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由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中国能源研究会共同发起的“能源金融俱乐部”正式启动。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开发性金融促进会会长陈元,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长柴松岳等共同开启这一政、产、研、融合作平台。

据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袁力介绍,2005年以来,国家开发银行向电力、新能源行业累计发放贷款1.74万亿元,支持煤炭新增产能9.67亿吨,支持电力装机6.5亿千瓦,还支持了三峡水电站、田湾核电站、西电东送、西气东输等一系列重大民生项目;境外方面,国家开发银行累计境外贷款907亿美元,成功运作了中俄石油合作、中巴石油合作、中土天然气合作等重大项目。

作为“能源俱乐部”成立后的首次活动,会议同时举办了“十三五”及中长期我国能源发展与政策走势研讨。

“今后一段时期,随着经济结构深度调整,我国能源需求增速也将随之变化。”国家能源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周大地在会上表示,“过去我国强调投资拉动经济发展,但扩张型投资造成投资效益整体下降、产能过剩。随着经济结构的深度调整,投资质量提升和投资效果回报还需时日。”

周大地指出,高耗能产业已进入整体饱和阶段,过去,高耗能产品占我国能源消费的50%,占我国能源消费增量的60%。这部分饱和对能源需求增长会产生重大影响。对此,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吴吟也认为,“十三五”及中长期,我国能源消费增速将进一步放缓,钢铁、水泥、建材等能源消费大户将逐渐达到消费峰值。

“‘十五’期间我国能源消费增速为年均8.36%,‘十一五’期间为6.61%,‘十二五’前两年为5.5%, 去年是3.7%,能源消费增速逐年下降,能源消费弹性系数也将走低,低于本世纪初甚至改革开放初期水平。”吴吟判断。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还将存在产能过剩和清洁能源短缺并存的局面。从中长期来看,煤炭产能将进一步下降,电力产能将在某种程度过剩,但天然气、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又不能继续支持发展。”周大地表示。

“我国能源密度高、结构差,从‘十三五’及中长期来看,能源产业发展不仅要保证供需平衡,还要面临治理雾霾等外部条件制约。”周大地说,“根据我国过去的减排规划,五年内主要污染物排放下降10%的减排目标要进一步提高至20%-30%,才能在短期内看出治霾效果。”

周大地分析,“十三五”及中长期能源投资可集中在建筑材料改造和能效提高、工业节能、交通节能领域。例如,电厂的提效改造可以使能效提高5%到10%。“此外,煤炭必须进一步清洁利用,在发电、工业锅炉、工业生产等领域下功夫,而非煤制气、煤制油等。”

“‘十三五’及中长期,能源发展面临绿色化、消费智能化、高效利用化等转型。同时,能源产业将在生产、经营领域融合,并与其他金融、物流、建筑、信息等产业进一步融合。这集中表现在热电冷联供、能源企业多种经营等方面。”吴吟进表示。

吴吟认为,“十三五”及中长期能源转型还需进一步深化能源体制及价格改革等。“要进一步简政放权,完善资产管理体制和现代企业制度,发展非公有制控股的混合所有制,鼓励创新。电网、天然气管网的‘网运分开’将是将来改革重点。”

吴吟进一步说,“同时要规范市场秩序,尽快出台《能源法》,加强战略规划标准制定,以整体的能源规划指导专项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