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13日,印尼政府突发一纸禁令,禁止国内原矿出口,震惊全球。如今,这备受争议的禁令已过去近4个月,暂且不论国际市场反应如何,印尼国内倒是因为这一纸禁令怨声载道。

在印尼,在哈利达集团(Harita)下属的Air Upas 煤矿距离港口的34公里道路上,曾经满载煤矿的卡车比比皆是。如今,这一道路上已冷冷清清。因为,印尼政府在今年1月中旬,顶住了国内游说集团的压力,禁止未经加工的矿石出口,规定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印尼政府的良苦用心在于试图通过出口禁令迫使国内矿业转型升级为拥有更高附加值的产业。

当时,就有世界银行等机构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此举将使得印尼政府得不偿失,不仅会重挫投资者信心,同时恶化印尼国内的经济环境。也有经济学家担忧,这一出口禁令反而会造成国内就业岗位流失,并将损失几十亿美元的出口税收,这会给本已十分脆弱的印尼经济带来更大压力。

如今,这些批评者当初的质疑与担忧都已印证。

在刚刚过去的今年一季度,印尼经济增速放缓,跌至近4年来的最低点。印尼统计局5月5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印尼今年一季度同比增长5.2%,与去年四季度增长5.7%相比有所下降,这一增速也创下自2009年来的新低。

印尼中央统计局主任苏尔亚民(Suryamin)表示,矿石出口禁令对印尼GDP增速放缓产生了显著的影响,而且,这一影响还波及贸易、投资与交通领域。而且禁令将影响印尼今年的贸易平衡,甚至会导致政府收益缩水65亿美元。

哈利达集团是印尼一家家族大企业。但是,从政府颁布矿产出后禁令至今,集团与承包商仅在西加里曼丹省一地就解雇了5000名工人。而矿业是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不仅仅矿业公司遭受重创,”一家当地企业的老板抱怨道,“禁令的负面影响还催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当地的商铺与供应商。”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尼一直是全球铝土矿、镍和其他矿物的主要供应者。印尼政府也一直强调,为保全国家整体收益,地方经济目前的阵痛在所难免。印尼能源矿业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这一举措旨在迫使国内矿商拓展附加值更高的加工业务,而不是简单地将原材料卖给国外买家。”同时,这位发言人也表示,政府愿意考虑放开出口禁令,但前提是企业必须对建立炼油厂或者冶炼厂采取更“严肃”的态度。

哈利达集团的经历是印尼国内数十家矿业公司的缩影。它一边通过承诺政府加大力度建立矿石原料加工处理设施让政府放心,一边也寻求对政府矿业出口禁令的司法审查。在占地1500公顷、相当于2000个足球场的土地上,哈利达集团正在建设一座125兆瓦的发电厂、一家炼油厂、数条公路与一个码头。一旦正式完工,炼油厂能年均处理700万吨的铝土矿,但这一数据与2013年该集团出口的1200万吨铝土矿而言,勉强过了一半。

“这个世界不缺冶炼厂,”一位印尼国内的经济分析师表示,“仅凭建立一套全新的生产加工系统,就能增加印尼矿业的国际竞争力吗?”

此外,印尼的矿石出口禁令也把中国这一主要买家推向了竞争对手澳大利亚的怀抱。澳大利亚铝土矿公司(Australian Bauxite)已在近期与中国一家大型铝业公司达成初步合作意向,将探索在澳大利亚共同开发新矿的前景。

澳大利亚铝土矿公司首席执行官伊恩·利维(Ian Levy)此前告诉投资者:“2014年1月中旬,随着印尼出口禁令及上调出口税的措施生效,全球铝土矿市场将向着对澳大利亚铝土矿公司有利的方向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