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同志文学,我不想多说。会不会有人还分不清楚什么叫BL小说,什么叫同志文学。我相信那些高端腐们远远比我要给出的定义正规的多。

Maurice在同志文学中绝对算是一个里程碑。电影也绝对是同志电影的杰出代表。可这两个呢?是不是所有的电影都无法超越原着。原着Maurice确实不能够用一百多分钟的电影可以诠释的。因为它所表达的事物不仅仅是我们从电影中所看到的。它也许更多的是表达了那个时代,它趋向于更真实的刻画人物的内心的每一面。

Maurice和Clive,Maurice和Scudder。哪一个感情才是真挚的?也许尊重原着的话,没有一个感情是纯洁的、忠贞的。Clive痛恨过的自己,所以也一并对那个爱上M的自己感到恶心。Scudder,那个被电影刻画的忠贞、热情、一心爱着M的男仆。在伦敦见了M后,他说我没有想过要你一分钱。只为了能和你见一面。原着上,S在来伦敦的时候确实想要敲M一笔,因为他就要离开伦敦了,也许这些钱可以弥补他的伤心。只是见了M后打消了这个念头。也许我更愿意相信,S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他和M在一起,从来只是因为喜欢而不是因为M的身份。

电影想给我们表达的是感情,书想让我们知道的是人性。

哪一个更真实?

书是现实的,电影是艺术的。影片里的Maurice一头金发,充满着才气。他有的时候很莽撞,可更多的时候是谨慎、机灵的。两段感情让M对爱情充满炙热的男孩变成了可以对爱情负责的男人。

书中极具描写了在剑桥Clive和 Maurice 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追求柏拉图的精神之恋,并以此作为一种荣耀。但这些都只是表现了两个人的懦弱。C并不是禁欲主义,否则他也不会对 Maurice 的妹妹有别的打算。他对M是恐惧的,更是恐惧自己喜欢男的。他在爱情里是一个悲剧角色,引领着M一并走向悲剧。依旧是那个印象深刻的情节,C从希腊回来到M家做客,在餐厅里和一家人吃饭。在电影里,只表现出C突然晕倒了,莫里斯为了安慰他给了他一个吻,之后他突然醒来说自己没事了。在书中这一段的Clive是丑陋的。他对过拥有的感情感到厌恶,对莫里斯的那个吻感到厌恶。所以当他听到莫里斯一家人吵闹的声音,听到莫里斯讲了一个不太好笑的笑话的声音就突然觉得恶心了。可笑的C突然喜欢女人了,为了逃避自己的过,他始终认为那一段“不正确”的感情是恶心的。

但是电影里,给了我们对Clive另一个感官。当他想起剑桥与莫里斯的一切时,看到昔日爱人在窗外冲他挥手说再见时,他的脸上明显透露出的是不舍。所以电影中的他多了一丝人情味。他一直保护着莫里斯,他想把莫里斯带到“正常”的路上来。可是,他不知道他无法改变莫里斯的本性。原着中的一句话“莫里斯是从监狱里解放出来的灵魂,倘若解救他的人要求他守身如玉,他就唯命是从。”这个灵魂已经被放了,又如何回到牢笼中?

关于Scudder,那个猎场看守,他对莫里斯的感情是义无反顾的。E.M Forster显然对S更为偏爱,他自己也向往着拥有像库斯特一样的爱情。Forster在书里曾说,他写这本书是送给他的好友和他的partner。那个让他可遇而不可求的感情。他的好友是个作家,有着像莫里斯一样的才华。他的男友更像S。一个年轻、漂亮充满活力却身份低微的人。而E.M又说,这本书更是他自己的小说。也许这三个人都是作者自己,一个懦弱的、一个勇敢的、一个执着的,他寻找着自我,又不断迷失。

E.M的结局并不太美满,貌似在印度有个男友,可是到最后还是分道扬镳了。也许我们一生都无法有莫里斯的运气,可以遇上一个愿意为他放弃前途、奋不顾身的Scudder。如果说,他们的爱情是不平等的,一个乡绅和一个仆人,那谁为谁牺牲的多一点?我喜欢S,他没有要求过莫里斯给过他什么,连一句诺言都没有。他在船里等了莫里斯三天,他根本就不知道莫里斯到底会不会来。正是因为有他打的坚持,莫里斯才希望他留下。

作者给了我们一个好的结局,就像福斯特说的,如果这是个悲剧,那写这本书就没有意义了。认识卑微的,爱情是崇高的。我们有理由不相信爱情,但是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为彼此都可以奋不顾身。

而且你很难想象这是1987年的片子。也许电影是不如原着,可是我更愿意相信电影,人们何必要活的那么现实?

——我曾在oacfan的一段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