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者纯情》:看似唯美的爱情里惨淡的中庸

——天赋无用论和萤火虫式的爱情

■ 文/火神纪

曾经因为天赋而为自己赢得声名的人们应该如此庆幸。

他们生在一个如此单纯而美好的世界。

也许不至于如此绝望。

只是事实总是残酷如斯。

公平竞争。适者生存。开始变得跟童话一样脆弱不堪一击。

我们活在童话世界之外看着童话。

童话里的人们在童话世界之内看着我们。

——火神纪。题记。

这是一部近乎残酷的电影。不管我们怀着多么美好的愿望和多么强烈的祈盼期待着一个美好的结局,最终我们所有的愿望都将落空。穿透过所有美好而唯美的爱情以及醉人的国标舞姿的表层之后,我突然发现,总是让我们揣着温柔遐想的韩国电影人,在某些时候,刻毒得让人咬牙切齿。

一部电影,原来可以在如斯唯美、如斯动情的同时;却如斯残酷。电影里的所有影像也许还够不上残酷,更残酷的是现实,惨淡的现状。而这部电影最残酷的是,把所有最让人感觉悲戚的现实不用艺术手法处理地用一种近乎惨白的直描呈现出来。

什么是残酷。所谓的残酷是:我们最不愿意去相信的那些最残酷的现实,被人用最直接的方式告知,那就是最真实的现实;终于,我们相信了,我们不得不相信了:怀揣着的所有温柔都将在同一时间里死去。

也许我们可以说,这部电影里最后的结局是向我们的同情和苍白的温柔情怀妥协的话。那么,我们是不是就该要这样的妥协呢。

这是一部看似残酷,实则却还不够残酷的电影。结局里的男女主角最后将会在一起,谱写着他们将会变得平淡无奇的爱情生活,以及开始他们的婚姻。可是,这与之前所铺垫的残酷形成了一种格格不入的反差。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也许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既然现奖残酷至此,何必用这种假惺惺的温情来蛊惑我呢。电影的最后那个看似圆满的结局,也许,不只是电影人对我们的妥协,也更像是对那种无力改变的现状的一种更无力的反抗。

或者说,这部电影三分之一前所铺垫的是一个美好而俗套的爱情故事;第二个三分之一所铺垫的是一个关于社会现状的残酷童话;而最后的三分之一却把前面的两个三分之一都彻底地粉碎了。

这也许是我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忿忿不平的原因吧。非常不够彻底,不管是美好而俗套的爱情故事还是关于残酷的现实生活,所有的颠覆最后给了我这样的感觉。既然许给了我们一个美好的祈盼,却何苦用惨痛的现状去把这个美好的祈盼给破碎掉了呢;而既然把所有的美好的东西都给彻底地毁灭了去,却为何还用一种看似温情的假惺惺的爱情来让我们迷惑。

不够彻底的美好以及不够彻底的残暴。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我有一种近乎被折磨的感觉。

我也许可以接受更俗套的电影,我也许可以接受更残酷的现状。可是我看完这部电影之后,有种非常难受不确定的感觉。从铺垫再到铺垫,再到最后同情式的施舍。我在被愚弄。

我所预知的一切都被这部电影给推翻了,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当然,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并不好受的感觉,我们可以说,这是一部不错的电影。因为难受,所以印象深刻。因为印象深刻并让我们有所反思,于是,这应该是一部不错的电影。

可是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一种更接近被折磨的感觉。不管怎么说,这绝对是一部残酷的电影。折磨自己的同时在折磨我们,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全部了。

我不喜欢这部电影,严重不喜欢,至少在我的情感意识里我会这样选择。可是在主观意识上,我却不得不被这部电影所折服。

这是部不错的电影,这没错;我挺喜欢这部电影,这也没错;可是我也挺讨厌这部电影,这依旧没错。我不喜欢那种完全意外地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尤其是走到了尽头居然是如此不堪的现状。

当然,这是一部成功的商业电影,首先它是一部有关舞蹈的悲情电影,而因为舞者间的爱情,这又成了一部圆满的爱情电影。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唯美含情脉脉的爱情;少女情怀和中年男子的奋起;赏心悦目优美动人的舞蹈;善恶对立的争斗……等等。圆满的爱情和不圆满的舞蹈也许是这部电影最无奈的挣扎。

在我看来,这部电影里有三种舞者。以罗英师为代表的天赋舞者,以张彩琳为代表的勤奋舞者,以及以全贤书为代表的权势舞者。如果在这个基础上把这个层面扩大的话,也许,这部电影的意义也就不仅仅只是局限在舞蹈上了。很多的领域里最有成就的人们也许也不外乎这三种,在这个层面上说,这部电影成了一部最残酷的悲情童话。

