程中获益最显著的。过去的十年时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实现了高速发展。这种高速发展,不仅仅体现在规模和总量上,也包括行业的自主创新。相关企业也已经跻身世界级行业巨头行列。

当然,也有分析认为由于基建行业的特殊性,中国企业在走向海外的过程中还存在很多风险。融资风险就是其中之一。基建工程往往投资大,资金回收时间长,因此分散风险很重要。中国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表示,去年中国提出建设的亚洲基建投资银行,就是为了加强亚洲国家的金融合作,通过多方合作解决投资风险的问题。另外,也有专家指出企业层面也要加强管理和营销模式的创新,多采用建设、经营、移交一体化的BOT模式,提高自身的附加值。

目前,已经有中国人民银行的专家指出,为了能够更加全面系统地扶持中国基建行业走向海外,中国应该从国家层面将该行业在海外的发展提高到战略层面,并建立相应的组织和实施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