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预告片第一人”魏楠:我拼的是创意

张艺谋新作《归来》即将上映,而影片的预告片由“中国电影预告片第一人”魏楠操刀,他已为《一代宗师》等上百部电影制作了预告片,而下一站,他将转型为电影制作人,迎接制作与营销上的考验。

2014年的华语影坛,张艺谋导演的回归之作《归来》备受关注。在老谋子的团队中,有个名字再度出现,他就是被认为是“中国电影预告片第一人”的魏楠。作为一个80后,从演员转做幕后刚刚5年的他,如今已是各大导演争相预约的制作人,庞杂的电影素材经过他的处理,就成为了电影宣传的重要一环——预告片。

从2009年第一次为《三枪拍案惊奇》剪辑一款长达2分11秒的预告片开始,魏楠的职业生涯拐上了U型弯道。到今天,《金陵十三钗》、《敢死队2》、《致青春》、《饥饿游戏》、《白鹿原》、《一代宗师》、《警察故事2013》等百余部大片的预告片,让他成为大片和大导演的不二选择。从备受关注的琼瑶剧童星,到收入可观的广告人,再到圈内炙手可热的预告片制作人,不断改变、突破、更新自己,一直是魏楠的终极追求。

因张艺谋退居幕后,昔日童星“跳槽”剪刀手

有人说,电影预告片的功能是让电影的艺术语言能够被翻译成商业语言,而魏楠就是这个过程的创作者。

魏楠属于比较“早熟”的童星:从小就在中国华音音乐学院学习小提琴、钢琴,参加过多次大型演出。6岁时参演琼瑶的作品《六个梦》,达到事业第一个“巅峰“——有了自己的粉丝。接着他来到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学习表演,片约不断,一直演到16岁。正在人们为他操着该如何转型的心时,魏楠自己的内心却发生了转变:“当时我觉得种受控制的生活不是自己所追求的,我不想在拍戏了,想做自己。”

为了”去过自己接地气的生活“,不到20岁的魏楠,从台前转向了幕后。经过了一段时间在广告公司担任助理的摸爬滚打,他成立了工作室,以制作广告为生。虽然生活得不错,但他明白“这一定不是我最终的选择”。没多久,他就又开始琢磨起更有挑战性的转变。

在张艺谋执导《千里走单骑》期间,魏楠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剪辑团队,这次经历让他可以有机会进入电影剪辑的世界。从那时起,魏楠一边经营着工作室,一边四处寻找机会,免费为别人剪电影。不过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彼时有谁会相信那个名不见经传的魏楠呢?对于电影的执着,甚至让他的小工作室一度陷入困境。

机会总是会被那些一直在准备的人得到。2009年,魏楠担任电影《倔强的萝卜》预告片剪辑,这让他再次走进张艺谋的视线。不久之后,张艺谋就邀请他为《三枪拍案惊奇》“做广告”。当时的情景让魏楠很难忘:“当时,他就告诉我,你觉得年轻人喜欢真么你就弄吧!要求看似简单,但是确实对我最大的信任。要知道,工作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不说你可能不知道,这是张艺谋作品拥有的第一个预告片,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可以说,张艺谋的影响力,使得这款预告片一定程度上颠覆了电影预告片的象征意义——再也不是简单的片花和花絮,而是成为了一种独立的作品,既能体现商业价值,又有自己的原创性。

上百个预告片的诞生,来自上千个创意

成立公司至今,魏楠已经参与了《生化危机》、《敢死队2》、《饥饿游戏》、《富春山居图》、《大闹天宫》、《毒战》、《云图》、《一代宗师》、《画皮2》、《白鹿原》、《白蛇传说》、《搜索》、《无人区》、《警察故事2013》、《催眠大师》、《归来》等上百部大片热片的预告片制作,其中不乏国际知名导演的作品。

对于剪辑预告片,他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我做广告做了那么久,学音乐10多年,看待电影是从广告学的角度出发,而不是纯艺术,这样对于预告片的拿捏就会跟别人不一样,大众喜欢的,这就是用营销的思想去做这件事儿,才是我想要达到的目的。”

很多人认为,预告片就是将电影素材简单剪辑其中的重点、做成视频就OK了!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魏楠面露骄傲:“确切地说,很多电影,从电影开拍之前,我们就要开始做功课,找素材了!”

