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舞蹈》天才芭蕾新秀刘子玥是怎样练成的?

在上周六的浙江卫视《中国好舞蹈》中,来自贵州的芭蕾新秀刘子玥以一段风韵十足摩登芭蕾征服全场。舞台上的她眼神犀利,着装干练,帅气与优雅并存的舞姿让人无法从这个只有17岁的少女身上看出一丁点儿稚嫩。用金星的话来说:“好的舞蹈演员,他跳起舞来,一定要超过他的年龄”,但更多的观众却愿意以一个更有力量的词来形容他们对于这位少女的惊叹—“天才”。

老师的宠儿 赛场的冠军

天才是否有朋友?

舞台上的芭蕾舞者气场强大:耸肩的西装,光洁的盘发,一双深邃而犀利的凤眼尤其让人过目难忘。年仅17岁,刘子玥就掌握了扎实的功底和精准的控制,把年轻的稚嫩掩藏得滴水不漏,让不少人暗暗称奇。而事实上,从第一眼邂逅芭蕾,刘子玥就已经和这样一门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第一眼看到芭蕾舞立起的足尖就觉得,哇,真是太美了。我就毅然决定转行学芭蕾了。”刘子玥本是钢琴出身,在她的记忆中,艺术学校的包含着各种学习班,钢琴班在楼上,而下面正是芭蕾舞班。每每放学回家,6岁的的刘子玥总是会路过舞蹈房,里面练舞的人穿着芭蕾舞鞋立足尖的样子让她看一眼就爱上了:“从那以后,我就跟妈妈说想学芭蕾,妈妈没有反对,她告诉我只要确定并且坚持就行。”

钢琴培育的乐感加上优越的先天条件,刘子玥的天赋在涉足芭蕾后愈发显现出来,而这条道路也被她走得顺风顺水。在学校,她是老师们的重点培养对象,大大小小的演出机会总少不了她的一份儿;对于各种比赛,刘子玥也总能轻松应对,似乎只要亲身参与就能顺利夺冠。在2013年的青少年芭蕾舞大赛上,刘子玥还凭借着优异的表现成为了德国汉堡芭蕾舞学院全额奖学金的获得者,而这样的荣誉在全中国也仅有三四个名额,这样惊人的成绩也让初出茅庐的刘子玥被越来越多的人称为“天才”。

有人说“天才总是孤独的”,因为他们的境界比常人更为高深,缺少了几分亲切感。很多人好奇过高的天资是否为这个17岁的姑娘带来了额外的烦恼。然而刘子玥并不这么认为,她很清楚芭蕾是自己的长处,同时也明白人的优势本来就各不相同:“我经常和我的朋友们沟通,我觉得不要关注自己和别人之间的差距,每个人都有优点,应该发扬自己的优点,弥补自己的缺点,不要想我在那些方面条件不如他或者比他好。”在刘子玥看来,真正的天才不会以此自持,他们会真诚地帮助别人却不求赢得全天下的欢心:“你有发光点时别人难免会有一些别样的眼光,但这恰恰证明你是发光的。我认为人应该坚强一点乐观一点,太在意别人的想法会没办法生活的。”

台上成熟范儿 台下孩子气

刘子玥:妈妈是贵人

刘子玥的一段摩登芭蕾展现的尽是成熟与干练,连经验丰富的几位导师也没能从舞者的舞台表现中看出她的真实年龄。金星在最初欣赏这段舞蹈时就误把刘子玥当作一位舞团的老演员:“刚才看你跳舞的时候,我不知道你的确切年龄,但我觉得,当你说自己十七岁的时候,你整个舞台的表现和呈现,成熟度已经超出你的年龄。”

舞蹈中的刘子玥是个超越年龄的干练女强人,而生活中的她却是个十分依赖妈妈的孩子。在女儿7岁时,子玥妈妈就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工作,专注陪孩子去广州学舞蹈。“妈妈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她会给我非常多的建议,告诉我怎么做,没有我妈妈的陪伴我肯定不能像现在这么好。”如今想起妈妈的付出,刘子玥眼中满是爱意,但这一切在几年前的她看来可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以前也很不懂事,觉得妈妈怎么管这么多,所以经常对妈妈态度不好,现在想想自己怎么可以这样。”原来,没有哪个孩子是不爱玩的,即使是芭蕾天才刘子玥有时也会惧怕烦闷艰辛的练功环节,每每这个时候,妈妈都会站出来为女儿疏导,而这些苦口婆心在叛逆期的刘子玥眼里也便成了啰嗦的象征。直到去年拿到德国学习的全额奖学金,刘子玥才从自己的成就里看出了妈妈的巨大功劳:“每当我有一个成绩的时候就会想起妈妈,以前的我因为年龄小,会有些偷懒、想玩,妈妈即时地站出来纠正我,虽然当时不想听,但现在想起来很庆幸,我很感谢妈妈。”

如今很快要迈入18岁成人,刘子玥希望自己能够迅速地强大起来。不管是“强气场”的芭蕾还是拒绝与妈妈同台的举动,在刘子玥看来都是逐步脱离妈妈庇护的标志。虽然在她自己眼中,想要实现独立和强大还需要一个长远的过程,但其实这位少女的心智已经提前迈向了理智与成熟,她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为之制定了详尽的规划:“我留学之后2年,想留在德国的舞团,工作一两年之后一定要让自己慢慢往上走,希望从群舞演员开始做起,逐渐磨练成一个主要演员,能够在舞台上非常有影响力;待工作稳定之后,我会进修学位,等到东西后再回国。”

天资优异 后天拼搏

“天才”:是“幸运儿”也是“圣斗士”

其实自“好舞蹈”开播以来,向刘子玥一样展现傲人天资的舞者并不在少数,候岳苏就是hip-hop“天才少年”的代表者之一。16岁的候岳苏舞龄只有一年,跳起即兴hip-hop却已经达到“顺手拈来”的境界,并且乐感准确舞姿炫酷,被金星送上“最会跳舞的虫子”美名。小胖子苏来提年仅9岁即担有“男神”称号,他不但利用课余时间把hip-hop神韵学到了手,更现场大秀自学肚皮舞,多才多艺可见一般。而聋哑舞者张天娇甚至在听不见任何声音的情况下也能把舞蹈节奏把握的精准到位,让郭富城大赞“舞蹈天才。”

在不少人看来,天才是“幸运儿”的化身,是众人羡慕的对象。外界看“天才”,总觉得他们的成功过于容易,而 “天才”的奋斗史却总是频频被忽视。“我从小就很拼,别人周末都在睡觉,我就会起来练功,我是个很有目标的人。”刘子玥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她的成绩并非手到擒来,而是自己目标明确和自制力强的结果。面对练舞时遇到的苦与累,刘子玥总会不断地用成绩与收获来诱惑自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很值得:“有时候有想过偷懒,但又想到如果不一直坚持下去就会前功尽弃。就像扣扣子一样,如果一个口子不扣,后面的就连接不上。于是我就告诉自己,练功不过是一会儿的事情,然后就这么坚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