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人物郑建明在2012年下半年潜入光伏行业、手持香港上市公司顺风光电第一大股东的权杖后,每一次的举动都备受瞩目。

去年年中,郑建明出马,击败了英利绿色能源及其他竞争对手,以30亿元的价码,神速拿下濒临破产的无锡尚德,使其劫后余生。而近期,顺风光电又有可能获得国家开发银行(下称“国开行”)给予的1000亿元授信支持。目前,顺风光电和国开行都未发出授信的正式消息。

顺风光电如果最终落实1000亿元的授信,则意味着其有庞大的投资项目。不过,曾经与国开行结盟、被大额授信的光伏公司,有的应声倒地,有的则艰难求存。分析人士说,企业授信和最终贷款的差距往往是很大的,大额授信未必都会真的落实。

千亿授信

一位接近顺风光电的光伏行业人士说,1000亿元的国开行授信是有可能的,不过他也是在这两天才听说的,拨付给顺风光电哪些项目、将会持续多长时间都不清楚。多位光伏企业财务部人士向本报说道,1000亿元的授信如果确实给予顺风光电的话,可能后者会匹配相应的项目,而顺风光电现在对于光伏电站的规划大约是3G瓦,总投资可能要220亿元。而按照20%项目资金、80%的银行贷款这一普遍比率来看,银行出资大约在176亿元,因而千亿授信的数据还是显得有些大。所以,顺风光电或许在勾勒其他项目,以等待资金到位并启动。

更重要的一点是,千亿元授信并非都是直接可以变为实际贷款的。某在美上市的大型光伏公司财务内部人士梁先生对说,授信包括的不仅仅是贷款,还有流动资金、贸易融资、信用证以及担保等。国开行的授信,也不太用于流动资金贷款,而是一种政策性的、中长期贷款。之所以光伏企业能够有不少来自国开行的贷款,与国家支持光伏行业发展的这一大前提是有关的,因为国开行对于项目的时间、给予贷款的利率都相对于股份制银行的条件更好一些。

“举例来说,通常国开行给的利率大约在7%,但是股份制银行获取资金的成本要高于国开行,所以利率可能要偏高。还需注意的一点是,国开行的贷款通常也年限较长,对于光伏产业特别是光伏电站这种需要投资额较大、回报周期又要7年以上的项目,是较为匹配的。”前述梁先生说道。

郑建明的支持

顺风光电董事长张懿曾对说过,顺风光电收购无锡尚德之后,对方2.2G到2.6G瓦的产能,将与2014年顺风光电3到4G瓦的电站项目形成互补效应。而由于顺风光电在今年有这类光伏电站规划,加上可能会有的其他动作,因此需要较大的贷款也顺理成章。

通过不断发债或者其他银行的短期贷款,或许难以满足其对资金的需求。而国开行可能到来的授信支持,则会是最好的融资之路。

截至去年年底,在建的光伏电站资产有58.47亿元,这些电站不太可能用在未来的光伏电站项目扩建上,因为大部分在建电站本身就用银行贷款,银行不太会接受光伏电站的重复抵押。“当然,有的电站可能是顺风光电全资支付的,放在未来的电站项目抵押上,未尝不可。”梁先生说。

另外,顺风光电去年的银行结余及现金也只有2亿元左右,其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也有7.17亿元,这些钱启动其庞大的光伏电站计划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此以外,顺风光电在做一些光伏电站项目的思路,也通常是对各个省的龙头企业实现直接收购,因此资金量的充裕程度成了一道坎。

顺风光电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为郑建明,其本人的资金实力将可能是顺风光电获取授信的重要支撑。据去年年报,顺风光电需要直接支付给郑建明在无锡尚德项目的垫款额就高达25亿元。

此前,赛维LDK曾创造过国开行的授信记录,总计有600多亿元;其他光伏企业也有过数百亿元的授信额度。但是,赛维LDK在自身硅片业务势头良好的情形下,豪赌百亿元多晶硅,又时逢金融危机、多晶硅价的放量重挫,令赛维几乎是血本无归。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当光伏企业拿到贷款之后,也应“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