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梳头》上映时间:6月13日 立足本土故事创新

今年整个四月档期,内地院线只有一部恐怖片上映,即《笔仙惊魂3》,且取得3500万优质票房。尽管这数字无法与动辄上亿甚至数亿大片相论,但就制作成本及拍摄周期而言,0.35亿已然不错。撇开影片质量不说,该片热卖至少说明国产恐怖片市场前景光明。

但国产恐怖片发展至今又遇瓶颈。一方面是市场需求极大,观众渴望看到更多更好上乘佳片以满足心理慰藉;院线希冀有更多精品填补市场空缺。遗憾的是,种种原因下,国产恐怖片整体质量欠佳,即使不少影片票房傲娇(过亿或近亿),但口碑实在难以恭维。

国产恐怖片屡遭诟病,尤其雷同题材,让不少观众看了开头就抱怨“怎么又是这玩意?”,并猜到结局。观众难买账,让恐怖片从某种程度上讲成了导演、资方、演员自己吓自己的娱乐方式。虽然不可否认的是,近些年来国产恐怖片在制作水准尤其是音效、视觉等方面提升不小,但核心关键剧本尚未解决。内容、剧情不吓人,视听再震撼,再饕餮,也难恐怖到眼光日渐挑剔的观众。

将于6月13日公映的《夜半梳头》为迎合观众重口高需,狠下工夫大做剧本文章(微博)。据悉,影片主要情节源于民间流传“见鬼十法”中的“半夜梳头”。讲述年轻夫妻阿慕晓梅去孤山别墅度蜜月时遭遇奇葩离奇的魑魅魍魉事儿。

在民间流行的“见鬼十法”(新版:杯仙、室内打伞、十字路口敲碗、倒着看、鬼捉迷藏、换眼角膜、孕妇跳楼、尸泥涂眼、装死人、半夜梳头发;老版:蜡烛阵摆六芒星、铜钟钟声响起时抛银币、夜里玩翻花绳、在长满蔓藤的老宅子里面朝四方、对着逝者遗照烧香磕头、红木梳插头发、半夜十二点对着镜子削苹果、烧红衣洋娃娃、凌晨三点哼“鬼谣”、 夜半梳头)中,“半夜梳头”可怖程度排名第一。电影《夜半梳头》以此为材,将“女鬼”打造的孤漠、阴郁、鬼魅、森冷,看后让人真的不敢“半夜梳头”。

作为首部将“半夜梳头”搬上大银幕的电影作品,《夜半梳头》摒弃了国产惊悚片翻拍、复制的陋习,而是从中国民间寻求突破点,打造出了一部有着东方文化属性的民间惊悚电影。如果说,一部电影成功的50%的因素是最终成片效果,剩下的50%恰是取材。首先不论其成片是否确实具备恐怖的音效和视觉彰显力,也遑论电影票房未来能否超越《笔仙惊魂3》,但从其选材就可以看出,《夜半梳头》意欲稳住民间第一部超实力惊悚电影的野心。取材民间传说,植根现代生活,贴合观众需求。它以情节取胜,靠故事引人,令影片“软硬”双件都恐怖吓人。就取材而言,《夜半梳头》完全摆脱了国产恐怖片重复、抄袭、翻拍的尴尬,开启了国产恐怖片故事新、剧本新、手法新,且能立足本土的新时代。

作为一部即将于上映的电影,《夜半梳头》似乎比其他同类型电影更加淡定。寥寥一张海报、几张剧照,全靠新媒体使力,这种不靠宣传物料就敢出来打硬仗的电影着实少见,但也不排除其后期猛料侵袭的可能。从演员阵容上可以看出,这部影片不只是打了“接地气”、“超惊悚”两张牌,还有一张“肉弹牌”——女主角王李丹妮,这个从当年“震精”神州的《一路向西》脱出来的女星,不知会不会继续在《夜半梳头》秀沟展臀,香艳到底。

曾几何时,不断有人问,国产惊悚电影何时才能成为经典。但是在国内电影市场的制约下,审查之于恐怖片犹如“戴脚镣跳舞”,《夜半梳头》也不例外。之前亦有内部消息,说《夜半梳头》影片难过审,勉强在清明节前拿到龙标。在“不谈鬼怪”的当下,这种艰难过审的影片恰如一粒酸糖,勾起人的馋欲,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总局选择“严审”,最终放行这部电影,也说明,电影本身亦存在上映的理由,同时也有激励意义:就算触及敏感区域(鬼怪),只要是题材新颖,对国内电影有促进作用,亦能“脱险”。

《夜半梳头》正是这样的高品恐怖片。生鲜的剧本、合理的剧情、清晰的逻辑、跌宕的情节、深藏的悬念、意外的反转、臻美的视听、精细的琐碎、刺激性颇强口味性颇重的心理、神经感知,不仅为国产恐怖片提供了标准化的比照依据,更是同类型影片日后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