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东:广州各区择校费不同 最高达7万

记者:关于今天这个发布会,大洋网网友关注的问题,比较多是关于教育类的问题,有网友在留言中提到小升初取消考试有失公平,这是网友的一个观点,也代表一部分家长的心态,不知道市长如何看待这个现象,广州如何避免拼爹的现象?

王东:我估计今天可能教育的问题特别多,还有没有类似其他的问题,干脆一起问,我一起答。

怎么保证招生的公平?

记者:第二个问题也是跟教育有关的,之前在网上流传着一份70所广州学校的赞助费,是一个民间版本,有小学的赞助费高达17万,有一些是作为中介费收取的,对于学校收取赞助费您怎么看,今年是奥运宝宝和金猪宝宝的入学年,怎么保证招生的公平?

王东:其他的有没有关于义务教育升学的问题,没有的话,我就两个一起回答。我刚才说到了,我作为分管教育的,这几年,不光是今年,每到幼儿园升小学或者小升初的阶段,媒体报纸大量地监督,包括原来考名校,这么考大家有意见,那么考大家有意见,今年取消考试,这些我首先是高度关注;第二我跟教育局的一些同事进行了思考和研究,教育部和教育厅对于这个问题进行高度重视。

要先理解义务教育的概念和重点

我总的感觉这是一个挺复杂的问题,也是一个挺系统的问题,这不是简单地看待一个问题,都是牵扯在一起的。我自己首先想这么回答,第一方面,为什么国家要取消考试,从大的方面来说,从本质上我们要理解这个事情,为什么要免去就近入学,我把三中全会的文本给大家说说。三中全会的改革中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很大的一个篇幅,42条深化教育体制改革,这个篇幅很长,我认真看了很多遍,和教育部的同志们一起研究,其实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当然写得也算具体了;很重要的一个思想就是加强素质教育、义务教育方面,很多的内容我就念了,比如减轻费用的负担,培养社会的责任感等等。其中有一大段是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实行学区制,推出高中水平考试的评价。大家要从本质上理解什么叫义务教育阶段,全世界大部分都差不多,有的到高中,广州市是9年到初中,有的地区是12年。义务教育阶段我理解,一个就是国家给钱,你生在这个国家,国家就有义务让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公民受到良好的或者尽量公平的良好的教育。

义务教育的第二层意思,每个家长必须送孩子去进行义务教育,从这个出发点来说,我们也不希望所有的孩子因为出身家庭的不同、经济条件的不同、智力的差异,不需要通过竞争的方式,希望我们的所有的孩子,不管是什么家庭背景,不管什么条件,我们都要得到义务教育,不需要通过竞争的方式得到。

还有一个因素是从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的角度,三中全会的标杆中写到这一点,一定要从应试教育彻底向素质教育转变,我们教育领域综合改革这是一个重中之重的事情。我说你再不改,就影响了我们民族的生存和发展,应试教育今天不在这里说了,特别是义务教育阶段要遵循每个孩子没有差异,就算有差异也是暂时的,不代表一辈子。从这个角度来说,取消考试从大的方向是完全正确的,这个大家需要理解。

学校教学质量有优劣 导致优质学位成稀有资源

我在想这个事,跟中国的文化和历史是有关系的,中国的文化中,因为我们的人多,资源少,有好的东西我们都会去抢,我们从小的思想就是要刻苦读书,玩就是错误的,这种传统观念形成了,我想你的第一个问题跟这个是有关系的,人家不考了怎么办,很多家长接受不了。我为什么说这么多,希望全世界、希望媒体多宣传,中央的这个决定是完全正确的,而且是完全符合方向的,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所有的孩子都不要通过竞争方式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教育,义务教育阶段这是我们的方向。

当然大家说的现实是残酷的,改革是一个过程,你能不能一步做到我随便上哪个学校都是一样的,我何必去择校、何必去考试,何必这么老远接送孩子,这确实是一个问题,我们政府从事教育工作的最大心愿和努力的方向,就是想教育水平的均衡,不能做广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到百分之百,尽量做到每个学校差不多,解决刚才讲到的公平的问题。

我们刚才也说到要实事求是地面对,这个过程到底有多长,按照三中全会的要求,2020年基本完成60项的改革,还有5、6年。我想教育不像盖房子,我们这几年做了很多的努力,盖房子的标准化,义务教育的标准化,我们广州的硬件差不多,关键是软件的问题,软件的问题没有这么快,也没有这么简单。我简单说一下我们市里的一些考虑,下来在哪些方面做一些努力。

保证义务教育的公平性 很难!

