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七号是我今年看过的最好的电影。

当范逸臣抄起BASS电线柱子上摔过,然后骂了一句“我操你妈的台北”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这是一部很棒的片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历史有两部分构成,美丽和丑陋。对每个人来说,生活也由两部分构成,美丽和丑陋。但是个人的荣耀和历史的荣耀确往往是背道而驰的。

60年前,年轻男女爱情的美丽不幸地建立在历史的丑陋上。

等他们垂垂老矣的时候,不再美丽的时候,历史就忘乎所以的美丽起来。

海角七号一个很大的成功之处,在于塑造了一群人。

大大是90后的叛逆一代。在教堂为唱诗伴奏,在一开始彩排是就捣乱,惹得范逸臣大怒。

但是不能不说,大大自始至终是安静的。明明是个小孩子,却在警察失意的时候,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有点儿像一个母亲。不管历经怎样的时代,人的特质始终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范逸臣是个闷骚的文艺青年。郁郁不得志,还是敢放言,15年来我一直都失败,但是我很有实力。喜欢,却偏要耍酷。只是最后一句“留下来,或是我跟你走”的告白,让这个闷骚男与他不羁的青春悄然而又响亮的作别。

马拉桑勤奋,努力,也终有回报。他忙生活,也有追求。当马拉桑在洗手间用冷水清醒清醒自己,然后拾掇拾掇他并不帅的头型的时候,他突然就成了我的偶像。或许在不忘生活的在生存中挣扎,辛苦,劳累然而热情乐观的品质,正是我应该努力的方向。

马拉桑!

还有那个年轻的,浪漫热情又有些妄想般地真诚地喜欢有着深深乳沟的、带着三个孩子的、丈夫还“健在”的老板娘的牛蛙,他是整部片子里面最可爱的人。连一女二夫的比喻都那么可爱。

三个代表(汗一个),是守一方土的中年人。你可以指责他们保守,不思进取。但是,你不能否认,他们对本土文化的重要意义。这么美的海,却留不住年轻人。这是主席发出的感叹。这是一代人,对下一代人的感叹。我想茂伯在年轻的时候,也一定这样感叹过那个我一眼看上并不喜欢的主席。但是当主席年长之后,才明白了故土的重要性。我想范逸臣冒出那句我操你妈的台北时候,他就已经开始长大了,或者说苍老了。

茂伯是全剧中令我印象最深的一个角色。操持着一把老旧的乞丐琴,说,我弹奏了50年了。

还说,难道就不能有两个贝斯手么。还说,无论如何我都得上台。茂伯还有着一口流利的日语。茂伯在年轻的时候,被时间打上如此深刻的痕迹,但是这些痕迹,连同自己的价值、尊严,却又被时间如此可怕的碾压干净。茂伯说,都说我们是国宝,宝什么!我要上台演出也不能被他们这么供着!暮年的他,苦苦的追逐在时代之后,不惜抛弃自己的尊严。但这份抛却的勇气,这份追逐自我价值的执着,足以让他和他的这份精神在恒春镇四季如春。

有关于情书、老友子和小友子,别人都说了。电影的看点之一。如果田中能拍A片那就真是便宜我这样的烂人了。

最后的最后,是关于中孝介。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是中孝介?因为中孝介和茂伯一样,是岛歌之王。我想他能理解茂伯和那些已经不年轻的年轻人们对于民歌的执着。最后中孝介笑着对友子说,我也会唱,我真的有点想流泪的感觉。也因为台下海样的欢呼。

我们以为自己已经走远,其实经典的美好依然在我们眼前。

每个人都会经过大大,范逸臣,主席和茂伯的时代。

年轻时挑战传统,中年时维护传统,承受更年轻的孩子们的反叛。

终于到了老年,他们终于被战胜。但是他们仍然会继续战斗,即使明明知道会输。

这个每个时代的哀暮。

但是,有很多东西都会像海的美丽一般,长久的存在下。

这么美丽的海,总是能留住那些懂得她的美丽,并愿意付出一生守护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