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工业曾经是世界工业化进程中最具成长性的产业之一,在过去的100多年中,钢铁工业得到了飞速的发展,无论在产值、产品结构,还是工业技术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进入21世纪,钢铁仍然是人类不可替代的原材料,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和工业水平的重要指标。

中国的钢铁工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我国钢铁生产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质量上都有了极大提高。然而,当前我国钢铁生产从总量上看,供求基本平衡,但从钢铁产品结构上来看,矛盾十分突出,传统产品过剩,高附加值产品供不应求。因此,钢铁产品的竞争力同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自1979年以来,我国的钢铁工业在短短的十几年产量增加了三倍,1996年成为全球第一大产钢国,并且近几年一直保持钢铁产量世界第一的地位。金模钢铁网首席研究员罗百辉认为,随着经济的发展、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我国钢铁企业的生产和贸易也暴露了一些问题。加入世贸组织,我国经济运行的环境将发生变化,这将对我国的各个行业都产生深远影响,对钢铁行业来说,更是任重道远。随着我国入世步伐的深入,钢铁行业的优惠政策逐步消除,我国的钢铁工业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

目前,我国钢铁工业在生产上出现的问题:

1.钢铁企业集中度低,专业化程度不够;

目前,我国现有产钢企业290家,其中只有34家企业年产钢超过100万吨,其中7家年产超过300万吨的钢铁企业,总产量占国内钢铁总产量不到50%。而韩国浦项1家钢铁厂的钢产量就占全国钢产量的65%,日本五家钢铁企业的钢产量占全国钢产量的75%,欧盟15国6家钢铁企业钢产量占欧盟整个钢产量的74%。我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上海宝钢钢铁公司,2000年年产量为1770万吨,仅占国内钢铁总量的13.9%,而在法国,尤西诺钢铁公司几乎囊括了法国的钢铁生产。从表5我们可以看出,我国钢铁生产企业集中度与发达国家相比仍存在差距。钢铁企业的集中度偏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钢铁企业的竞争力。

2.我国刚也企业技术装备水平低,结构不合理;

据冶金工业部门的统计,我国落后工艺和装备还占相当比例,如炼铁高炉中约有4500万吨的生产能力是属于落后的,约占总能力的35%,其中属于限期淘汰的100立方米以下的小高炉生产能力约有3000万吨。炼钢设备中,转炉约有1200万吨是属于落后生产能力,占目前转炉的12%;电炉约有1000万吨属于落后生产能力,占电炉能力的34%。轧钢设备中,具有国际先进技术水平的设备不到50%。另外,我国用于新产品开发与投产的费用与发达国家相比偏少。国际钢铁企业用于企业新产品开发费用一般在年销售收入的4%以上,而我国钢铁企业用于企业新产品开发年投入不足销售收入的1%。

3.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还有待提高。

根据冶金行业1999年数据,当年生产的钢材中,执行国际先进水平标准的占36%,执行国际一般水平标准的占51%,实物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仅占钢材总量的26.3%。这说明国内只有少部分企业的产品在质量上可以和国外大公司相抗衡,而多数企业产品在档次上比较低。据冶金行业调查统计,我国目前不能生产、产量低和质量达不到用户要求等原因,年需从国外进口钢材约700万吨,而能生产的大宗钢材品种,产品质量与国外相比也存在一定差距,如钢制纯净度低、有害气体和杂质含量较高、性能的均匀性差。

目前,我国钢铁行业面临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产能过剩,虽然我国是世界主要产钢国,但由于钢铁生产结构不合理,同时也是世界主要钢铁进口国。近几年的钢铁进口远远超过出口,导致国内很多钢产品“剩下”,钢铁业受到市场供大于求及原材料价格高企的双重压力,多数钢企处于亏损或成本运行状态。“中国治理钢铁过剩,应借鉴国际经验,针对自己过剩的内在原因,找准有效路径,一步步耐心地落实。”在罗百辉看来,政策调整和企业重组,都需要时间,欧盟治理钢铁产能过剩用了20年,中国钢铁业化解产能过剩也将注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20世纪70年代以前,钢铁和汽车、石油一直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主要支柱产业。但20世纪70年代后,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钢铁工业的重要性有一定程度的削弱,钢铁工业的利润迅速降低。目前,钢铁工业已经成为一个微利行业,不再有昔日的风光。钢铁工业重要性的削弱、利润的降低,使钢铁工业的竞争更加激烈。降低成本,改进技术,开发、抢占新市场成为各大钢铁公司为在竞争中取胜而采取的主要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