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钢铁行业一直处于微利状态。在这个背景下,钢铁行业不约而同地把目光瞄向互联网,钢铁电子商务的发展受到关注。所谓钢铁电子商务,并非只是钢贸商将钢材放到互联网上来销售,更重要的是搭建起一个真正适合钢铁电子商务的交易平台,探索出有助于钢铁供需双方互利共赢的运营模式,用最低的物流成本,联合钢厂给终端用户提供最适用的钢材和最优质的服务。当前,我国钢铁电子商务的发展已取得了一定进步,有些钢铁电商建立起独有的经营模式,探索到盈利点,但仍有一些钢铁电商还在寻找适合自身的发展之路。

近年来,钢材电子商务发展风起云涌,有的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已经找到了盈利点,有的借用物流金融实践已经转化为账面上的盈利,有的正在探寻创新的源头……据业内人士统计,上海地区有近50家钢材电子商务网站,经营模式各有特色。由于尚处在探索阶段,各家钢材电子商务网站各有各的长处,当然也各有各的“短板”。

四大经营模式

各家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竞相争艳,具体表现在不一样的经营模式上。从上海地区的情况看,大体上能归纳为以下4种类型:一是平台推动经营。二是经营推动平台。三是平台加上基地。四是线上线下互动。

三种市场交易价格指数

目前,各大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基本都推出了市场交易价格指数,大致有三种类型:一是挂牌价格指数,以厂商每天上网实际价格为依据,通过计算得到价格指数;二是交易价格指数,根据市场实际交易价格,择取中间值作为已经过去一天的价格指数;三是建筑工地价格指数,在华东地区建筑行业中得到普遍使用。

在价格指数出现之前,当市场行情变化时,厂商之间容易发生摩擦。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出现后,信息采集、整合、分析等能力远胜于从前,几乎每个平台都能搭建自家的数据库和价格数据模型,为厂商协调定价提供了帮助,也为客户了解当下行情和预测后市提供了参考。随着钢材电子商务发展,人们对有效信息的需求将越来越迫切,买卖数据可能成为朝阳产业。

四类上牌定价

由于各自价格趋向不一样,同一钢厂同一品种同一规格的产品在不同的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上挂出来的价格也是不一样的。上牌定价的形式大致有4个类型:

一是进价成本加上经营成本再加上适度利润空间,这样的挂牌企业来自钢贸经销商。

二是钢厂到达本埠的综合出厂价加上平台代理费用,这样的挂牌价格一般由平台说了算。这种类型的定价少了一道中间环节,而且钢厂与平台合作,在销售中有稳定的资源作为支撑,因此大多数挂牌价体现薄利多销的原则。

三是制定浮动标准,进行现货销售。在传统钢材市场中,由于钢厂背景不一样,所制定的同一品种规格的产品价格也不一样。一般来说,大钢厂产品的定价稍高,中小钢厂产品的定价相对要低。为了便于交易,有的平台就根据市场交易价格制定浮动标准。网上挂出的是基准价,各厂产品对号入座浮动。大钢厂产品价格能上升50元/吨,而有些小钢厂的产品则可能下降10元/吨。

四是按质论价,由平台指定专门产品质量检测机构对上牌钢厂产品进行认证,不达标的就上不了牌,达标的以统一价格在网上销售。

由于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上牌定价的类型不一样,对于从事中间商的钢贸企业来说,只要有心,还是有机会从中发现利润空间的。

三条云计算服务途径

钢材电子商务交易平台是应传统交易市场升级转型需求发展起来的IT经济,其具有大数据时代到来的三大特征,即感知化、物联化和智能化。随着IT经济普及应用,传统钢铁生产、物流、储存和制造各个环节形成了一条可控的、较长的产业链,每台电脑既是信息处理的终端,又是产生几何级增长信息量的源头。

从投入成本看,一般中小企业不具备投资价格昂贵的大数据设备的实力,于是催生出一批云计算服务商,所有IT业务在云计算架构中以服务的形式提供给客户。目前,企业融入大数据的途径,除了直接投资大数据设备外,还有以下等几种:

一是宝信模式。近年来,宝钢下属宝信软件建立了云计算服务平台,面向钢铁流通领域的中小企业制订IT解决方案,并供应相关产品软件,使客户不必再花费大量资金用于IT基础设施建设,而且宝信软件提供的产品能进行自动更新。

二是黄色大象模式。被称为“黄色大象”的Hadoop(一个分布式系统基础架构),用带有Java或C++等语言编写框架,运行在Linux生产平台上,能获得高可靠性、高扩展性、高效性和高容错性的理想效果,而且投入成本低。如果将投资一台云计算设备的成本花在Hadoop上,可用的计算机集簇功能就能处理PB级数据,其容积量比同价值的云计算设备还要大,满足大数据应用中的“三化”特征要求。此外,这一模式是在原有IT经济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可以大幅度降低大数据硬件和软件的投入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