第一个根本的方法就是刚才说到的让每个学校,在义务教育阶段9年的期间,尽量做到每个学校差不多,教育水平都差不多,这里面说到有很多内容,这部分很难,为什么难?我们又不想把好的坏的这么来做平,又不能把好学校的质量下降,坏的学校提升,难就在这里,我们原来想的是更多教师资源的流动,三中全会中有讲到不设重点学校、重点班等等。我们现在的想法是10%左右的老师今年开始,首先是要流动,一点不流动是不行的,到底流多少和多少时间是很复杂的问题,有的城市是30%的教师流动,包括全市还有很复杂的问题,我想先不要全市流动了,先区里进行流动。这个区里的老师不要固定在每个学校,教育部来进行统一调配,这个度怎么把握的问题。

还有培养更好的校长和更好的老师,建华市长亲自开班,培养卓越校长计划、卓越教导主任计划。我们想校长是否多一些的交流,一些名校长应该有本事把不好的学校变成好的学校,那才是名校长,我说的都不是定论,我们正在研究,是不是更多地把校长进行流动,这样把一些差的学校带起来。

还有一个措施,就是去年提到的,就是指标到校,高中大部分是考,但是实际上也是全国推行,虽然是考,我们把一部分的指标,30%的指标平均分配到各个初中,你就别要非上好的初中了,你在最好的初中的最后一名,也不一定考得上好的学校,在差一点的学校只有排在前几名,也可以上好的学校。这些都是一些引导。

尽量保障入学公平性的办法

我记得上次提到一个问题,从孩子的正常发展、健康发展和心理发展来说,是不是一定要把孩子千里迢迢送到一个所谓好的学校,这个我不多说了。

第一个办法就是减少择校。

第二个办法就是就近入学的办法,是否更合理合科学。这方面教育局和区里开始进入深入和细致的研究,目前幼儿园升小学,大部分是一对一,你居住的区域,一个小学划一个片;小升初是多对多,叫做电脑派位,每个区域根据学校的情况,这一块是否可以做到更科学和合理。你也别老变划这个区域,就别老变了。

第三个办法就是加大投入。这个我不多说了。多办学校,比如越秀区的学校比较多,新区的学校少,好的学校少,所以还是要多办好的学校。

大家说到的拼爹的问题,择校费的问题,原来考试的话还可以通过考试,这种择校的需求我也充分理解,现在社会上的家长,大部分是一个孩子,对于子女的成长的殷切的希望带动它的择校,包括有一些问题和困难,这些我简单地说说择校需求,在改革的过渡期,三中全会说到2020年,教育部发的一个公文是2017年,我个人理解这个过渡期,也要客观承认择校的需求。这块研究怎么办,我们在更多的择校生的学位的取得上,怎么尽量做到公平公正,这个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学校这么少,大家拼爹吧、拼钱吧,拼钱好象也是拼爹,这一块我们也正在研,我自己的看法,这个比例到底有多少,在过渡期合适,也需要研究,是不是越少越好,越少的话竞争更激烈,拼爹拼得更凶,我们教育部也呼吁这么办,这个也是一个难题。

这个不多的择校生或者是分地段生的名额怎么办?我们采取幼儿园的做法,我不能做到机会不均衡,我能不能做到机会相对均衡,短期之内做不到,大家的需求这么旺,这些都不是定论,我们都在研究,大家问起来,我们把最近思考的一些想法给大家说说。

广州择校费要收多少合适?

择校费的问题,我们初步的想法一个是公开透明,也不光是广州,我们跟教育部也反映,都存在学位挂钩的择校费跟升学相挂钩,我花多少钱,我的孩子就可以上什么学校,这是不允许的,很多城市多多少少都是挂钩的,这一块是否可以做到公开透明。这个择校费的费用,各个区不同,最多是7万,当然跟学校也有关系,区重点、省重点等等都是不一样的。

目前广州这一块还是很规范的,不是学校收的都是归学校管,都是区政府。网上说有的17万,是不是存在正式交给财政的钱之外,还有其他的渠道的一些中介费,一些黑箱的钱,我认为这些是绝对不允许的。下一步要整顿这方面,我们一旦决定将这个费用相对公开透明,不要听这么多人说你交的多少钱,我帮你搞定类似的话,应该多举报。

这个钱怎么用,我们目前也在研究,首先是绝对不能抵冲教育经费,教育经费,政府说不够,拿这个钱来抵教育经费,是违反义务教育法的,政府必须100%地包。这些钱是不是完全用到不择校的学校,我们让这些不愿意择校的、相对所谓的差一点的学校,我们更快地提升他们的水平,更快地把一些教育基础设施做好,这一块还有很多需要研究的地方。

至于也有意见说是不是要公布择校生的名单,我建议要慎重,我不是说不要公平,这个问题涉及到孩子的心理健康的问题。不管这个学校的孩子是通过什么渠道来的,不要让孩子和同学之间感受到跟别人有什么不同,这个方面要慎重考虑。

刚才讲的不一定完全可以解答你的问题,各个城市在教育大改革的过程中,都面临着比较复杂的问题。我们现在的优质教育资源,没有能够完全满足老百姓对于好的教育的需求,根本原因是这个,好的学校还是太少,所以大家还会择校,综合其他的方法上好学校的愿望。我们最终地解决,尽量多的好的学校,各个区都是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