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至庄

伯南克曾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教授和系主任。11年前到美国联邦政府工作,当了8年美联储主席,2014年1月退职。4月1日,他回普林斯顿大学做了个演讲,其中有三个议题值得我们思考。

第一, 从前美联储的主要任务只有两个,一是控制失业率或维持充分就业,二是稳定物价,避免通胀。决定一个任务的主要因素,是先决定某种宏观经济现象是不能容许的,比如失业率太高和通胀太严重。从前稳定金融市场 不是一个任务,而只是完成前两个任务的工具。因为不稳定的金融市场并不是宏观经济的一个大毛病。2008年后金融市场不稳定成为美国经济大衰退的一个重要原因。现在大家认为不稳定的金融市场与失业、通胀同样是宏观经济运作的不正常现象。所以稳定金融市场变成美联储的第三个主要任务。

为什么从前稳定金融市场没有现在这样重要呢?原因在于现在金融市场发展了,金融市场的份额在国民所得中的比重增加了。很多居民在金融市场就业,或做金融投资,买了股票或其他金融市场的产品。金融市场出售产品价格的波动和通胀一样,影响着很多居民的生活。将来中国的金融市场充分发展后,中国央行也可能把稳定金融市场和稳定失业率、通胀一样,作为同等重要的任务。

第二, 我们应当如何判断一个政策的好坏。

伯南克在2008年美国经济衰退以前已当了美联储主席。有很多他在任时施行的政策被民众所评论。在普大演讲时,也有同学问他某项政策是否恰当,以及他决策时有什么根据。

美联储的重要政策包括:决定应否挽救三家大公司,包括雷曼兄弟。它买了大量抵押贷款的地产证券,出现大量亏损,在2008年9月15日宣布破产,政府决定不挽救它。然而当贝尔斯登与美国国际集团出现类似问题时,政府与美联储却挽救了它们。美联储挽救这两家大公司的部分理由是,如果让它们倒闭,会使整个金融市场不能运作,导致持有它们股票的企业和民众损失重大甚至破产。挽救它们的害处是可能会养成企业日后做冒险投资的习惯。

决定应否挽救某家企业,需要充分了解当时的情况。从上面决策的例子中,我们认识到当我们批评和判断某个金融政策或一般性政策时,不能只从实行以后政策对经济运作的影响好坏来决定,也应从制定政策时的环境与信息来做出判断。

第三,容许在金融市场做自由交易可能对一国的经济有害。市场经济运作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应当让双方进行自由交易,对双方有利。如果对某一方无利,他就不会进行交易。因为整个社会的利益是由社会中每一个成员的利益组成,所以让每个社会成员(不论是个人或企业)进行自由交易对社会是有利的。

那么,为什么容许在金融市场自由交易可能对社会有害呢?在什么时候、什么理由,会使得此类交易产生不良效果以致需要加以控制呢?

首先我们要说明冒风险的交易可能对社会不利。例如2008年美国金融风暴开始时,先出现房地产泡沫。不但许多买了房产的人,还有贷款给他们的金融机构都因此破了产,以致整个经济出现滑坡。这是容许个人或企业冒风险交易的害处。

但如何判断哪一种具体的冒险经济活动是需要禁止的呢?经济学家对此存在意见分歧。一般来说,冒风险可能会使经济快速发展,但会导致经济波动。维持金融市场稳定的政策意在减少经济波动。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得那么快,可能需要有适当的政策保证金融市场或整个市场的稳定,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波动。

(作者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讲座教授)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