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业不景气,另起炉灶开辟新战场。一个时期来,借助“非主业”谋取突围转型之路,再次在河南企业身上集中上演。

业内专家分析,这一轮企业的跨行业发展特征,与以往企业在景气度较高时主动多元化发展不同,其投资行为,多为在经济转型、环保加码等因素下市场形势倒逼所致。

主营下滑,铝企频跨“非铝战场”

4月28日,河南明泰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泰铝业)与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郑州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荥阳市城市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署了《郑州南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合资合同》,公司拟货币出资人民币1亿元,与上述3家公司共同设立郑州南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

在新公司中,明泰铝业作为第二大股东参股16.67%股权。按照公告,新公司主要经营轨道交通车辆生产制造和检修服务业务、高速动车组检修服务业务、轨道交通项目总包、机电总包业务等。

明泰铝业主营业务是铝板带箔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从2011年的第四季度开始,受到全球经济复苏前景不明朗、国内经济增速放缓等负面因素影响,铝价开始大幅度下跌,并拖累整个产业链。前不久明泰铝业公布的财报显示,继去年净利润下滑6.16%后,今年再度下滑28.61%。

明泰铝业的跨主业实质是“救主业”,在推动公司交通用铝型材和铝板带材产品的开发应用同时,也实现了跨主业突围。“这有助于打造新的利润增长点,实现公司多元化、高精化产品战略,逐步向高端装备制造企业转型。”明泰铝业证券部有关人士说。

相比明泰铝业,今年一季度以净利润-1.83亿元成为河南上市公司“亏损王”的神火股份,跨出的脚步更为彻底,2014年3月28日,该公司披露与神火集团签署相关协议,以2.28亿元收购了河南神火光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

尽管焦作万方由于解决了自备电厂问题,去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63亿元,在哀鸿遍野的电解铝企业中独树一帜。但是,营收8.3%的负增长以及电解铝形势的严峻,还是让其盯上了铝业以外的产业。2013年12月27日晚,焦作万方发布公告称,拟与中国铝业签署《增资扩股协议》,以现金3.9亿元增资参股中国稀有稀土有限公司20%股权。

焦作万方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贾东焰称,如今各行各业的竞争都很激烈,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单凭一样产品或一项业务永远生存下去,时间久了,要么死亡,要么追求新发展,业务调整转型是至关重要的,培育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符合公司整体利益。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市场调节和国家宏观调控持续加码、加快化解电解铝行业过剩产能进程背景下,焦作万方涉足稀土领域,无疑是为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以期转型为多金属资源型公司,从而规避单一业务风险。

“跨主业突围”剧情集中上演

本报记者注意到,不仅仅是铝企,在更多行业,跨行业突围的故事正在集中上演。

面对钢铁业“寒冬”,不少钢企在推进钢铁主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的同时,把适度发展非钢产业作为抵御钢铁行业“寒冬”的重要举措。

安阳钢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为实现今年初提出的“2020年非钢产业营业收入与2013年相比翻一番,占集团营业收入的50%以上”的目标,安钢将从企业长远发展的战略高度,按照“一业为主,适度多元”的方针,对非钢产业发展进行顶层设计。

2014年,安钢把推动非钢产业的转型升级提到重要日程,快速推出了一系列非钢“新政”。从今年初到现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安钢的改革创新几乎触及该集团非钢产业的各个“神经中枢”。“跳出安钢、发展非钢”在企业内部已成为共识。

而河南省另一家钢企济钢集团,同样把发展非钢产业作为重中之重,其旗下的非钢产业,已经包括了铁矿、汽运、机械铸造等。

4月1日,河南省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金龙集团,迈出了跨界的关键一步。金龙集团与世界上最大的铜与铜合金产品制造商之一德国KME公司就共同投资生产铜板带举行签约仪式。

在外人看来,这一投资同为铜加工领域,但对金龙铜管这家从1994年就专注空调制冷用精密铜管研发和制造的企业而言,委实是从精密铜管迈出了跨界的一大步。正如金龙集团董事长李长杰所称,这是“跨行业发展的又一重大投资项目”。

以铅锌冶炼为主营业务的豫光金铅,拟投资8.3亿元的铜冶炼渣处理项目已经安装到位。豫光金铅人士告诉记者,这是豫光金铅2014年工作重点。根据此前的公告,项目建成后,可年处理铜渣等物料13.5万吨,年实现营业收入26.22亿元,净利润1.1亿元。

从传出布局光伏产业的消息到现在,仅仅一个月内,森源电气一举拿下了河南省全年光伏发电指标——兰考县200兆瓦光伏电站建设项目获批,并在此基础上签署框架协议,对兰考县的光伏电站投资规模增至800兆瓦,在洛阳20亿元建设200兆瓦地面光伏电站。

