镍新材料、管理挖潜、搬迁土地升值,将成为华泽钴镍贯穿2014年的关键词,企业未来竞争力的基因,也将在这一年成形。

公司董事会发布公告,通过启动镍铁矿综合利用年产10万吨镍基新材料工程项目的议案,通过启动西安新材料工业园项目的议案,通过设立置业子公司的议案,并计划成立5亿元的产业基金,产业转型升级已箭在弦上。

镍行业上下游冷热不均,电解镍在产能过剩、需求不旺、镍铁冲击的阴影下价格低迷,矿山开发、镍新材料则显露气象。

华泽钴镍旗下平安鑫海拥有元石山镍铁矿资源,矿区保有矿石量近千万吨,镍储量达16.5万吨金属量。华泽钴镍背靠矿山资源,左手电解镍,右手硫酸镍,以镍新材料项目建设和挖潜增效为动力,实现产业升级。未来两年,位于西安市区的冶炼厂搬迁将释放数以亿计的土地升值收益,为华泽钴镍的二次新生增光添彩。

电解镍低谷以屈求伸

产能过剩、替代性过剩、需求不旺、成本压力是电解镍行业近年来陷入低迷的主要原因。来自中国粉末冶金网的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全国电解镍产量同比增幅近50%,电解镍行业产能过剩局面依旧存在。更直接的威胁在于镍铁的替代性导致的进一步过剩,过去不锈钢中的镍原料主要来自电解镍,随着镍铁以低价优势崛起,二者市场此消彼长,电解镍在不锈钢中的应用已被蚕食过半,来自镍铁的镍产量占60%以上。

2014年以来,镍价在期货、现货市场均出现明显上涨,起初由期镍带动,随后现镍跟进。表面上看,涨价原因在于镍的供应受限。我国镍铁所需原料氧化镍矿依赖进口,其中过半来自印尼,而2014年元月,印尼实施氧化镍矿出口限令,以达到矿产品在当地冶炼加工实现产业升级的目的,使国内镍铁企业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此外,俄罗斯拥有世界最大的镍生产商。由于印尼和俄罗斯占全球镍产量的三分之一,因此这两大因素推动了镍价的持续上涨。

实际上,从深层次看,镍的需求并未出现根本好转。镍的主要客户不锈钢行业面临产能过剩,导致对镍的需求不旺。根据中国特钢协会不锈钢分会公布的2013年度前三季度统计数据显示,不锈钢粗钢产量1366万吨,同比增长19.8%;而不锈钢表观消费量仅为1065万吨,同比增长16.4%;表观消费量通常要扣减仓储和损耗后才是真实的实际消费量,因此不锈钢行业产能过剩明显。可以说,没有不锈钢行业复苏的镍价上涨,背后离不开资本炒作,并不具备持续性。

面临供大于求的形势,腹背受敌的电解镍行业还饱受成本压力困扰。与镍铁冶炼所需红土矿占镍储量65%的资源优势相比,冶炼电解镍所需硫化矿资源日渐衰竭,冶炼成本不断上升,市场价格不断向生产成本逼近。华泽冶炼厂原来定位于消化同属华泽钴镍的青海元石山铁镍矿的硫酸镍作原料,但实际上工厂长期采用进口原料加工镍板。近年来,由于进口原料价格波动较大,加上产品价格低迷,导致华泽冶炼厂出现持续亏损。

陕西华泽(华泽钴镍的经营主体)克服行业不利局面,尽管利润出现下滑,仍保持了盈利业绩。2012年,陕西华泽实现销售收入12.6亿元,盈利1.56亿元;2013年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27.1亿元,盈利4429万元。华泽冶炼厂的连续亏损,已成为华泽钴镍业绩的一大拖累。

减亏也是增效益。2012年,华泽冶炼厂实现销售收入5.03亿元,亏损1027万元;2013年前三季度,实现销售收入2.3亿元,亏损3328万元。为此,华泽钴镍决定灵活调度生产,2014年2月10至3月15日,华泽冶炼厂进行停产检修,以在电解镍价格持续偏低且无明显改善情况下减产减亏。

进,供大于求、产能过剩;退,减产仅是权宜之计,无关长远发展。短期供需失衡带来的反弹,并不改变产业升级的紧迫性。

镍新材料:科技与资源相得益彰

华泽钴镍有两大经营主体:华泽冶炼厂和平安鑫海(拥有青海元石山铁镍矿),前者主产电解镍和氯化钴,后者主产硫酸镍,二者目前均有新项目建设计划。

过去陕西华泽曾计划启动建设年产2万吨电解镍项目,公司前期投入了大量精力,做了市场调研、工艺方案确定、项目前期沟通等准备。面对电解镍减产减亏的现状,是否还要将产能从5000吨发展到2万吨,回答显而易见。

电解镍企业已站在十字路口,是继续留在原地纠结于产量,还是向高附加值领域另辟蹊径,不同企业有不同答案。已有企业将目光从不锈钢转向军工用镍、精密合金、电池等领域,例如吉恩镍业就明确提出,要推进电池材料及动力电池研发生产基地项目。

