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镇新来了一个名为龟步的中学学监,通过小白莲的所见所闻,众人推断他其实是日军高层派来的特务。龟步给宪兵队带来了新的任务,郭米花让郭小宝在龟步的电话里撞上窃听器,调查龟步出现的真正目的……

郭小宝成功安装好窃听器。龟步向曹家康调查印钞机去向,逼问之下曹家康交待了印钞机在周老财手里。周老财及时调换了印刷的东西,印钞机却被龟步征用,从日方调来了工人准备“印钞”,印钞厂的工人们被遣散。

日方派来的工人死在半路,命令完成任务的时间却日益紧迫,龟步只好又找上周老财,把遣散的工人又召集回来。

侯耀祖向劈谷和龟步推荐鸡包迁当上征粮所所长。印钞厂被用来印刷伪抗币,伪币流入根据地市场。为了查出内奸,工人们一边工作,一边趁日军不备抄下抗币的编码。

龟步对居酒屋产生怀疑,认为郭米花“菜菜子”的身份很可能是假的。为了证实郭米花的身份,他找来了菜菜子的旧识桔川试探。窃听到消息的众人本打算在桔川来的途中暗杀,却苦于没有人选和时间,郭米花决定铤而走险会一会桔川。

朱龙运来到居酒屋,因为孩子的事和居酒屋众人起了冲突,被郭米花赶走。桔川到达天地县,朱龙运却把要带给米花的桔川的照片弄丢了。就在此时,龟步一个人带着两个“护卫”进了居酒屋,众人对他居然没有带人来疑惑不已……

龟步让桔川假扮成卫兵在居酒屋包厢门外等待,又叫来郭米花祝贺她怀孕了。山本囧捡到掉在地上的桔川的照片,在郭小宝等人的配合下,米花假装认出了桔川,惊险过关。

牛公子要求将存在四季钱庄的钱全部提走,恼羞成怒的鸡包迁和账房暗中计划,被鸡包迁家的工人小炉子偷听到。鸡包迁向龟步举报了牛公子,牛公子被捕牺牲。

印钞厂的守备加严,印刷伪抗币的过程被严密监控,工人们没有机会抄写伪币编号,于是郭小宝带着周老财潜进了龟步的办公室偷编号……

日军粮仓被烧毁,龟步和劈谷怀疑周家饭馆,劈谷带人搜查却没有找到证据。鸡包迁发现自己上当,在周绍良的半哄半逼之下只得接下了“买粮”的抗币……

日军高层命令龟步停止印刷抗币,劈谷称病,将天地县的权力让给了龟步,离开“养病”去了。

小炉子按周老财的计策被抓,成功陷害了鸡包迁。鸡包迁被龟步杀死,财产被参与计谋的周老财、曹家康等人瓜分。

日军即将撤退,临走时龟步邀请周老财让盖荷荷唱戏助兴。周老财回家劝说盖荷荷上场,荷荷最终被说服,决定“唱死他们”。

盖荷荷为日军唱完戏,被军阶最高的青田大佐叫走企图轻薄。两人争斗,盖荷荷牺牲。龟步为盖荷荷之死指责青田,却被青田训斥分不清位份尊卑。

侯耀祖发现周家收购桑树皮,把事情报告给龟步。龟步借口吊唁盖荷荷到周家看望仍在昏迷中的周老财。尽管没有找到周家在支持共产党抗日的证据,龟步还是对周老财和居酒屋产生了怀疑……

龟步潜入印钞厂,发现了进入居酒屋的密道,又在居酒屋发现了正在密室发报的郭米花,幸亏郭小宝及时赶到,和郭米花一同制服了龟步。

龟步被随后赶到的乌绿豆关到井屋。乌绿豆想起小枣出嫁的事满腹郁闷,只盼着老爷快点醒来,偷听的小枣被感动。

周南北和王闯审问龟步,让乌绿豆把人看紧。偷听到周粉红和钱一贯分别向周老财倾吐心事的小枣满腹委屈,找乌绿豆喝酒解闷。陈阿果把郭米花叫出居酒屋开会,告知郭米花预谋借居酒屋刺杀汉奸梁国民,郭米花若有所思。

小枣和绿豆彻夜谈心,乌绿豆醉倒。龟步逃脱,赶来的王闯紧随其后。最终龟步被王闯杀死,王闯也牺牲在日军的枪口下。小枣在老财床前哭诉心中的委屈,老财在盖荷荷的戏曲声中苏醒。

劈谷为龟步之死到居酒屋喝酒解闷。醒了的周老财竟不承认和小枣的夫妻关系,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的小枣心灰意冷。失意的小枣受到乌绿豆的安慰,心中有了别的想法。

龟步死后,劈谷重新坐镇军部。陈阿果派朱龙运暗杀汉奸,朱龙运故技重施打晕郭小宝,假扮成小宝毒杀了梁国民,毫不知情的米花急忙救走小宝,独自一人离开了周家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