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萌大舅约关小关父母见面,关小关父母庆幸那些古董还在女儿手上。程建军收拾东西从家里离开时遇上韩春明,韩春明质问他关于苏萌收藏的东西是他设局,程建军假装不知,李跃进还被蒙在骨里,程建军以出差为由想走时被韩春明的话又吓回去。

关小关父母想买下苏萌大舅的一些藏品,他一口答应下来,双方约定交易时间。苏萌很失落,她不同意大舅将那些赝品卖出去,苏萌不想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和大舅发生争吵。韩春明想在环保领域发展,他要研究的新材料一旦成功会迅速占领市场,目前仍在实验阶段。李媛给韩春明打电话说起苏萌的情况,他相信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韩春明见到关大爷后被问起哥窑八方杯,韩春明让李跃进交待破烂侯摔碎的八方杯和完整的玉壶,韩母的话提醒了韩春明,程建军成了偷东西的嫌疑人。关小关父母将国外资产处理后准备定居国内,关大爷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提起自己的收藏的那些古董。侯素娥拿走了家里自己的古玩,苏萌大舅问起后有些生气,两人不欢而散。韩春明去程建军家中找他,程建军躲在家中不敢出门,韩春明向他问起破烂侯的黑花玉壶春瓶,程建军失口否认,韩春明正收集他的罪证,程建军给苏萌的哥窑八方杯是偷了那些碎片后仿制的,他庆幸孟小杏没举报。

程建军去医院取到身体检查报告后得知肝部患上恶性肿瘤,如果早些治疗还有希望。苏萌公司面临危机,她找李媛向杨华健借钱时遇到困难,韩春明知道后让会计开了一张两千万的支票给她送去,苏萌被感动的哭了。杨华健和毛地图找韩春明谈合作新型环保材料之事,两人出资三千万元投资,约定所点股份后谈成合作事宜。

程建军找蔡晓丽复婚时被拒绝,蔡晓丽骂他无耻。程建军回到父母家中说起儿子也回家吃饭,他将办的卡交给他们想让他们去欧洲游玩,程母感觉没脸回以前的四合院,程建军承认他和蔡晓丽离婚的事情做错了,他将复婚的想法告诉父母,程建军父母相信能将复婚的事情办成,他们想通过孙子来逼蔡晓丽复婚。韩春明受苏萌妈的委托劝侯素娥回到苏萌大舅身边,侯素娥要让苏萌大舅当面认错。

蔡晓丽不同意复婚,可是面对她的儿子所说的话傻眼了,她儿子说:“你第一天不跟我爸复婚,我学抽烟,你第二天不复婚,我学赌博,你第三天不复婚,我学吸毒。”蔡晓丽太了解她的儿子了,简直是跟程建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蔡晓丽被击溃了,答应与程建军复婚。

韩春明和破烂侯还有关大爷掌握了程建军的大量证据,就差最后一个关键证据的时候,得知程建军与蔡晓丽复婚了,立即去做蔡晓丽的工作,但为时已晚,程建军抛出最后杀手锏,给蔡晓丽看了自己亦患肝癌的病理报告,声称在生命的的最后阶段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蔡晓丽彻底的被击溃了。

韩春明没有别的办法了,尽管极力阻止他们复婚,可是道德底线不允许他破坏人家家庭复合的幸福。他狠狠地揍了程建军一顿,替苏萌追回了四千万。当苏萌隐隐约约知道是程建军骗了她,发誓要把程建军送上法庭。可是她没有证据,一气之下,在四合院头一次发火,砸了程建军家的玻璃。

新北京新奥运,茶飘香(原金昌盛)和酒罢去酒楼涉及到拆迁,此时韩春明正在房山搞环保建材厂建设,便将两个酒楼的拆迁事宜,交给了二姐韩春燕去办。关小关的父母听了关老爷子的话,将国外的酒楼卖了专心回国经营酒罢去,偏偏赶上拆迁。

茶飘香酒楼,苏家和候家也觉得拆迁是好事,想大赚一笔。但是他们的租赁合同却是韩春明签的,无奈之时,韩春明高风亮节让出西单的酒楼“聚朋友”和再回楼,一个让给关家经营,一个让给苏家经营,他们欣然接受,捡了一个大便宜。

蔡晓丽因为和程建军复婚,程建军是韩春明的死敌,所以不能再酒楼继续干下去了,况且程建军给蔡晓丽买了一个酒楼。苏萌与蔡晓丽交接酒楼发现蔡晓丽每年有二十万的不明招待费,认为她贪污。

韩母身边没人照顾,韩春燕去酒楼打饭菜,却被苏萌手下阻拦。韩春燕大发雷霆,好好的给苏萌上了一课。原来蔡晓丽所谓的不明款项,都是被破烂侯和韩家大哥大姐、二哥二姐平时吃喝掉的。因为韩家的人都下岗了,韩春明却不让他们经营,却把好处留给了苏萌。

苏萌无地自容,惭愧至极,发现了自己和韩春明的真正差距。她去找春明,春明却不见她。苏萌深知,扔掉的不是戒指,扔掉了韩春明爱她的一颗心。挽回这一切只有把韩母接到她家,有自己来伺候未来的婆婆,彻底感动韩春明。

关大爷再次从房山返回小院,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叫回韩春明,开始安排后事。他希望看到韩春明与苏萌结婚,喝了最后一杯酒,离开了人间。

尽管苏萌找回了扔掉的戒指,尽管苏萌第一次向韩春明道歉,尽管苏萌第一次说出佩服韩春明的话,可是关大爷的丧事,又把他们的结婚耽搁下来。

程建军回到蔡晓丽身边,正向韩春明说的那样,“只有蔡晓丽能管住程建军”。他安分守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治病。但是他还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发誓让韩春明打一次眼。

程建军回到蔡晓丽身边,正向韩春明说的那样,“只有蔡晓丽能管住程建军”。他安分守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专心治病。但是他还有一个心愿未了,那就是发誓让韩春明打一次眼。

韩春明的环保建材厂开业的时候,也是苏萌与韩春明和好如初的日子,各路朋友汇集房山。程建军也来了,带来他的得意之作,一个清代高仿笔筒,目的就是完成他的心愿。他在路边看见地摊上卖古玩,就随便买了一个香炉,一块拿出来给韩春明,想借机混淆视线。

韩春明当着众人“上当了”,出了十万买下那个笔筒,但是必须带上那个香炉。程建军大悦,俩人成交。可是当程建军揭穿韩春明打眼的时候,韩春明没有在众人面前说出真相。其实打眼的不是韩春明,而是程建军自己。韩春明要买的不是笔筒,而是那个香炉。那个香炉居然是北宋年间的。程建军为此而吐血。

按照关大爷的遗愿,在小清河洒了他的骨灰。所有人都来了,程建军也来了。韩春明再一次教育了程建军,要收藏他的作品。程建军这才与韩春明和好。(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