华泽钴镍决定进入镍新材料领域,可在技术、关键进口设备、智能化建设、环保等方面获得更新、更优化的解决方案,站在高起点组织生产建设,这比在原有旧项目基础上不断固化改造的投入产出比高。华泽钴镍确定新项目的标准,一定是围绕主业、市场不饱和,以及发展有潜力。越是在大环境不利的情况下,新项目建设越需慎重,为此华泽钴镍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进行市场调研、工艺选择,力图打牢基础。

生产型项目在镍行业中方兴未艾的,只有镍新材料。华泽钴镍旗下平安鑫海长期生产硫酸镍,主要就是用于电池材料,公司拥有丰富的客户资源,这是公司选择面向电池材料的镍新材料进行突破的重要原因之一。

着眼于长远发展,平安鑫海元石山二期“红土镍矿综合回收利用年产10万吨镍新材料工程”项目已成立项目工作组,立足原矿生产升级电池材料,对项目效益和可行性进行了调研论证。该项目在一期工程基础上,计划投资6亿多元,采取焙烧-磁选-电炉熔炼工艺处理高镁质镍矿生产镍新材料,相对于湿法工艺,流程缩短,资源综合利用率提高,年销售收入可达9亿元,有利于更好发挥华泽钴镍的资源优势。

厂区搬迁撬动土地升值

3月下旬,华泽钴镍公告旗下冶炼厂启动搬迁,将为企业带来数以亿计的土地升值收益。

昆明路8号,西安市“土门大商圈”规划中的核心地段,正是华泽冶炼厂的所在地,72亩工业用地目前在陕西华泽名下。改造后的土门地区将形成商务为核心、科研商贸为两翼、文化旅游为特色的西安新型城市中心。

根据土门改造时间表,2014年将完成条件成熟企业的搬迁工作,全面实施区域内基础设施建设。3月中旬,华泽钴镍收到了西安市工信委关于要求公司尽快搬迁的通知,要求公司边搬迁边生产,企业搬迁由此拉开序幕。时至今日,华泽冶炼厂早已成为都市里的工厂,周边高层住宅林立,搬迁工作迫在眉睫。目前,该地段商业地价均价已达到700万元/亩,工厂搬迁能为华泽钴镍带来数以亿计的收益。

日前公告提及的成立置业子公司,主要是为昆明路8号土地自主开发而设立,完整的土地开发运营可实现增值收益的最大化,为企业发展增添动力。

“新老交替”挖潜为重

在新项目揭开盖头、厂区搬迁吹响号角的同时,内部挖潜成为华泽钴镍管理层工作的重中之重。

平安鑫海旗下元石山铁镍矿是华泽钴镍的利润亮点,公司计划通过提高矿山产能,使硫酸镍产能最大化。虽然设备的设计产能为1.5万吨,但过去实际产能在1.3万吨至1.4万吨的范围。华泽钴镍计划通过短期内实施技改挖潜,使产能达到或突破原设计产能。扩量之余,提质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作为盐类产品,硫酸镍主要应用在电池、电镀行业,对质量要求高,品质对价格有影响。例如,国标标准的硫酸镍价格为2.7万元/吨,而高于这一标准的精制硫酸镍售价可达3万元/吨左右。4月底,元石山铁镍矿将完成产品优化技改工程,通过提高产品质量增加产品附加值,成为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

平安鑫海目前拥有年产1.5万吨硫酸镍及12万吨铁精粉生产线。公司联合北京矿冶研究总院,承担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企业拥有十余项专利,元石山镍铁矿高效绿色提取关键技术与产业化获得青海省2012年度科技进步二等奖,专家评审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华泽冶炼厂需要灵活调度生产。以同样的含镍量比较,硫酸镍的价格高于镍板价格。因为镍板价格为9万元/吨,含镍量是硫酸镍的近5倍,价格却仅为硫酸镍的3.3倍。通过吉恩镍业2013年半年报数据也能看出一丝端倪,公司生产的硫酸镍毛利率达到35.7%,电解镍毛利率为18.3%。这种情况下,侧重硫酸镍的生产,对华泽钴镍将更为有利。

2014年,华泽钴镍的重点工作是提升管理水平,优化工艺流程,按市场要求灵活调度生产,立足围绕利润目标抓生产经营。以利润为基础判断投入产出,确定生产经营活动,围绕效益实施成本倒逼法。

华泽钴镍管理层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和优质的客户资源: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王应虎是高级工程师,华东理工大学化学硕士,对有色金属提取、净化提纯有长期研究和实践;总经理陈胜利是冶金高级工程师,中南大学冶金学博士,在亚洲最大镍企有着多年从业经验;董事长王涛、平安鑫海总经理金涛等管理层均具有突出的专业背景。优秀团队打造优秀企业,优秀企业服务优秀客户。华泽钴镍的客户集中度较高,包括太钢集团、酒钢集团、青山控股集团等在内的优秀企业,均是公司的长期客户,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

华泽钴镍与股东之间也有着良好的互信基础,日前公告计划成立5亿元的产业基金,就是华泽钴镍与公司股东鲁证创业投资合作设立的,为上市公司的产业升级提供资金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