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2日,来自广西防城港市的18岁姑娘小萍,在晋安区一家网吧卫生间里生下一名男婴后将其捂死。在公众眼里,小萍是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毒女子”,福州市第二看守所的干警却把小萍当成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小萍进了看守所,在这里坐月子,这成了全所民警都牵挂的大事。12日,小萍月子坐满出关,记者也在看守所里看到了她。

看守所坐月子“头一遭”

4月12日凌晨,小萍产下男婴后,自行用剪子剪下脐带,随后一狠心将婴儿捂死。第二天,小萍被依法刑拘,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民警考虑到小萍有严重的产后综合征,就安排她住院治疗,调养身体。4月22日,小萍病情明显好转,办理了出院,但身体依然很虚弱。

在押人员在看守所里坐月子,对管教民警来说算是头一遭,何况小萍身体虚弱,照顾不好,很可能落下后遗症。为此,监所上下没少费心思。

小萍月子里的食谱得“私人定制”,民警为她专门开了小灶,米酒炖鸡、香菇炖上排、鲢鱼头煲汤、小黄鱼、蔬果、青菜、鸡蛋、猪肉……餐餐花样翻新。按照福州习俗,民警还专门买来红糖熬生姜片汤为小萍补血,所里的医生每天还开出补血口服液、生血宁等为小萍对症治疗。

管教民警林卫是个年轻妈妈,却熟练地当起月嫂的角色。她不仅每天细心照顾小萍的饮食起居,还经常和她促膝交流。在民警们的悉心照料下,小萍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网游让她迷失自己

读初中时的小萍正处于叛逆期,被老师批评后就赌气离开了学校,从此沉迷网游,曾经连续五天五夜吃住在网吧。2013年6月,小萍坐了十几小时的长途大巴从防城港来到福州,参加穿越火线游戏的战略骨干在仓山学生街一个饭店的聚会,此时的小萍已沉迷于虚无的网络世界不能自拔。为了网游,她不仅糊里糊涂地送出自己的第一次,还约陌生男子开房盗取对方的手机和钱财,怀孕并亲手将亲生孩子捂死……“都是网游让我迷失了自己。”小萍懊悔地说。

“这些天我想的最多的就是被自己亲手夺去生命的孩子,夜里经常会被孩子的哭声惊醒,没有尽到妈妈的责任,我好恨自己。”小萍哭着告诉记者。

她寄给父母第一封忏悔信

12日是小萍满月的日子。这一天,民警阿姨为小萍洗头洗澡,换衣打扮。小萍的血常规检验报告结果也出来了,显示她的红细胞、血红蛋白值均恢复到正常值,身体已完全康复,民警一个多月来的辛苦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母亲节的夜晚,小萍在看守所里给父母写了平生第一封家书:“爸爸、妈妈,给你们道声对不起!请你们原谅我,都是女儿不争气才会走上今天这个道路,我在福州出事了,正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请不要担心我,民警阿姨对我很好,只是心里愧疚,对不起你们。”

在信中,小萍嘱咐弟弟一定要争气,千万不要步自己的后尘,要学会敬畏法律。

希望孩子少走错路弯路

福州市第二看守所所长张其通告诉记者,像小萍这样懵懂的孩子犯罪成本低,主要表现在犯罪过程中意识不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刑律,导致后果极其严重。只有入所之后,在民警有的放矢的教育中,才开始对法律有了最初的认知,但为时已晚。为了让尚在花季的少男少女少走错路、弯路,希望能通过家庭、学校、社会形成三位一体的普法、讲法、遵法、守法的氛围,让他们沐浴在阳光下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