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宝钢股份所有钢材销售中,电商平台销售比例已占九成以上

作为最重且最不景气的行业,钢铁业在努力让自己变轻

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激烈角逐着一个项目,获胜者将有资格拆掉宝钢集团一家下属企业的高炉,这天是4月1日。

尽管出价硝烟弥漫,但这场竞价并非 面对面进行,而是在宝钢集团电商平台—东方钢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钢铁)竞价平台上展开。最近几年,宝钢集团越来越多的销售、采购、废料处理交易从线下迁移到了线上。以这次竞价标的而言,换作过去,宝钢需要花钱请人来拆解,然后当垃圾卖掉。而这一回,类似资产,由于大批买家出价,1700万元的起拍价,七八个小时就以4200万元成交。

这仅仅是一个侧面。2013年,在宝钢股份所有钢材销售中,东方钢铁销售比例已占九成以上,在1903.27亿元营业总收入中,通过东方钢铁实现的期货销售量为2028万吨,销售额1251亿元。作为最重而目前又最不景气的行业,钢铁与电商的结合度早已超出人们想象。

东方钢铁副总经理黄云飞告诉《中国企业家》,除了煤和矿石,涉及到钢铁生产、销售的方方面面,宝钢都在努力把它搬到东方钢铁平台上。东方钢铁的电子采购平台也一改以往每类产品仅有三四个供应商的局面,供应商数量已经增加到数十家。在线采购的直接结果是随着供应商增加,采购竞争范围扩大,采购成本大幅降低。

去年,宝钢股份总经理戴志浩曾在内部会议上做了一个调查,显示宝钢集团通过电子采购平均将成本降低了5%左右。尽管去年钢铁供大于求,钢价大幅下降,企业对原材料的采购都很谨慎,采购量下滑,但宝钢集团十大板块140多个单元,2013年全年通过电子采购平台的采购额仍接近200亿,仅电子采购一项就节省了10亿元。

销售环节同样在“触电”减负。黄云飞告诉本刊记者,整个宝钢集团每年仅合同使用量就数以万计。在使用电子合同前,宝钢都是通过快递寄送合同,一次价格25元,合同在运输过程中跟着货物走,会经过多次流转。有时,运输商开车一百多公里去上游拿提单也是家常便饭。抛开时间、燃油、人工成本不算,一张合同的综合成本在150元左右。

线上交易的电子合同不仅省去了繁琐的物理环节,还成为减负利器。客户只需在提货的最后环节打印出一张纸即可,与此前相比,一份合同保守估算可省下50元。从2014年年初至今,宝钢的合同、保单、质保书、提单等电子单据已有35万张,仅此一项至今已节省至少1750万元。线上交易不仅大大节省了成本,而且通过唯一的授权,杜绝了宝钢的质保书等被拿去冒用的现象。

4月某日,14点50分,离时长3小时的竞拍结束还有10分钟,东方钢铁门口的电子屏幕上显示一宗废料正在竞拍中,起拍价4000元/吨,3点整这宗废料以6400元/吨成交。而直至去年上半年竞价平台上线前,这种废料的命运一直是被扔掉,有一些会被卖掉,但价格非常低。

东方钢铁尽管是宝钢控股的电子商务平台,却面向全行业提供电商服务。2013年底,东方钢铁再生资源交易平台上线,几乎每一天都会有钢厂通过这个平台把工业废渣、拆解的旧设备拿来竞拍。上线半年左右,通过东方钢铁再生资源交易平台拍卖的来自诸多钢企的废料溢价已达18亿元,其中这个平台为宝钢集团创造的溢价为14亿元左右。行业景气时,对于财大气粗的宝钢集团来说,这个数字并不可观,可对时下处在生死边缘,一吨钢仅能赚一根冰棍钱的钢企来说已经是个天文数字。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在亏损严重的市场环境下,2013年列入统计的86家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共负债3.09万亿,重点钢企销售利润率仅0.62%。

宝钢集团为钢铁再生资源交易平台提供了80%左右的循环物资,大量钢厂副产品,废旧物资和可利用设备,通过在线竞拍直接对接需求。竞拍流程很简单:宝钢把废旧物资挂到平台上,集团的财务对其进行定价,参与竞拍的商家到东方钢铁网站上查看图纸以了解废旧物资中的钢材量,参与竞拍。对于大型拍卖物资,宝钢也会组织参与者去看现场,以便商家采样化验。

与萧条的线下钢材市场相比,钢铁再生资源交易平台上热火朝天。线上竞拍的方式不仅提高了能源使用效率,而且增加了物资的价值和竞争的公平,小企业十分活跃。

除了做B2B,东方钢铁还将触角伸向B2C。黄云飞说,考虑到每个大企业后面都有大量员工群体,这部分人学历、收入、地域等相对集中,购买力也相当,消费习惯和需求类似,所以更容易对他们实行精准营销。因此,东方钢铁去年成立了东方易购B2C电商平台,员工持股20%,各类大型企业员工可以直接在上面购买衣食住行等各类产品。

“很多大企业也有类似网站,如中粮有我买网,但海量营销模式下做不到精准营销,它有可能会跟我们合作。”黄云飞称,东方钢铁原有用户很容易被吸引过来,而对东方钢铁网站来说,综合的电商平台也能增加网站的流量和入口,从营销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态。东方易购未来很可能从外部引入资金,现在已有联华等超市想投资合作。

如今,黄云飞工作重中之重是搭建上海银行业动产质押信息平台。今年4月初,上海市政府找到东方钢铁,探讨如何通过电子化模式,把近期出现的钢贸融资问题解决掉。黄认为,目前钢贸商融资出问题的核心原因有两点:拿出的纸质仓单是假的;即便是真的,也被用来重复抵押融资,因此资金链一旦断裂问题就暴露出来了。要融资必须有仓单,和钢厂销售平台、交易平台、仓库、银行、支付、电子融资系统关联,仓单产生后即开始监管。上海市甄选很久,有意让东方钢铁运行这个平台,解决大宗商品交易融资登记问题。

“宝钢集团很重视这块业务。动产质押平台是我们2014年着力去打造的项目。”黄云飞称,这块业务以后也可以扩展开来,自贸区的铁矿石、化工等交易平台都可采用这种模式,并推广到整个上海地区。

目前,东方钢铁正在与上海钢联筹划、商谈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推进建立上海银行业动产质押信息平台,预计注册资本不超过1亿元,其中东方钢铁为第一大股东,出资金额不超过5000万元。

黄云飞透露,除了东方钢铁、东方易购,整个宝钢集团本身也在深化改革,对于电商板块,宝钢以后基本都会采用混合所有制形式,通过激励员工的创造性,努力让宝钢变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