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信息刚开始爆炸的年代,曾经有位叫狼兄的游客号称在四川阿坝邂逅一位“天仙妹妹”,并将其捧为一代网络女神,出演了一如《香巴拉信使》等不少电影,后来才知这位叫尔玛依娜的羌族女孩并非全无演艺功底,浪兄此后用同样的伎俩复制过若干“遗落”的美女。大概也是那个年代,阿坝羌族的人文和美景开始进入我的视野,再后就是2008年汶川地震,当代钢筋水泥纷纷倒塌之际,羌寨古堡的碉楼巍然屹立。若干年后,管虎在一个叫桃坪的震后羌寨取景,以一部风格化的《杀生》将立体的羌人民居推到了大银屏。本周上映的《古堡之吻》同样取景于桃坪羌寨,这次换成了老外的视角。

《古堡之吻》以人文为触点,讲述一位美国建筑学博士杰克为研究羌族建筑艺术来到神秘的东方古堡,不甚误嚼“夺命草”中毒昏迷,所幸被一位羌族“天仙妹妹”所救。在管虎的《杀生》中,羌寨文化独特而神秘,羌人民风荒诞且奔放,对男欢女爱之事还颇有点后现代风情,然而那完全是电影艺术的创造,与传统的羌族风俗无关。事实上古老的羌寨至今保持着古朴的民风,对恋爱和婚嫁有着一套相自己的保守习俗,尤其只有婚后的女人才可以接吻。可是为了救奄奄一息的杰克,羌族姑娘不得不嘴对嘴地把草药汁水喂给对方,而这种行为恰恰被羌人传统视作接吻。当然,这同样亦是一种艺术的粹取,这样的情境不仅我们在不少武侠片中有所涉猎,西方童话如《睡美人》等也有异曲同工的桥段。故事的戏剧性在于,奄奄一息的杰克事后并不知道是哪位姑娘给了他重生之吻,醒后的杰克四处寻找那位救命恩人,然而古老而含蓄的民俗让羌族姑娘羞于表达,加上文化和语言上的隔阂,杰克游走在一群“天仙妹妹”之间,一系列挫折和误会接踵而来,一个吻引发的民俗裂变就此上演。

这一次导演并没有启用羌族美女尔玛依娜,而是让李小璐化身桃坪羌寨的“天仙妹妹”,并给予“睡美男”童话之吻。男主角杰克的来头不说不知道,一说还吓一跳,正是格斯·范·桑特执导的《大象》主演之一约翰·罗宾逊。当然约翰·罗宾逊早已不是十年前那个毛头小子了,当年他那漂白后的一席白发让他在3000人的海选中幸得格斯·范·桑特眼前一亮,最终得以在取材于美国饱受争议的校园枪击案的影片《大象》中出演约翰,该片一举夺得56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和最佳导演奖。如今的约翰·罗宾逊头发也早已恢复的本身的金色,已然是个大龄熟男,来到古老厚重的古堡羌寨,化身“睡美男”等待一个神秘而含蓄的东方之吻,并与李小璐和芦菲等“天仙妹妹”上演一出跨国童话。

片末大批的游客涌现,羌族文化以旅游的形态得到维系和保持,但潜在的冲击可想而知。就拿杰克来说,本怀着对羌族文化的敬畏来到古堡,可他的行为至少对羌族婚恋习俗来说,带来了一系列的裂变,这点和游客的行为一样,都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羌寨的古老传统。不过话说回来,任何一种文化都是在不断的裂变和融合中,沉淀出新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