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被业内普遍认为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元年,随着中央“新政”的推出及各地补贴细则的落地,私人消费市场逐步活跃起来,新能源汽车市场化进程明显提速。以北京为例,新能源车第一期摇号,1666个私人指标,仅有1428个消费者参与摇号。第二期摇号依然有1666个指标,但目前申请人数已达到2420人。

迄今为止,中国已先后分两批公布了新能源汽车发展试点城市及区域名单,入围城市共计88个。目前各地均在陆续制定各自的推广计划,是否会设置进入门槛,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近日,由第一电动网主办的“EV英雄会”之新能源汽车创新论坛上,北京、深圳等新能源车试点城市的主管领导展开了讨论。

此前,北京和上海先后表示,进入本地销售需要进入当地的新能源车目录。尽管目前,已经有7款新能源车进入了北京目录,此举仍被视为变相的地方保护主义。对此,北京市新能源汽车发展促进中心主任牛近明反复解释,北京对新能源车的做法不是设目录,而是对进入北京销售的新能源车提出特殊要求,这也是为北京消费者考虑。“比如北京的冬天比较寒冷,电池状态和车的运转状态能不能满足这样的冷天气情况下的正常运行?北京的夏天有的时候暴雨来得猛烈,造成了车陷入水中的情况。如果大面积的使用新能源汽车之后承受不了涉水考验,对老百姓的正常使用不利,因此北京市加了一个涉水的相关要求。”

牛近明表示,北京市到2017年将新增17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政府对新能源汽车非常支持,并将长期坚持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应用。 4月17日,北京市科委主持了首批进入北京新能源目录的整车企业和北京12个主要的大型物业公司签署协议,以解决充电难的问题。“北京是开放的市场,希望好的产品和服务能够到北京来。”

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电动车辆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孙逢春回应了插电式混动和增程式电动车不列入北京目录的原因。他表示,在目前充电桩建设不足的情况下,使用插电式和增程式电动车实际上等同于使用普通混合动力汽车,并不能达到有效节能环保的目的。同时,政府拿出真金白银来补贴,也希望节能环保的效果一步到位,因此补贴只针对电动车。

与之相反,广州、深圳、合肥、襄阳四大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城市的主管领导表示,他们不会设立新能源汽车进入目录,只会提出车企的维修保养要求。广州市发改委副巡视员李小聪表示,只要是列入国家目录的新能源汽车产品,都能够得到广州市对国家承诺的政策支持。同时,针对产品的生产企业以及经销商,广州会提出一定的要求。

深圳市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助理陆象帧表示,只要进入国家公告的新能源车,深圳都欢迎,这样可以让老百姓有多样的选择权。但是来了以后,车辆的维修保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没有做好维修保养的话,也可能会被市场淘汰。这方面深圳有一定的要求。基本要求是故障响应时间1小时,3天修不好应该有替代车。但深圳具体的推广政策还在制定中。

襄阳市新能源汽车产业办公室副主任高峰称,襄阳市不存在准入的问题。“襄阳是第一轮公共服务领域的试点城市,从体量上讲公共服务领域主要是大客车以及出租车。襄阳不具备乘用车生产能力,因此也不存在地方保护的问题。"关于政策,我们在参考各示范城市的运营经验,正在制定当中,应该是会比较开放的。”

合肥科技局新能源汽车领导小组办公室房继业也表示,合肥市暂时不会设立准入措施,但是对企业会有一些要求,比如说一些健全的社会售后服务保障体系。“合肥要求新能源车企要有6个售后服务点,车辆发生故障的话在一定时间内解决。政府会积极为企业做好服务,帮助企业在合肥推广,积极申报国家补贴。通过我们这些做法让消费者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

众多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城市为新能源车企业打开大门,不设目录,不仅为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化流通提供了更好的环境,也促使北京上海等城市进一步敞开大门。新能源汽车或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开放竞争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