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我国首个《铁矿行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编制工作在北京启动的消息发布,迅即引起了海内外广泛关注。

◎中国坐拥700多亿吨铁矿石资源,居世界第四,但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却高达70%。过去10年间,中国钢铁行业在进口铁矿石方面累计多付出超过2万亿元。国际矿业巨头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而中国钢铁行业却挣扎在亏损的边缘。

◎如何建成铁矿石资源保障体系,平抑国际铁矿石价格,支撑钢铁工业转型升级,业内翘首以盼《规划》回应国家战略的重大关切。

“铁矿石行业中长期规划至少10年前就应该有了。10年过去了,我们钢铁产量世界第一,但全行业亏损,国家进口铁矿石额外付出2万亿元,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甚至威胁到国家安全。这是非常让人痛心的事情。”

4月17日清晨,鞍山市。《规划》编制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副会长邵安林坐在鞍钢矿业办公桌前,语气平静而苦涩。每天他打开电脑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关注铁矿石的最新价格。他熟知10年来中国铁矿石价格一路攀升的曲线,其中每一个节点都铭刻着这个行业不堪回首的痛苦记忆。

“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国家和行业层面缺乏战略规划”。整个上午,作为铁矿石行业龙头企业鞍钢矿业的掌门人,邵安林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一一道来在铁矿业摸爬滚打近30年的经历,直面铁矿行业的痛点,谈及铁矿行业终于迎来的中长期发展规划,他难掩内心深处的激动,期待借此唤起铁矿行业的深刻反思和自我救赎。

记者:近十年国内钢企因进口铁矿石多支出原料成本2万多亿元,铁矿石如同套在中国钢铁业身上的“枷锁”,使得钢铁行业陷入了发展困局。因此,铁矿行业规划编制启动后,中外媒体进行了广泛报道,称之“具有里程碑意义”,为什么大家对规划的编制有这么高的期待?

邵安林:导致我国钢铁工业陷入这一困局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发展钢铁的同时铁矿石资源保障战略体系建设滞后,国内铁矿资源开发缓慢,进口铁矿石依存度过高。

这几年,我国钢铁产能快速扩张,铁矿石需求剧增。而国际矿业巨头垄断操控市场,哄抬矿价,使得钢铁企业遭受了极大的损失。

据统计,2013年,我国的铁矿石进口量达到8.19亿吨,同比增长10.2%;进口均价为129.03美元/吨,同比增长0.2%;铁矿石对外依存度约70%,进口总金额超过1000亿美元,在大宗商品中仅次于石油。

但与此同时,去年全国500万吨以上钢铁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仅为0.55%,还有很多钢铁企业处于亏损状态。

可以说,高度依赖进口矿这个“枷锁”不解除,不仅钢铁工业难以脱离困境,从长远看,还会严重威胁国家产业经济安全。钢铁行业对此已经形成了广泛共识,对加快构建铁矿资源保障战略体系充满期待。因此,我们认真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注重顶层设计,对铁矿行业整体谋划,以从根本上扭转原料供给高度依赖进口的不利局面,也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反响。

记者:国内铁矿行业曾一度有“国内资源无法保障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的说法。产生这种思想的原因是什么?

邵安林:这触及到中国铁矿业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能否用20%~30%品位的贫铁矿支撑钢铁工业的健康发展?早些年“国内资源无法保障我国钢铁工业的发展”的思想的产生,有着客观的历史背景,既有对我国资源状况认识“先天”不足的原因,也有我国铁矿行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的“后天”影响。

中国是世界第四大铁矿资源国,已探明资源量在775亿吨左右,可以说资源储量丰富,完全能够满足钢铁工业发展的需求。但我国大部分为贫铁矿资源,资源勘探条件与国外相比处于劣势。同时,制约铁矿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原因还有很多。比如行业发展缺乏理论指导和系统规划设计、铁矿山产业集中度低、市场竞争力弱以及技术和管理水平低下等。这些因素造成了决策层信心不足,没有及时制定战略,对贫铁矿山大规模开发利用不足,成本较高,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实力不强。

同时,政策环境也对我国的铁矿石资源开发有诸多负面影响。首先,矿山项目立项、核准程序复杂,实施难度很大。其次,目前国内铁矿山行业综合税率已达20%,远高于国外矿山水平,沉重的税负影响了国内企业投资和开发铁矿的积极性。可以说,中国铁矿行业这些年内忧外患,发展的政策环境到目前依然没有根本改善。

另外,一些企业没有把矿业当成产业来经营,忽视了矿山生产发展的特有规律。应该看到,铁矿业和钢铁业实际上差别很大,规律很不一样,铁矿开发的周期长,不能用钢铁行业的思维来经营矿业。从铁矿行业自身而言,传统上勘探、开采、选矿、冶炼等环节各自独立,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却造成了整体上成本较高。

铁矿行业发展面临诸多问题,但是首先还是要从企业层面找到一条道路。这些年鞍钢矿业走出了一条系统创新的道路,大幅降低了成本。比如,在勘探环节增加投入,开采环节就可以大幅减少岩石剥离费用以及运输费用;比如,选择在选矿环节多花点钱去除杂质,就大幅减少了冶炼环节使用化学方法的费用,这样下来整个系统是最优的。本来中国的铁矿石品质就不好,如果不去系统地搞创新优化,成本难以降低,就更加没有竞争力了。

而在战略导向上,值得深刻反思的是,如果从经济安全的角度考量,中国在过去的10年里如果不大量进口海外铁矿石,而是通过减免税费等方式补贴矿业,帮助国内铁矿山企业快速发展,如今平抑国际铁矿石价格绝非没有可能,而且这些补贴可以实现国内循环,促进国内就业,并非白白外流,多支付2万亿元养活了国际矿业巨头。

