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谋划进军好莱坞新作:拍个惊艳全球的

今年国内大导集中发力,可供影迷期待的作品很多,打头阵的便是下周五公映的张艺谋新作《归来》。昨日张艺谋携新任“谋女郎”张慧雯及乐视影业总裁张昭来汉,对新作张导有说不完的话,聊得嗨了,还爆起粗口,现场即兴演起影片中被舍弃的备用方案。《归来》被多数影评人称作是张艺谋继《活着》之后最好的作品,留白精妙,张艺谋说,“一直想着要和《活着》不一样,留白很难,关键是不留白的那几笔,否则留白一点意义都没有,希望观众能懂多少懂多少。”

观众懂多少算多少

导演一早言明,电影相比原著改动很大,昨日他重申,“这是一个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电影从来都不是文学的拷贝,电影不要照着原著角度,它用影像讲故事,需要浓缩,简约,影像以及其他层面创作。”对有影迷期待能再拍出一部《活着》,张艺谋坦言,“我其实想怎么和《活着》不一样,就算没有政治限制,二十年后的作品,肯定不想和以前一样。留白、管中窥豹的方式我特别感兴趣,片中很多细节留白,这些冰山底下的东西观众懂多少,算多少。看爱情故事就好,现在年轻观众老看简单的爱情故事,深度就没有了,成长就没有了,《归来》不是小情小调的爱情,它很厚重。”

影片中一些细节处理,如陆焉识(陈道明饰)拿勺子找方师傅想为冯婉瑜(巩俐饰)报仇,张艺谋笑言,筹备剧本两年多方师傅一直困扰他,“对他的身份煞费苦心,原作有个人物利用冯婉瑜想为丈夫伸张正义欺负她。曾有方案是丹丹(张慧雯饰)去烧了他家,当着陆焉识的面被警察抓走,警车上叫陆焉识‘爸’。开机定了现在这个,我喜欢,最后陆焉识佝偻着背影走掉。他是个失败者,借匹夫之勇想为老婆出气,结果找不到目标,回去就病了。婉瑜端饺子看他,他背躺在床上醒着,无颜面对。”

影片结尾让人深刻印象,但有观众不满意。“所有细节,都有很多方案,但结尾只有这一个。很长时间,冯婉瑜风雨无阻举牌子的画面都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那其实就是电影的缩影。”张艺谋说,“看到笑中有泪是最佳状态,说明你看懂了。故事层面上一定要残缺,大团圆太简单,但精神层面上要完整。婉瑜经历那么多后,只在殷切的期盼中活一辈子,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同样,不能相认但一直陪伴她的陆焉识又何尝不幸福?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你不认识我,陆焉识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才接受这一点。我不再要求我的身份,你可以把我看作路边的一棵草,但我依然要陪伴你,不离不弃,所以老年的陆焉识一定也是幸福的。”

陈道明和巩俐的表演,张艺谋点评,“除了他俩,没第二人选。中国演员像教授的不多,而巩俐以我对她能力的了解,非她莫属。有评价说,这是陈道明、巩俐从影以来最好的演出,所言不虚。演员到这阶段返璞归真非常非常难,要用很细微的表演深深抓住你。大开大合耍酒疯、骂街好演,这种则需要悟性、天性、沉淀等,是真实流露,对演员控制和把握力要求非常高。”

张艺谋以火车站抓捕戏为例,“这场戏,原本处理下雨,雨中没看清就把人带走,没一句台词。拍的那十天没雨,与演员讨论改成各叫各的名字,巩俐撕心裂肺喊‘焉识!快跑!’,很多人觉得是泪点。我当时在监视器后面看,毛孔都张开了。这就是演员,你只给她两个字,她的穿透力就出来了。”

谈到21岁的新“谋女郎”张慧雯,张艺谋说:“演得很好,她的表演有一定难度:红卫兵阶段,眼神特点是单纯的激情;第二阶段,沧桑,不跳舞,有失落对父母愧疚;老了只有几个镜头,但也很好。年轻演员第一次演有年代跨度的戏,和两个最好的演员搭戏,有这样的表现很不容易。”说到选演员,张艺谋不谦虚,“很多导演不用新人,因为很冒险,但导演很重要的一点是选材,我选材很不错,每次都是要经过六个月到两年筛选,我们有很多方法,往往选出来就成功了一半,常常本色表演就能赢得观众。但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后面的路更重要,巩俐、章子怡都是之后刻苦努力,反复磨练才有今天的成绩。”

下部作品拍个惊艳全球的

《归来》开拍后,各类活动中,张艺谋一再强调,回归创作本身。这是否也是他今后创作方向?“不是借这个电影表态,像我这种职业导演,平常选择题材习惯很随意,个人也喜欢挑战,过去拍的电影也各种各样。但这种情怀的电影最触动我,我最喜欢。我一点都不排斥商业电影,非常大的商业电影也需要提高,它们是现在电影市场主力,是走出另一个更宽的路。以前文艺片在世界上得奖,第五代导演就这样走过来,但它范围很小,影响有限。如何真正走出去,好莱坞大片是很好的渠道,像《卧虎藏龙》。”

张艺谋与乐视签约,堪称“闪婚”,“很喜欢乐视的定位,重视互联网时代的年轻市场。合作最大好处,是给我很大支持,这种支持不是说出来的,是全面地让你安静拍电影。”谈及为何“闪婚”,张艺谋说:“张昭是学导演的,我一看,这是内行,而且是海归,眼光和专业度很好。”对于张艺谋下部作品,张昭透露,“拍一个让全球观众都能惊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