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或存资金链断裂风险

“一旦银行提高保证金,将会产生连锁反应,形成市场恐慌情绪。现在保证金比例在10%-20%左右,如果提高10%,市场的资金缺口大约有二三十亿元,这对小的贸易商和钢厂是很痛苦的,而且5月是市场整体债务兑付高峰期,市场出现资金链断裂风险较高,”某铁矿石进口商表示。

如果银行一旦收紧进口铁矿石信用证,将触发企业资金链断裂、恐慌性抛货、融资套利空间萎缩等连锁反应,有可能成为压倒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今年以来铁矿石港口存量不断创出新高、价格不断下跌的情况下,监管层在铁矿石融资领域中的“靴子”即将落地。

4月18日,银监会下发银监办便函[2014]316号文《关于开展进口铁矿石贸易融资情况快速调研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要求天津、河北、辽宁、上海、江苏等在内的15家银监局对辖内进口铁矿石贸易融资情况进行分析。

“一般具有真实贸易背景的铁矿石融资业务风险并不大,但资源价格波动会对银行有影响,银监会发文应是希望规范该业务的未来发展。从我们的调研结果来看,银行对于产能过剩行业的融资比较审慎,大都采取了主动退出的策略。”接近银监会人士表示。

银监会的此次调研,并非今年来的首次行业风险警示。3月中旬,银监会向银监分局与地方法人银行业等金融机构下发了相关指导意见,督阵彻查行业信贷风险。而此前,银监会也频频发放对钢贸行业授信风险的警示,严控钢贸企业贷款风险点。银监会在全国各行业拉开了风险警示的大幕。

而多个铁矿石贸易商则表示,如果银行一旦收紧进口铁矿石信用证,将触发企业资金链断裂、恐慌性抛货、融资套利空间萎缩等连锁反应,有可能成为压倒市场的“最后一根稻草”。

重拳调查铁矿石贸易融资

今年以来,在信贷环境收紧的背景下,铁矿石贸易融资逐渐成为备受青睐的新兴融资方式。企业签订铁矿石进口合同后,通过银行开出远期信用证,仅支付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后,由银行代支付货款,从而获得在一定期限内的短期资金的融资模式。

由于此类融资的成本低于国内贷款利息,在人民币升值和境内外贷款息差存在的前提下,这种模式可以带来较为可观的利润。

不过,这种融资方式也存在较大的风险隐患。今年以来,铁矿石贸易融资就不断出现跑路、破产、项目停产等风险事件。这也引发了监管部门的重视。

据知情人士透露,早前银监会要求各商业银行对铁矿石贸易融资进行快速调查,目前调查已经结束很久,而很多银行在上述调查通知下发前就已经着手针对该行业领域的风险排查。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事实上,银监会此前已经下发了很多调查通知,包括产能过剩行业、钢铁行业等专项调查等等,调查的目的基于对潜在的风险进行详尽的排查,以便形成更加有效的监管举措。

据《通知》显示,银监会要求多家银监局对辖内各银行机构的进口铁矿石贸易融资情况进行分析,对象包括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农信社、村镇银行、外资法人银行、外国银行分行等。

“形成的分析报告内容要包括当地区域铁矿石贸易融资的基本情况、风险情况、是否存在虚假贸易套利情况、已采取的风险防范措施,下一步拟开展的工作、相关政策建议等。”

通知要求,各地银监局以正式文件形式上报银监会,报送截止日期为4月30日,银监会将择机赴部分银监局进行实地调研。

一家华南地区城商行人士表示,今年以来,由于铁矿石贸易融资不断出现的跑路、破产、项目停产等风险事件,银行方面针对这块业务的融资早就已经开始收紧。另有国有大行公司部人士也指出,基于对铁矿石贸易融资风险的担忧,很多银行已经对这块业务采取了限制措施。

前述国有大行人士称,收紧铁矿石贸易融资的措施有很多,提高信用证保证金只是其中一种,未来还可能会采取例如提高利率,提高抵押物,提供担保、压货等方式,方式非常的灵活。据市场消息称,当前调查已经形成的结果非常惊人,监管层拟五一后大幅度提高铁矿石贸易融资信用证保证金。

真正的风险:资金链断裂

“一旦银行提高保证金,将会产生连锁反应,形成市场恐慌情绪。现在保证金比例在10%-20%左右,如果提高10%,市场的资金缺口大约有二三十亿元,这对小的贸易商和钢厂是很痛苦的,而且5月是市场整体债务兑付高峰期,市场出现资金链断裂风险较高,”某铁矿石进口商表示。