魏楠所说的做功课甚至能够追溯到电影还没有开机的时候,他就可以从剧本中找到可以作为预告片的主题,找素材做方案。电影开拍后,他的工作人员到现场,也会参与剧组会议,来真正融入到电影中。魏楠对预告片的理解是去创作、拼的是创意,而不再是简单的剪辑。

与其说魏楠做的是一个前期预告,更准确地说,他是在制作一部电影短片,用短短几分钟,勾起观众对于一部电影的兴趣。每一次的创作,都会给他带来成就感,尤其是看到预告片挑起了大众兴趣、决定走进电影院的那一刻,就是他的价值体现。

与张艺谋一起“归来”

5月16日,张艺谋根据严歌苓小说《陆犯焉识》改编的作品《归来》即将上映。在这部电影中,以往那些张艺谋标志性的浓烈色彩和饱满青训几乎没了痕迹,从故事、镜头到表演都是朴实无华的。这对于预告片创作者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怎样能用简单的几个画面激起人们对于这个故事的兴趣?更何况这本身也是张艺谋的“归来”之作,用怎样的方式来诠释最合适?魏楠的最终选择是:要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如果说他以往很多部作品都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那么《归来》的预告片就像是一个稳重的人在讲述一段波澜不惊的故事,没有那么多悬念、抖包袱,更没有那些刺激性的商业元素。

整个·1分25秒,串联起的都是简单的特写镜头,等待丈夫的巩俐迷茫的神情,责编父亲的女儿犀利的眼神、以及陈道明无奈而忧伤的表情……平静的表象之下,人物之间的纠葛和矛盾却揪住了观众的心。

魏楠告诉我们,他选择这样一是因为“急功近利的预告片会毁了这样一部纯粹的作品”,二是“觉得艺谋导演这种级别的人已经不需要绚烂地去修饰了,要做,就做一个艺术品吧!”他还透露,在预告片创意过程中,张艺谋也给了我一些对电影情节的看法,“这一点对于我的创作非常重要,我会很清晰地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感觉”。

下一站,电影制作人

“做制片人是我接下来想要做的事儿!”已经成为预告片第一人的魏楠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魏楠的确是个行动派,潜心制作预告片的几年之中,他已经为新的开始做好了准备——剧本创作已经结束,与投资商洽谈、建组已经展开。

在魏楠看来,从预告片制片人到电影制作人,技术不是他最大的优势。他清楚知道,成功的制片人是能将导演、演员乃至投资商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让编剧的故事变成大银幕中的现实。最重要的是,制片人要规划好每一笔钱花在哪里,并且控制好不能超支。这对于一个人的综合能力要求很高,制作、营销都得有所涉猎。但这也正是制片人最吸引他的地方。

对于导演和宣传,魏楠有自己独道的见解。他坚持亲自挑选导演:“一定是新锐导演,大家都是新鲜的,我们也可以更好地进行交流。”而谈到宣传,一直在其中参与角色的魏楠,更是对于自己的理念胸有成竹:”拍摄费用和宣传费用一定要是对等的。如果我的电影投资2000万拍摄,那么我一定要用2000万用来宣发!还需要预告片、发布会之外的更多形式让大众知晓,并在短时间内接受,这样的宣传才能算得上是行之有效的。”

不过,当我们打探这部电影的信息时,他却卖起了关子:“需要公布于众的时候,我一定会毫无保留地展现给大家,现在,请多留一些创作的空间给我吧!”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