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园的弟弟徐晓辉经营服装摊。性格豪爽,讨女人欢心很有一套。在姐姐的恳求下,他连蒙带哄将谈小爱带离学校安置在自己服装摊上,还跟她说了不少“新时代新理念”,谈小爱茫茫然,却也觉得很多话在理,逐渐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想法,同意和曹力章退婚。

和徐晓辉的接触,使得谈小爱相信自己能够和曹力章一样在这里创出一片天,甚至可以比他生活的更好。却没想到身边的矛盾越来越激化。

徐晓辉带谈小爱去广州进货,在这个过程中她赢得了徐晓辉的尊敬。徐晓辉生出了和她结婚的想法,在徐家掀起轩然大波。谈小爱本以为可以跟家人写封信说一句自己“在北京挺好的”,让爸妈安心,却又成了矛盾的中心,自顾不暇。

恰逢此时,谈小爱的同乡周宝民和刘建群来京打工,两人对曹力章抛弃谈小爱的事非常不满,找曹力章学校告状,导致曹力章分配失利。徐晓园为此事迁怒谈小爱,对其成见更深。

徐晓辉喝醉出了车祸,生殖功能受到影响,原本强烈反对的徐家父母看见儿子日益消沉,终于表示支持俩人婚事。谈小爱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觉得自己的未来充满希望。然而新婚之夜,徐晓辉对她据实以告,将这份希望打破。谈小爱虽然震惊,仍然表示会坚守在徐晓辉的身边,徐晓辉大受感动,徐晓园却误解谈小爱的结婚动机,多方刁难。徐晓辉的病情长久不见好,心情大受影响,脾气变得阴晴不定,对谈小爱的行为也是疑神疑鬼。夫妻关系出现裂痕。徐晓辉看见谈小爱和周宝民在一起,大发雷霆,动手打了谈小爱,谈小爱寒了心,夫妻俩正式开始分居。这时,谈小爱才真正开始思考如何凭借自己的力量发展下去。

周宝民拉谈小爱合作卖衣服,几个人进一批旧衣服,卖得很好,却不知这些衣服是“洋垃圾”,政府准备大力打击。徐晓园报复谈小爱,和进货老板一起设计谈小爱,使得她了赔了个精光。谈小爱和徐晓辉感情裂痕也越来越大,两人终以离婚收场。

徐晓园面临入狱的危险。徐晓辉顶罪,决定入狱前再次向谈小爱寻仇,挟持了谈小爱的儿子周天禹。危急关头,周宝民说出了周天禹的身世:他是徐晓辉的儿子!众人震惊,徐晓辉被抓。

平静的生活还未开始,徐晓辉服装摊上的小工陆粉英回来了,她想要回之前被徐晓园和徐晓辉丢掉的儿子。原来,几年之前,陆粉英大着肚子找徐晓辉,那个被两姐弟丢弃的孩子正是陆粉英生的。她这次回来,是打算再讹徐晓辉一笔钱。

零八年,徐晓辉出狱,一心想要回孩子。徐宝德和丁莉安排“团圆饭”,谈小爱也参加,席间不见周天禹,徐晓辉认为是谈小爱故意而为,在饭桌上剑拔弩张,徐晓辉跟所有人说清楚自己的目的就是要儿子。

陆粉英和陆惠英公司决定竞标工商局新楼装修工程。和徐晓辉相互利用。

谈小爱给徐晓园庆祝生日。徐晓辉说周天禹是自己的儿子,周宝民当场和他动手,徐晓园的生日会被搅得一团糟,众人不欢而散。

谈小爱告诉周天禹真相,周天禹失踪了。谈小爱从曹行那里得知周天禹回了陕西老家,匆忙和徐晓园一起往老家赶。

徐晓辉先于谈小爱找到了周天禹。为了让孩子叫一声爸,徐晓辉不惜逼迫周天禹。周天禹受到伤害,跑进山中。徐晓辉也跟着追进山里。两个人丢失在茫茫山野中。

谈小爱一行人得知二人进山的消息之后心急如焚。和乡亲们一起上山找人。谈小爱找到了周天禹,周天禹流泪向谈小爱承认错误。周宝民也找到了徐晓辉。徐晓辉思考周天禹为什么不认自己,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北京,谈小爱跟周天禹谈心,希望他和徐晓辉之间恢复正常的亲属关系,周天禹答应,并且主动找徐晓辉和好。徐晓辉大喜,带着周天禹吃饭喝酒,谈小爱为此又和徐晓辉起了冲突。

陆粉英项目亏本,谈小爱想要帮助她却被拒绝,并告诉谈小爱周天禹并不是徐晓辉的孩子。周天禹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证明陆粉英所言不虚,徐晓辉倍受打击。谈小爱希望周天禹承担起责任,支撑徐晓辉度过感情上的难关。周天禹努力使得徐晓辉明白了一直以来自己自己的荒唐,他终于向周天禹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