他指出,现在市场上暂时还没有铁矿石进口融资信用违约事件发生,但在其他大宗商品如煤、大豆等已经出现个别违约事件,涉及金额最大规模在几千万元。

“其实4月初有些银行对中小企业的保证金要求已经提高到20%-30%了,以兴业银行[0.39% 资金 研报]为例,本月开始对所有企业的保证金一律提高到30%,个别国企比例略低。”上述期货公司人士表示。

“银行已经意识到潜在风险的存在,自去年底对相关企业的授信额度也一直在缩减,尤其是在新增额度申请上十分严格,个别大贸易商在申请增额后,半年都没获批。”他表示。

某股份制银行高层向媒体透露,该行目前将整个钢铁产业链上下游的直接贷款都归类为“限制类”,已经停止了开信用证、授信等,此外,由去年开始将废旧金属回收、煤炭等与大宗商品相关的行业均列入“限制类”。而且该行对中铝这类央企,去年的授信额度也大幅缩减了10%以上。

中国钢铁业协会4月28日发布的报告称,目前企业纷纷反映,银行系统对钢铁行业严格信贷政策,不仅减少了企业的信贷规模,同时提高了企业的贷款利率,使企业的生产经营更加困难,影响到了一些企业的资金链安全。

多位市场人士指出,目前整个铁矿石融资的风险相对可控,提高保证金对市场的影响主要是心理层面,而且相信监管者并无意打垮整个黑色金属领域。如果银行真的对铁矿石融资实现“一刀切”,这些企业资金链断裂,将出现大面积的违约,最终银行则需要承担坏账损失。

“相比其他大宗商品贸易融资,铁矿石的资金使用期只有2个月左右,是最短的,而且也不存在境外转口的情况,风险相对较小,银监会目前只是通知各地银行提高警惕性,市场过度解读了,真正的风险在于银行收缩资金,引起资金链断裂,但这样做最后买单的还是银行。”上述资深市场人士表示。

“其实铁矿石融资本身的风险并不大,监管机构主要是担心这些贸易融资的资金流入了像房地产、影子银行等高风险行业。”某期货公司人士坦言,并承认的确有些贸易企业或钢厂在获得融资后,把资金投向了房地产企业,多数为本身企业旗下的关联单位。

资金链压力加大 贸易商将迎来洗牌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监管政策层面的收紧,一方面将减少铁矿石贸易的投机交易,而另一方面,铁矿石贸易行业也将面临极大的挑战和压力。

我的钢铁网总监徐向春认为,将来做铁矿石贸易融资将更加困难,并且已经进口的在国内港口的库存还面临套现的压力,这些都将对国内市场形成较大压力。从当天期货市场就可以看出,市场对监管有了反应,导致期货矿价大跌。

不过他指出,整个行业将会崩盘的观点有些危言耸听,资金压力将会很大这是事实,也会有一些企业由于持续亏损导致资金链断裂出现,甚至还会出现停产倒闭,但不会出现全行业的系统危机,因为这对企业、银行和当地经济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前述国有大行人士也表示,监管对集团大客户影响不是很大,“我们的很多客户不仅是做铁矿石、还做铜、大豆等等,可能盈利情况会不如前期乐观,但是不会构成实质影响,影响较大的会是只做钢贸的中小企业。”

中联钢钢铁行业分析师程旭豹认为,收紧铁矿石贸易融资将导致行业出现洗牌,短期内会有一批贸易商退出,手头握有资源,资金周转不开的会把矿石抛出去,而长期来看,将形成大的贸易商,“短期铁矿石价格将下跌,长期贸易集中度将会更强。”

“目前铁矿石的价格已经有了充分的反应,进口量过大,港口库存量达到创纪录水平,这些都会使得铁矿石的供应压力加大,加上国外矿石供应能力在今年的快速增长,未来矿石价格应该跌多涨少,可能会有所反弹,但是不会有大的幅度。”徐向春表示。

据他分析称,反弹在时间、力度都会小一些,而下跌幅度会大一些,一季度进口了2.2亿吨,这个量是非常大的。此前,由于钢材价格大幅下跌,铁矿石价格曾在3月期间某一天之内重挫8%,创下17个月底点。

