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中石化业绩发布会上,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对外宣布中石化在重庆涪陵发现大型页岩气田,作为国内最大的石油炼化销售企业掌门人,傅成玉为何选择把此事单拎出来再讲一遍?带着这样的问题,我来到重庆涪陵,一个以榨菜闻名的地方。

川渝地区油气资源丰富,一直是两桶油鏖战之地,这次在页岩气领域,中石化全面超越了中石油,未来是否能够依靠页岩气实现上游的逆袭?

石油部分家以来,中石化的上游短板就一直存在,而中石油在原有大庆油田的基础上,又凭借海外收购、长庆油田、新疆三大油田等新区块进一步夯实上游油气资源,从2013年两桶油的年报不难看出来,中石化在上游勘探开发板块与中石油差距巨大。

截至2013年底,中石化股份公司证实储量约为44亿桶油当量,与中海油持平,不足中石油证实储量的1/5,而上游是最赚钱的领域,所以傅成玉自从到了中石化之后,一直在说要补上上游短板。

但补上这个短板特别不容易,因为国内好的区块已经划给了中石油,国外好的区块早被埃克森-美孚、壳牌、BP等跨国石油企业占据,所以要么像中海油一样并购一家中型石油企业,实现上游储量和产量的跨越性增长,要么就指望哪天撞上大运发现了一个大的油气藏区。

涪陵页岩气看上去就是中石化撞的一个大运。此前傅成玉在业绩发布会上介绍,涪陵页岩气田有望在2017年建成年产能100亿立方米的页岩气田,而去年中石化全年的天然气产量也不过180亿立方米左右,因此涪陵页岩气区块将使中石化的天然气产量增加超过一半。

此外,中石化还未对外大范围公布的一个消息是,在距离焦石坝150公里的丁山地区,地跨重庆綦江和贵州习水,中国石化确定了第二个海相页岩气勘探突破区,不久前完井的丁页2HF井获稳定页岩气产量10.5万立方米/天,初步评价丁山地区页岩气资源量6089亿立方米。

也就是说,中石化在撞了涪陵焦石坝区块的大运之后,又在丁山地区撞了第二个大运。据负责川东南页岩气勘探的勘探南方分公司总经理郭旭升介绍,目前他们将川东南地区划分为大焦石坝、丁山、南川、林滩场-仁怀、南天湖五个有利区,合计面积3909平方公里,资源量2.1万亿方,其中埋深<3500m有利区面积2777平方公里,资源量1.5万亿方,埋深在3500-4500m有利区面积1132平方公里,资源量0.6万亿方。

2.1万亿方的资源量奠定了川东南探区国内最大页岩气田的地位,即便与常规天然气田相比,中石化川东南探区也足以称得上是大型气田之一。如与我国储量最大的苏里格气田相比,虽然资源量上还有1.7万亿方的差距,但丰度远远好于苏里格气田;与丰度最好的中石化普光气田相比,中石化川东南探区资源量约为普光气田的两倍之多,且焦石坝区块资源量丰度为7.4亿方/平方千米,与普光气田几乎持平。

在3909平方公里、2.1万亿方资源量的底子上,中石化有了对外大力宣传页岩气的胆量。“2017年建成年产能100亿立方米页岩气田”,中石化的这一计划是立足于涪陵页岩气区块3413亿方的资源量基础上,如果将视野放大至川东南探区2.1万亿方的资源量,到2017年中石化页岩气产能将远远不止100亿方。

可以期待的是,中石化将在未来四至五年实现上游油气产量的大幅增长;然而中石化的财报数据是否能够得到改善?目前媒体多持悲观态度,因为页岩气居高不下的勘探开采成本和尚未理顺的销售价格令这项生意看起来并不好做。

江汉油田涪陵页岩气分公司副经理刘尧文介绍,目前涪陵页岩气田每口井钻采投资已经从之前的9000万元下降到8200万元。这一数字与美国或者加拿大荒无人烟的平原页岩气“甜点”区块相比,高出了将近两倍。

但若因此就唱衰中国页岩气倒也不必,因为与单井投资约2亿元的普光气田相比,涪陵页岩气的勘探开发成本并不算高。普光气田项目总投资超过600亿元,此前中石化集团副总经理曹耀峰透露,该气田投资收益率约为15%,预计7年收回投资。不妨拿涪陵页岩气田与普光气田做一个比较,看看涪陵页岩气田大概几年可以收回投资。