倒逼新一轮“跨主业投资”风潮

事实上,跨主业、多元化经营,对河南企业而言并非新鲜事。但是,新一轮跨主业投资在河南省大中型企业中集中上演,却呈现出与以往更多不同的特征。

记者注意到,与以往企业在景气度较高时主动多元化、跨主业发展不同,这轮跨主业投资,多为市场形势倒逼所为。

“倒逼这个词形象说明了这轮跨主业发展的特征。”九鼎德盛董事长张保盈告诉记者,这一轮河南企业的跨主业发展,处于三个不同维度的背景下。

一方面,整个社会处于经济转型中,过去20年在“三驾马车”中的重要驱动力“投资拉动”,已经不是未来主要方向,造成很多企业生存发展出现根本性问题,钢铁、铝业、机械制造等行业遭遇的问题,

多与此相关。另一方面,对环保的治理已经上升到国策的高度,企业的排污成本直线上升,甚至影响到部分企业的生存,很多企业被逼转型。最后,在互联网的冲击下,企业面临的经营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造成不少企业无法适应市场,销售与净利润下降明显。

在张保盈看来,在上述三大背景性因素促使下,不少河南企业新一轮多元化风潮正在兴起。这一轮跨主业发展,就目前看来主要分为三种类型。其一,纵向发展,向主业上下游寻找发展空间,进入原材料市场或下游应用市场,比如,明泰铝业参股郑州南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森源电气大力发展光伏电站,是向产业链下游发展;其二,横向寻求机遇,向类似或者相关行业拓展,金龙铜管进入铜板带领域、豫光金铅介入铜冶炼等皆属此类;其三,是以神火股份购入房地产资产为代表的部分企业,跨入了与主营业务没有任何关联的其他产业。

转型亦暗藏风险

河南企业频频实施跨主业发展,在为企业带来新的发展动力、拓展新利润增长点的同时,也形成了对企业的风险考验。

以豫光金铅为例。“豫光金铅上马铜渣冶炼项目,是因为国际铜价不错,铜价较为抗跌,旨在提升上市公司业绩。”一位业内人士说,“不过,按当时可研报告公布的时点,国际铜价约7500美元/吨,但现在伦敦铜价已经跌到了6513美元和6734美元之间。”而且多家机构预测,因为供应增加较快,2014年精炼铜价格下降概率较大。豫光金铅人士也认为,铜价风险是上述项目净利润兑现的最大风险。

有分析认为,神火股份目前煤电铝主营业务仍面临较大下行风险,进入房地产行业有利于增加利润来源,不过目前房地产市场也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并对公司资本实力要求较高,公司难以在该领域实现实质突破。

而5年前新乡化纤与双鹭药业共同出资组建的新乡双鹭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原本计划2012年通过新版GMP认证实施投产,但至今尚未投产,并于去年亏损436万元,投产时间慢于预期。

事实上,煤炭企业在过去“黄金十年”的大规模多元化,如今风险正在暴露。一份来自河南省有关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河南省重点煤业集团非煤板块中除物流贸易板块略有盈余外,其他的如化工、有色等板块都是亏损大户。再加之近年来实施的煤炭企业兼并重组,企业资金压力十分巨大,截至去年6月底,河南省骨干煤炭企业的总体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75%,财务风险相当大。

在不少业界人士看来,在煤炭市场繁荣的前几年,煤炭企业大力扩张,力图依靠煤炭来投资,分散风险,因此积极参与并购,兼并重组了大量非煤企业,但在企业资产规模做大的同时,也埋下了高负债的隐患。这就导致非煤板块过于庞杂,企业大而不强。

在张保盈看来,河南不少企业选择跨主业发展,对于缓解企业暂时和长远的生存发展压力,推动企业转型将起到重要作用,但是从宏观层面来看,由于经济转型和环保压力,很多产业的市场容量会整体变小,在原有产业里继续发展,或许未来并非想象得那么美好,其投资转型成效,有待市场检验。

部分豫企涉足的项目或产业:

焦作万方,以现金3.9亿元增资参股中国稀有稀土有限公司20%股权

安钢集团,提出“2020年非钢产业营业收入与2013年相比翻一番,占集团营业收入的50%以上”的目标

济钢集团,其旗下的非钢产业,已经包括了铁矿、汽运、机械铸造等

金龙铜管,与世界上最大的铜与铜合金产品制造商之一德国KME公司共同投资生产铜板带

明泰铝业,作为第二大股东参股郑州南车轨道交通装备有限公司16.67%的股权

神火股份,以2.28亿收购了河南神火光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

豫光金铅,投资8.3亿元铜冶炼渣处理项目

森源电气,拟总投资80亿元在洛阳和兰考建800兆瓦光伏电站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