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挺好的徐晓园和谈小爱是姐妹吗 徐晓园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八十年代,北京的大学校园里弥漫着浓重的理想主义氛围。建设新北京的理想促使许多有志青年留下来。曹力章也是其中的一员,这个陕南来的小伙子即将研究生毕业,女朋友徐晓园是国营商店的售货员,地道的北京人。

徐晓园的弟弟徐晓辉经营服装摊。性格豪爽,讨女人欢心很有一套。在姐姐的恳求下,他连蒙带哄将谈小爱带离学校安置在自己服装摊上,还跟她说了不少“新时代新理念”,谈小爱茫茫然,却也觉得很多话在理,逐渐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同意和曹力章退婚。

恰逢此时,谈小爱的同乡周宝民和刘建群来京打工,两人对曹力章抛弃谈小爱的事非常不满,找曹力章学校告状,导致曹力章分配失利。徐晓园为此事迁怒谈小爱,对其成见更深。

徐晓辉喝醉出了车祸,生殖功能受到影响,原本强烈反对的徐家父母看见儿子日益消沉,终于表示支持俩人婚事。谈小爱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然而新婚之夜,徐晓辉对她据实以告,将这份希望打破。谈小爱虽然震惊,仍然表示会坚守在徐晓辉的身边,徐晓辉大受感动,徐晓园却误解谈小爱的结婚动机,多方刁难。

周宝民拉谈小爱合作卖衣服,几个人进一批旧衣服,卖得很好,却不知这些衣服是“洋垃圾”,政府准备大力打击。徐晓园报复谈小爱,和进货老板一起设计谈小爱,使得她了赔了个精光。谈小爱和徐晓辉感情裂痕也越来越大,两人终以离婚收场。

九十年代初,谈小爱生子时难产,孩子没保住。周宝民向她隐瞒,正发愁时,发现徐晓园和徐晓辉兄妹把一个孩子丢弃在医院走廊,遂抱走了这个孩子冒充自己儿子,取名“周天禹”。

周天禹仿佛是这座城市送给谈小爱的礼物,她倾尽心力照顾孩子,体会到做母亲的艰辛与快乐。同时,她承包了徐晓园商店的柜台,徐晓园给谈小爱打工。谈小爱觉得此时自己已经能够跟家人自豪的说出那句原本是安慰的话。然而好景不长。

徐晓园不务正业,整天请假炒股,谈小爱只好开除她。徐晓园一怒之下将谈小爱货款卷走,把钱全投进了股市。谈小爱要报警,徐晓园抱着儿子跑去谈小爱家施展苦肉计,谈小爱心疼孩子,决定撤案。

再一次,乐观的精神在谈小爱身上迸发。九七年,于爱芳办起了家具厂,而徐晓园则开了服装厂,做仿冒名牌的衣服。谈小爱的弟弟谈阳眼见徐晓园欺负自己的姐姐,举报了徐晓园为谈小爱出气。仿冒名牌要判刑,徐晓辉恼火,找到谈小爱家闹事,周宝民为了保护谈小爱被打伤住院。

徐晓园面临入狱的危险。徐晓辉顶罪,决定入狱前再次向谈小爱寻仇,挟持了谈小爱的儿子周天禹。危急关头,周宝民说出了周天禹的身世:他是徐晓辉的儿子!众人震惊,徐晓辉被抓。

平静的生活还未开始,徐晓辉服装摊上的小工陆粉英回来了,她想要回之前被徐晓园和徐晓辉丢掉的儿子。原来,几年之前,陆粉英大着肚子找徐晓辉,那个被两姐弟丢弃的孩子正是陆粉英生的。她这次回来,是打算再讹徐晓辉一笔钱。

得知事实真相后,陆粉英将谈小爱告上法庭,谈小爱求她撤诉,陆粉英要索要十万块钱作为撤诉的补偿,谈小爱同意。徐晓园为了提弟弟找到精神支柱,阻止陆粉英撤诉,答应再给陆粉英一笔钱。

谈小爱将家具店抵押贷款,给了陆粉英十万块钱。徐晓园向父母要钱,徐父徐母劝说不听,无奈之下向徐晓园说出了她的身世——原来,徐晓园也是徐父徐母收养的孩子。

谈小爱母亲王慧来京,告诉谈小爱她还有一个妹妹,小时候因为家贫送了人,那家人现在在北京。王慧自作主张印了寻人启事找女儿,徐家父母发现,王慧要找的女儿,竟然就是徐晓园。

王慧病倒,谈小爱这才知道,母亲已经是胃癌晚期,想在临死前找到小女儿。谈小爱一边尽全力给王慧治病,一边开始寻找妹妹。徐父徐母决定告诉谈小爱和徐晓园真相。徐晓园不能接受,不愿意去见王慧,谈小爱决定改变自己对徐晓园的做法,恳求她认母,徐晓园不动心。

非典,谈小爱生意陷入低谷,她却不遗余力的拿钱给母亲治病。面对逆境,谈小爱明白了只有自己好并不是幸福的终极目标,亲人们都好才能够真正迎接幸福。然而老一辈人的理念却并非如此,王慧不愿拖累谈小爱,偷偷离开医院回乡。谈小爱赶回家乡的时候,王慧行将就木。徐晓园也回来了,却始终不肯叫一声“妈”。

而曹力章的幸福却在慢慢变质,他在外和陆粉英的妹妹陆惠英关系暧昧,徐晓园惊怒之下开了煤气自杀,谈小爱不顾危险救出了徐晓园。曹力章刚经历升官的美梦破碎,又生了重病,晕倒住进医院……

谈小爱给徐晓园庆祝生日。徐晓辉说周天禹是自己的儿子,周宝民当场和他动手,徐晓园的生日会被搅得一团糟,众人不欢而散。

谈小爱告诉周天禹真相,周天禹失踪了。谈小爱从曹行那里得知周天禹回了陕西老家,匆忙和徐晓园一起往老家赶。次日,地震。谈小爱为救徐晓园被压在屋里,整整埋了两天,昏迷不醒。徐晓园守在病床前和谈新文照顾谈小爱。谈小爱醒来,姐妹之间终于相认。

徐家和于家认亲,谈小爱终于遂了王慧的心愿,和徐晓园手拉手前去王慧坟前祭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