或者说,在我们的渴望里我们也许会是这三者中的一个。最好的希望是,我们会是天赋者,然后,我们用我们的天赋去突破以及完整我们所有的领域里的最高层面;或者是,我们至少会是个权势者,然后我们可以在我们所在的领域里叱咤风云;而当我们都与这二者无缘的时候,我们只能靠着我们的勤勉去争取我们所以得到的最高荣耀。

罗英师用他的现身说法在电影里宣扬了一个天赋无用的论调。在电影里的罗英师是全韩国天赋最高的舞者,是第一个成功地把芭蕾舞的舞步融进拉丁舞的舞者。

在舞蹈里来说,这样的的舞者是不是会获得最高的成就呢。也许吧。可是电影里的罗英师永远没有办法在全国大赛里得到荣耀。因为挡在他面前的是韩国舞蹈学会会长的儿子全贤书。

罗英师用他自创的舞步第一次参加全国大赛的时候,全贤书抢了和他一起训练的舞伴并在全国大赛上动用了几个阿谀奉承者把罗英师撞倒在地踩伤了他的脚,他只能无奈地退出了比赛。

第二次全国大赛前的三个月,罗英师训练了张彩琳作为他的另一个舞伴。可是全贤书又一次有故技重施,为了抢走张彩琳甚至把罗英师的脚给打残废了。所谓的天赋者,就这样从此只能无奈地离开他挚爱的事业而当起来一个舞蹈老师。

这种天赋者的悲剧所告诉我们的是:天赋,遭人妒。也许,罗英师在舞蹈上所能取得的被社会认知的成就还要低于资质平平的李哲永。因为资质平平而不会遭人妒而惹来一身的骚,他可以安静地努力地完成他要完成的事业。这是这部电影里最中庸的哲理,跟中国的古语有几分相似,所谓“枪打出头鸟”的教训在我们看来可是历历在目。

看着自己训练出来的舞者和自己最大的对手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感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被背叛?被离弃?天理不容的天妒英才?

也许只是祝福。这部电影里对于罗英师和张彩琳的情感处理赋予了这种惨白的现实一个温情的怜悯。看着张彩琳穿着罗英师送给她的衣服参加全国大赛并获得声名,仅仅只是电影对于罗英师的同情和怜悯。

这也许也正是我最难受的地方。作为天赋者的罗英师,他需要的也许并不是这种苍白无力的同情而应该是属于他的荣耀。而他们的爱情看似唯美,实则不过是电影的另一种中庸的处理手法罢了。

当现实告诉他,他的天赋只能从此被毁灭而从此面对惨淡的现实的时候。用看似唯美的爱情来补救他的人生。这样的剧情不是中庸是什么呢。

很多时候我曾经以为罗英师和张彩琳会冲破层层的障碍而获得他们应有的荣誉。可是正是这种俗套的猜测出人意表地落空让我有种深切的挫败感。张彩琳为她自己的勤奋赢得了声名的同时,是罗英师放弃了自我的天赋而站在舞台旁边的观望。这难道就是所谓的爱情。

我彻底无语了。

全贤书得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一切。因为他是权势者。这一切建立在罗英师和张彩琳无力的妥协里。这也许也是我们中国几千年来那种中庸思想的遗害。权势者总会高人一等的。而权势者外的人们,只能妥协。

他们的爱情显得苍白无力。就算他们把这样的爱情描绘得多么的多姿多彩,多么的感人以及多么的坚定不移。在这部电影里的爱情,仅仅只是这种中庸思想折中和妥协的一个缓冲区域罢了。

萤火虫式的爱情是用张彩琳的话表达出来的:一味的等待和自己缘中注定的那个人,燃尽自己的生命,换取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而这种爱情正是她和罗英师爱情的最好写照。

罗英师把张彩琳从自己家里赶走的所有悲戚,基于他对张彩琳的成全以及远远的祝福。而不管在之前或者之后的剧情里,他们两个人都一直在等待。所谓的爱情,仅仅只是一份悲然的固守和遥远的祈盼罢了。

最后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用的是张彩琳养的那些萤火虫飞舞的唯美特写。可是在他们身上,我们所能看到的爱情,其实跟他们的萤火虫并没有两样。

唯美仅仅只是一个表面。底子里的中庸思想依旧横行。

所有的愤怒会被深藏,甚至深埋。而所有的作为都在向现实妥协。中庸,彻彻底底的中庸。

什么样的舞者才是最出色的。罗英师曾说:在跳舞的时候,感知对方的心跳,爱着对方,完全信任对方;灵魂,以及身体。

什么样的爱情才是最唯美的。张彩琳曾说:如果在我命中注定会遇到一个人,我会等待,就算穷尽一生的时光。

可是当这两者融在了一起的时候,我所看到的。我曾说:这是天赋无用论和萤火虫式的爱情两者的中庸结合。

看似唯美的中庸,其实对于现状来说,没有半点用处。

末。亲爱的。我一切安好。只是这部电影让我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