记者:近几年铁矿行业快速发展,产能快速增加,从行业中长期规划角度分析,当前仍存在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邵安林:国内铁矿行业经过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努力换来了国产矿占30%的比例,但高对外依存度和高国际垄断程度并未发生根本改变,这越发凸显了制定国家层面战略规划的紧迫性。但是如果没有国内铁矿企业的产能增长,我们的铁矿石市场全部沦陷,完全受制于人,那就更麻烦了。

这些年国内铁矿行业的发展也证明了,中国坚持走贫铁矿开发的道路是走得通的,虽然资源品质差点,但完全可以通过后天系统的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来弥补。

以鞍钢矿业为例,近几年通过大力实施“自给为主”的铁矿资源发展战略,推进管理和科技创新,其解决了低品位铁矿资源规模高效开发利用的问题,提升了综合实力,已经具备与国际矿业巨头竞争的实力。一是资源优势。目前鞍钢矿业可掌控的铁矿石资源量达到276亿吨,超过国际上任何一家钢铁企业。二是能力优势。近几年,鞍钢矿业组织实施了国内最大规模的铁矿山群建设,目前已拥有2.7亿吨以上采剥总量生产能力、7000万吨的选矿处理能力,位居世界前列,可持续发展能力和原料保障能力显著提升。三是技术优势。通过推进“五品联动”系统创新模式,形成了贫赤(磁)铁矿开发等核心技术,选矿技术及产品质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具备了工程技术输出能力。四是成本优势。依靠技术和管理优势,铁精矿完全成本保持在530元/吨左右,远低于进口矿价格。

实践证明,国内矿山企业完全有能力打破国际矿业的垄断,完全可以对钢铁工业的发展起到很好的支撑作用,对此我们应抱有坚定的信心。

记者:此次《规划》编制工作的启动,表明国家将从战略层面规划铁矿行业的发展。您作为规划编制工作领导小组的组长,请谈一下此次规划的重点和目标是什么?

邵安林:首先,非常感谢国家有关部委、行业协会和各冶金矿山企业对我的信任。正如前面所说,我们在前期筹备工作中,注重运用系统思维整体谋划各项工作,已经形成了规划编制工作方案,初步设计了以总体规划为顶层、以专项规划和重点区域规划为支撑的中国铁矿行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体系。

对该《规划》的编制,我们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突出重点区域、重大项目、重要政策措施,使其为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发挥更大的作用。重点是把握好四个方面。

一是立足国内开发,优化产业布局。重点是打造世界级铁矿企业,提高产业集中度。初步设想是未来十年,力争在东北、华北、西北和华南等地区,组建6~8个矿石产量规模达到3000万吨以上的大型矿业集团;以最具资源优势的鞍钢矿山为龙头,形成2亿吨以上规模的特大型铁矿山企业集团,发挥龙头带动作用,力争使国产矿比例达到50%以上,增强在国际铁矿石市场的话语权。

二是协同海外办矿,提升权益矿比例。虽然目前海外办矿进展不理想,但现在的海外铁矿石投资是为了给未来10~20年钢铁行业的发展创造好的条件。我们应该建立海外办矿协同机制,依托技术和工程管理优势联合办矿,实现以资本为主导向以技术为主导的方向转变,力争权益矿比例达到进口矿的40%以上。

三是加强政策扶持,推进产业升级。重点是在产业定位、项目审批和减轻税负方面,建议国家加大扶持力度。我们将建议国家按照国际产业分类标准确定铁矿产业定位,将铁矿行业划归为第一产业,实现铁矿资源标准开发与国际接轨;建议建立项目审批绿色通道,缩短矿山项目审批流程,促进重点铁矿山建设项目的实施;在税负政策方面,我们建议将税费率水平降到15%以下,减轻矿山企业负担。

四是强化科技支撑,提高利用水平。技术进步是提高资源利用水平的关键。我国矿山易选矿石越来越少,难选矿石越来越多。铁矿山企业应该加快前瞻性关键技术的研究攻关步伐,特别是要广泛开展贫铁矿开发新技术、新成果的推广应用,促进贫铁矿资源的高效开发利用。同时,还要积极开展行业标准制定,以技术标准引领行业发展,占领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制高点。

记者:近期,铁矿石进口量有所下降,国际市场价格起伏波动。您如何看待这种市场形势?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推进《规划》的编制工作?

邵安林:近一段时期,随着铁矿石产能的释放和价格的波动,行业对铁矿石市场的走势看法不一。但应当看到,目前国际矿石贸易形势相当复杂,各种因素都左右着铁矿石价格走势,其中特别要客观分析国际垄断、铁矿石贸易的金融化和国内需求对矿石价格的主导作用。

从国际市场看,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发展将拉动铁矿石需求的增长,三大国际矿商的市场垄断地位增强和资源保护主义抬头都将助推铁矿石价格上涨。

从国内需求看,按照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我国到2025年前后才能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根据美国、日本等国家工业化的情况推断,一个国家要完成工业化,人均钢铁蓄积量要达到8~10吨,而我国目前仅为4.13吨,还有相当大的距离。因此未来10~15年仍然是国内铁矿山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此外,为降低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国家已开始出台有关政策,支持国内铁矿开发,国内铁矿企业的发展环境将不断改善。

因此,我认为未来较长时期内,铁矿石市场都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国内铁矿山应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实现做大做强的目标。

总之,加快国内铁矿资源开发、提高铁矿石自给能力是我们共同的愿望。如今,有了顶层设计的《规划》,有了鞍钢矿业、首钢矿业、攀钢矿业等一大批成功实践者,有了全面深化、转变职能的改革大环境,我们理应相信,中国铁矿行业将为支撑中国钢铁行业的健康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