从投资来看,目前包括涪陵焦石坝区块在内的中石化川东南探区整体投资尚无法测算,但从涪陵地区龙马溪组一期开发方案来看,新建产能50亿方需要部署63个平台钻井253口,完成一期方案钻井投资需要约200亿元,再加上脱水装置、公示系统、集气站、集输工程等配套装置,预计2017年完成100亿方产能目标需要的总投资不会低于500亿元,与目前年产100亿方混合气的普光气田600亿总投资处于相似水平。

从收益来看,涪陵的页岩气井虽然单井成本低于普光气田,却远不如普光气田稳产高产,目前焦石坝区块已投产的23口井单井日产量约为9万方,在国际上已经算是高产页岩气井了,但与常规天然气区块相比却是云壤之别,如普光气田单井日产量平均为80万方。

中石化天然气分公司川气东送销售营业部经理吴刚强介绍,自2013年9月15日涪陵页岩气一次点火成功至今,完成页岩气购销3.09亿方,实现销售收入5.73亿元,主要销往重庆市、浙江省、江苏省、江西省、安徽省、湖北省等五省一市,在各地执行国家增量气最高门站价格,如重庆为2.78元/方,江苏为3.3元/方,安徽为3.23元/方。

同时国家对页岩气每方补贴0.4元,按照涪陵页岩气对外销售价格平均3元/方计算,假设目前焦石坝区块平均9万方的单井日产量快速自然递减到4万方左右,则一口井每年可实现的销售收入和补贴总计约5000万元,不到两年时间可收回钻井开采成本,即便考虑到集输工程等配套投资和税收,项目投资收益率仍然十分可观。

当然这是建立在废井率极低的前提下。在发现涪陵页岩气区块之前,中石化勘探南方分公司打了不少废井,前期投入25亿元打了水漂,但最终在焦石坝地区发现了海相页岩气区块,此后打下的23口井都实现了高产。

需要重点介绍一下中石化勘探南方分公司,因为中石化在页岩气领域的逆袭很大程度上就是依靠了勘探南方分公司在海相勘探方面的突破。由于拆分的历史原因,中石化在上游勘探开发领域一直弱于中石油,几届掌门人都提出要补上上游短板,但过去这么多年,中石化一直没有在上游有大的突破,直到旗下子公司勘探南方在四川发现大型海相天然气田--普光气田,中石化开始显现出有可能追赶上中石油的勘探开发实力。

该公司此前在中石油废弃的区块内找到了普光气田,近来又在川东南探区实现页岩气勘探的重大突破,这些区块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属于海相地质构造。

所谓海相是相对于陆相地层而言的地层结构。在地质构造过程中,由海洋环境沉积下来的地层,叫做海相地层;而湖泊、河流、沼泽等陆地环境沉积下来的地层,叫做陆相地层。世界上90%以上的油气储量,是在海相地层中发现的,中国有450万平方公里的海相地层,但普光气田是中国第一次在海相地层里找到大规模气田。

行文啰嗦至此,不过是想证明中国页岩气在勘探开发板块已经准备好了,项目收益也并非多数媒体宣扬的那么悲观,页岩气革命随时有可能在中国开启。

每一个石油人可能都想过这样的一个场景,如果页岩气革命发生在中国,会怎么样?这意味着中国的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将会大大降低,我们不再需要年复一年地和俄罗斯就油气进口价格问题艰难谈判,意味着中国的能源结构将会得到很大改善,苦苦支撑中国经济发展却还背上黑色骂名的煤炭将可以喘上一口气,笼罩中国的雾霾有可能消失。

但需要进一步考虑的是,普通民众将会在这场将要开启的页岩气盛宴中获得什么?中国过去在资源开采上曾经无序过、野蛮过,给环境带来了恶劣的影响,民众对PX的误解,对石化以及核电项目的不欢迎,归根到底是因为能源企业的发展没有使周围居民受益,反而有可能破坏当地的环境,即便支撑了中国经济的发展,但具体到每一个人,尤其是项目所在地的居民,却不能直接受益。

重庆涪陵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乌江之水缓缓流淌,两岸高山静默以对,中石化正在实施压裂作业的井场轰鸣声巨大,我看到一位在稻田中劳作的农妇投来不满的一瞥。这些还没有大面积显露的情绪值得企业尊重对待。

中国能源行业已经为自己的不真诚和不公开付出了惨重代价,双输局面发生在PX项目、核电项目、煤化工项目。国内页岩气的开采利用应该从发展之初就考虑对附近居民的影响,真诚与居民沟通,考虑居民诉求,给予一定补贴,告知页岩气开采过程中可能造成的环境影响以及相应措施,避免页岩气革命在技术、资金等万事俱备的情况下,因为舆论的误解而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