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范跑跑”辞职:受不了学生痴迷手机

核心提示

辞职

范美忠难以忍受学生对手机的痴迷。自从智能手机出现后,范美忠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学生难以自持地沉溺于手机,影响正常教学。“我拿着工资都有愧”,他觉得,他没有把分内的教学完成好,工作得“很没成就感”。

教书

“我还是得当老师,干其他的,还不如老师有意义”。他称,离了光亚学校到新校任教后,他改教高中历史而不再教文学。北大历史系毕业的他,称自己“拾回老本行”。

这个学期结束后,范美忠称,自己将结束在都江堰光亚学校历时9年的教学生涯。6年前汶川地震时,他被冠以“范跑跑”的名号,争议是非纷至沓来,令很多颇感人意外的是,他既没被解聘,也没有辞职。争议平息已多年,如今他却要选择离开。

昨晚8时,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正在河边喝茶乘凉的范美忠。他告诉记者,自己将在本学期教学完全结束后,也就是6月下旬提出辞职。他给出理由是,他无法忍受缺乏学习热情的富家子弟,也难以接受当下学生们对手机的热情远高于学习。

但离开后,范美忠依旧没有打算离开教师岗位。他称自己将去一所成都的“民营但非私立”的学校继续教书,因为“干别的不如老师有意义”。

“我拿着工资有愧”

他难以忍受学生对手机的痴迷

最近的范美忠一直在苦读历史书。他称,离了光亚学校到新校任教后,他改教高中历史而不再教文学。北大历史系毕业的他,称自己“拾回老本行”,但由于多年搁置,还是要“拼命恶补”。

辞职,在他心中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去年11月,范美忠就曾在博客上发文称自己将在该学期结束后辞职。为了保持教学学年的完整性,范美忠将工作延长了一个学期。如今,他已不再忌讳向同事甚至媒体坦言辞职的决定。

“许多富家子弟没法好好学习”,这是范美忠辞职的理由之一。他说,其实自己挺喜欢教书,但近些年“这里的学生不爱学习了,课都很难正常上”。他认为,“大多富人都不会教育孩子”,使得孩子完全意识不到学习的乐趣和必要性,“他们也不会让孩子意识到要独立,而不能只去依靠家中的财富”。而这一点,在他看来却是私立学校的通病。

此外,范美忠还难以忍受在信息时代,学生对手机的痴迷。自从智能手机出现后,范美忠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学生难以自持地沉溺于手机,影响正常教学的同时,他更难以忍受这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我拿着工资都有愧”,他觉得,他没有把分内的教学完成好,工作得“很没成就感”。

“干别的,还不如老师有意义”

还去学校教书 不教文学教历史

虽然范美忠已不忌讳对人说起将要辞职的消息,但他却唯独不敢跟校长卿光亚提起。“等到要走那天再说吧”,他觉得,校长对自己太好太包容,让自己难以开口。

虽然对现有的校园教育诸多不满,但范美忠终究还是不打算离开讲台。他的去向已经定好。今年秋季,他将去一所民营学校教高中历史。但并非正职,而是兼职。他称,这样他才能闲出更多时间忙自己的事。所谓自己的事,他在三圣花乡附近开起了一家书院,半公益性质,组织沙龙和讲座;他还在朋友开的一家培训机构讲国学课;更重要的,他说自己还要抽时间写作,完成自己的一本国学书。

但对于本职工作,“我还是得当老师”。范美忠告诉记者,放在以前,自己早就不打算再当老师了。但如今,自己已在社会上转了一遭,也做过不少其他工作,早已看出“干其他的更没意义,还不如老师有意义”。

“现在仍有朋友开玩笑叫我‘跑跑’”

争议出现后,一天都不曾离开工作岗位

距离汶川地震已有六年。但每一次范美忠的名字出现,被人忆起的仍是那个大难临头“不顾学生死活”的“范跑跑”。

当时,声讨“范跑跑”的声音在网络上、媒体上此起彼伏,也传出了许多让范美忠辞职的呼声。“风头正紧”时,校长曾口头通知“将范美忠解聘”,并对范美忠说,如果有媒体采访就说自己被解聘了。但范美忠告诉记者,其实他一天都不曾离开工作岗位。

这些年,范美忠回过头来看,觉得自己的行为是那一个瞬间的下意识行为。“本是有愧疚的”,但看到人们将英勇牺牲当做应该的时候,却“反而激起了自己的逆反心理”。

但2008年后,他认为自己已经逐渐包容。因为受了太多谴责,而不再喜欢谴责他人。直到现在,仍有朋友会在开玩笑时叫他“跑跑”,他也不会生气。有个别的学生也会这样叫,曾有个女生叫我“跑跑兄”。

新闻

人物

有逃跑出现

就有人想起了他

范美忠还是没有脱离“跑跑”的光环,范美忠最近一次出现在媒体,是韩国岁月号船长临阵逃跑的新闻事件出现后,有报刊对他进行了采访,以“范跑跑”谈论韩国逃跑船长的话题,长篇幅地出现在一篇专访中,试图呈现一个“逃生者”眼中的另一个“逃生者”。

在这次采访中,他毫不忌讳把自己同韩国船长相比较,他坦承“我当时的想法是,一定会有人将我的事和这件事结合起来谈。因为当初谈论我的事就有人把我比喻为船长,这件事也同样涉及学生,而且当初我也跑了嘛。”

他评论韩国沉船事件时说,“因为人性有很多弱点。我们往往认为,一个人应该负什么责任,但我们很少去想他能不能负起某个责任。这就跟我当时一样,因为缺乏逃生经验,地震来临时我和学生一样都会惊恐。等后来再有余震,我们就很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