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打开河北省的地图可以看到,河北省的水系有海河、滦河两大水系。查阅资料,可以得知,在河北,长度在10公里以上的河流约有300多条。其中,河北省最大的水系海河,流域面积12.46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66.3%。

除了这么多的河,河北还有华北地区最大的淡水湖,最大的一块湿地----白洋淀,面积366平方公里。有这么多水,河北是不是不应该缺水呢?

最近,却有媒体报道:“河北地下水超采30年或很快用尽,地裂现象不断出现”。专家将一些地方靠超采地下水度日的情况形容为“爷爷喝孙子的水”。长期透支地下水,导致地下水水位下降,甚至形成了区域地下水位的降落漏斗。

资料显示,由于多年的地下水超采,华北平原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漏斗区”。其中最大的一个漏斗面积达8800多平方公里,而这个面积,大约是北京市市区面积的12倍。现在,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状况到底如何?真的如报道中说的地下水“将要用尽”了吗?

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周刘庄村在滹沱河北大堤以北,基本上在整个衡水的最北部。在村民周大爷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村南的一块儿农田里,8年前开裂的地裂缝现在还清晰可见。

记者:是一次裂的?

周大爷:慢慢裂的,原来小,慢慢越来越大。原来深,现在浅了。

记者:最深的时候有多深?

周大爷:溜腰深,200多米。

记者:最宽的有多宽?

周大爷:一米多。浇地根本就灌不满。

记者:咱这儿这种裂缝多吗?

周大爷:不少,这儿一条,那儿一条,再往东还有一条。

长年跟踪观测地质灾害的河北省地矿局第三水文工程地质大队副总工程师、地质环境监测站站长寇秋焕介绍,从2006至2010年,衡水市共发生10起比较大的地裂缝,最长的是武邑至阜城县的一条地裂缝,长8公里。

寇秋焕介绍,这些地裂缝形成的主要因素是衡水市超量开采深层地下水,导致地面沉降,地下水过量超采,深层地下水位下降,没有有效补给,就会形成地下漏斗,也就是说地下水位在海平面以下。70年代初期漏斗仅限于冀州、枣强、桃城区一带,俗称冀枣衡漏斗。现在冀枣衡漏斗面积已经连片扩大,形成华北平原一个大的漏斗区,8800多平方公里。

寇秋焕:现在漏斗已经不是封闭的漏斗了,已经是和德州、沧州、邢台的漏斗连成一块儿了,形成一个大的复合型的漏斗了。

资料显示,目前河北省共有地下水漏斗区25个,其中漏斗面积超过1000平方千米的7个,地下漏斗改变的不仅仅是地形地貌,更改变着地下漏斗区人们的生活。

在沧州市,地面沉降超过2米。记者在沧州市人民医院采访,河北第四水文地质大队高级工程师杜兴明指着院子中一个美丽的喷泉花园说,几年前,这里还是一栋小楼房。

杜兴明:这个医院的原先的一个妇产科病房,当时它是一个三层小楼,三层变成了两层小楼,也就是说底下一层已经变成地下室了。

在冀东水稻主产区昌黎县,村民孙立军告诉记者,因为没有水,家里已经不种水稻了。

孙立军:我叔过去都是种水稻,那时候地下水位比较浅,打个眼就有井。但是水位越来越低了。每年种庄稼,买的水泵功率就得越来越大了,水流一年比一年小,有时候甚至没水。而且有的地方光用水泵还打不出水来,还得找,水肯定是越来越少了。

河北省衡水水文水资源勘测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尹俊岭告诉记者,作为资源型缺水省份,河北省境内还没有大的江河。为了满足工农业以及居民生活用水,从上世纪80年代起,河北开始超采地下水,年均超采50多亿方,已累计超采1500亿方,面积达6.7万平方公里,超采量和超采区面积均为全国的1/3。

尹俊岭:反正现在这个形势很不乐观,生活用水井差不多打四百多米,故城部分井得打六七百米。再往下打基本都到地热层了,那水就不能吃了。

与河北相比,北京的情况也并不乐观。按照北京市资料显示,北京十年来的人均水资源量仅仅只有107立方米,刚刚够极度缺水线的五分之一。在去年8月,北京曾经在一月之内四次刷新用水最高纪录,峰值用水量接近一个半昆明湖的全部水量。

因为用水量的持续攀升,北京早在2003年就先后启动四个应急水源地。2003年正式启用的怀柔应急水源地是北京第一个被启用的应急水源地。京密引水管理处备用水源管理所所长任宇介绍,最初启用时,应急水源地下水位埋深在16米左右,但现在每供水一天,地地下水位就下降5至10公分。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给出了答案。

赵章元:那不是各地经常会有报道说会有陷坑出现,这就是地下漏斗已经出现,整个华北地区是有5万多平方的漏斗,当然更主要的是水量越来越少,大兴那边我们调查都有打到300米的了都打不上水。

一边是地下水资源超采问题凸显,一边要百姓生活用水的保障供应,取舍的天平如何平衡?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相比南方,北方水资源想对贫乏,要平衡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和百姓生产生活用水之间的矛盾,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了“南水北调”工程。

今年年底前,南水北调的中线工程,将向北京每年供水10.5亿立方米。这部分水进京之后,将替代怀柔、平谷、昌平等地的应急水源地,还将替代城区的自备井,从而涵养北京的地下水。从这一点上,南水北调工程为缓解北京供水压力将起到巨大的作用。但是北京市水务局副局长刘斌也给大家算了一笔账,就是,即便是南水北调的水进京,也很难彻底改变北京水资源相对短缺的情况。

刘斌:10亿方除以我们现在的人口,2069万。我们每个人增加的水资源量也只有不足50方,水资源短缺的情况并不会因为10亿方到来有多大的转变。无论南水北调的水来与不来,北京市都要加强节约用水。

河北省衡水市水务局水资源科科长卢新民同样表示,虽然有南水北调工程,但外来水只是暂时缓解缺水问题,难以治本,只有节水才是必由之路。

卢新民:节水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一个部门两个部门的事儿,提倡全民节水,把节水贯穿到生产、生活的始终。

不过,北京市水务局总工程师陈铁表示,随着南水北调中线水的进京,北京将停止超采地下水,并利用一部分南水北调水回灌,这样将有利于北京地下水的恢复。

陈铁:我们必须尽快地恢复,第一遏制它继续超采,第二用南水北调的水补了总比不补强,起码它不再恶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