“之前钢材下游需求释放的力度环比下降,钢价反弹无力而再度回落,受钢价影响矿价也表现疲软。下一步钢价矿价反弹后仍将下跌的概率较大。”中信期货在最新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

另据市场人士称,由于国际铁矿石供应商力拓和必和必拓此前已经宣布二季度铁矿石产能释放将继续加大,这些增加的产能将会涌入海运市场,并且进入中国,从供求关系来看,铁矿石价格中枢可能在继续下移在下半年期间,但是幅度不会太大。

企业须加快产业升级与结构调整

业内人士分析称,银监会突然发文展开调研,意在全面掌握进口铁矿石贸易融资情况,防范相关风险。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港口的铁矿石库存长期维持在1亿吨以上的高位,这比此前的正常库存高出大约30%。北京一家央企铁矿石贸易商说,估计1亿吨港口矿石中,一半以上应该都是贸易融资矿。

对于铁矿石行业来说,贸易融资是一种利用进口铁矿石贸易中银行出具的信用证,以铁矿石做抵押,支取银行资金的做法。这些钱被贸易商套现之后,要么作为企业周转资金,要么另作投资,要么直接放了高利贷。其中一些高利贷的接盘者,不乏那些陷入资金困局中的小钢厂。

市场传言称,银监会此番调查结束之后,铁矿石贸易信用证保证金将大幅提高,许多铁矿石贸易商会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融资矿债务问题也会再度爆发。此举不仅会增加钢厂的采购资金占用,也令贸易的蓄水池作用大幅削弱。

眼下,令银行和市场感到忧虑的是,矿石贸易商、钢厂、钢贸商,这条产业链上的三个群体之间,已经形成一个复杂旁乱的互保体系。北京一位矿贸商对经济观察报说,“现在钢厂、贸易商之间互保的情况很普遍,所以一旦一家企业的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牵连一片。问题很严重。”

这些企业选择互保的原因在于,自去年下半年以来银行对钢铁行业持续收紧的贷款。河北一家民营钢厂的负责人说,许多原来到期的贷款还掉之后,再从银行贷款变得更加困难了。而且期限越来越短,原来一些银行承诺的信用额度,也在减少。

据悉,截至到今年一季度,全国88家重点大中型钢铁企业总负债已经突破3.1万亿元,其新增的贷款中,绝大部分属于短期贷款。中钢协副秘书长张长富说,企业普遍反映银行加大对产能过剩行业的贷款控制,钢铁行业面临资金紧张、融资成本高的问题。银行系统对钢铁行业严格信贷利率,使企业的生产经营更加困难,影响到了一些企业资金链安全。

而此时,全国钢材市场依旧低迷。在4月28日的信息发布会上,张长富称,2014年第一季度国民经济增速趋缓,但钢铁产量仍然同比增长,钢材库存量也大幅上升,市场供大于求的形势更加严峻,造成钢材价格继续下跌,全行业处于严重亏损状态。

在此背景下,产能过剩再次成为中国行业的苦果。中钢协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全国钢材库存明显增加,到2月末,全国主要市场钢材社会库存最高达到2086万吨,比年初增长54.42%。虽然3月库存有所下降,但仍达到1941万吨的高位,比年初增长43.65%。

后期钢铁行业的形式依然比较严峻。张长富说,“虽然宏观经济形势基本保持平稳,但仍面临下行压力。而钢产量受产能过剩的影响,很难有大的回落。”尽管如此,中国钢铁行业的投资势头依然不小,去年全年超过5000亿的投资规模,也将形成新的产能,全国粗钢产量仍将增长。

中钢协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粗钢、钢材产量虽然仍在增长,但增幅均大幅回落,同时出现大幅回落的还有国内钢材价格。然而,钢铁企业的财务费用却在大幅增长。今年一季度,全国大中型钢铁企业的财务费用同比增长22.17%,而2013年则是同比下降了2.99%。

这意味着,钢厂的资金环境还在恶化。中钢协呼吁,银行系统对钢铁企业不要搞“一刀切”,而是采取有保有压的信贷政策。进一步降低银行贷款利率,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同时,继续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结构性减税,促进企业结构调整。

不过,对于宏观调控部门来说,这两点似乎都不太符合年初既定的调控方向。国家发改委官员说,现在钢铁行业的确比较困难,但这些困难不是一天造成的,也不是宏观政策导致的。钢铁企业还应该从自身找原因,利用市场和政策形成的倒逼机制,尽快完成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