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部爱情喜剧,《月满轩尼诗》并不像宣传的“宅男剩女”感情游戏那么简单,在我看来,这是一部教导人如何酿造和坚守自己的幸福的温情小品,岸西在自然流淌的生活白描中所注入的睿智让这部电影具有了一种超然和洞彻的气质,这在日益嘈杂和浮躁的华语电影中显得弥足珍贵。影片真正的难度在于戏剧性的淡化和对细节的雕琢,这让《月满轩尼诗》更适合让观众跳出故事本身去对影片所呈现的东西做更具发散性的回味。

在《月满轩尼诗》中,所有人物都是以最接近生活常态的状态出现的,这在习惯于用各种豪门、古惑仔、卧底等戏剧化元素和人物关系来推进情节的香港电影中属于另类,其中所传达的情绪都是观众轻易接收到的。分别以张学友和鲍起静为中心的两个三角爱情关系,虽然看上去情趣盎然,但实际上也是以家常菜的方式烹制的,缘分天注定的火光飞溅和激情四溢几乎看不到,这里的所谓爱情也只是特定阶段的生活内容而已,但最终带给我们却是一个能够让观众感同身受的梦幻般的甜蜜归途,一种温暖而琐碎幸福感始终包融着我。

很早以前听过一首名叫《幸福不是毛毛雨》的歌,那里大概是说幸福不会像毛毛雨一样从天上掉下来,而是要靠奋斗去取得,而《月满轩尼诗》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新审视世俗幸福和心理幸福的读本。张学友扮演的阿来,成天生活在母亲的“淫威”之下,早上在母亲的喝骂声中起床,被母亲逼迫着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甚至在汤唯扮演的爱莲设想侦探小说时会说出“谋杀老母”的情节,但对于一个已过了不惑之年的老男人来说,能够被母亲以这样的方式呵护着,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当母亲心脏病发住院时,他所能回味起的母子间的口角也会变得甜蜜温存起来的吧?而鲍起静扮演的母亲与李修贤扮演的青叔这一对欢喜冤家则更有趣,当母亲意识到有人威胁到自己与青叔之间的关系时,她才真正体会到两人间看似针尖麦芒的关系其实一直是一种感受彼此存在的实在的幸福感。《月满轩尼诗》虽然展现的是世俗的生活,但却带有一种出世的智慧,幸福有时就像毛毛雨一样,会自然洒落在人的生活中,只是看你将自己对幸福的追求和品味放在一个什么高度上。

《月满轩尼诗》的另一个重要成功因素是岸西对演员的出色调教,张学友、鲍起静、李修贤的市井味道真是拿捏到位,包括像林威、郭峰这种一贯出演脸谱化人物的演员都展现了充满亲和力的精湛演技。而时隔两年后再见汤唯,虽然表演上不温不火,但也有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从气质上说,汤唯十分的“非香港”,但倒是也与其北姑的身份相吻合,不管怎么说,看到一个有潜质的女演员重回公众视线,总归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特别是在目前华语影坛青年女演员整体表现乏力的形势下。

从《全城热恋》到《月满轩尼诗》,香港的爱情喜剧已经逐步摆脱了过去廉价搞笑的套路,走上了一条更加成熟并符合现代观众审美观的新写实道路,很难说这两部电影是否真正标志着香港这一类型影片的真正复兴,但我还是为这些香港电影人的诚意和才华感到欣喜。

网易娱乐特约专稿,转载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