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替患病儿子补拍班级毕业照 父爱如山让人动容

父亲替患病儿子补拍班级毕业照,父爱如山让人动容,他为了圆儿子的毕业梦,帮儿子补拍毕业证,他格格不入的站在孩子群中,让人感动。

昨天,重庆市第57中学的操场上,初三3班的同学们照了一张特殊的毕业照。在一群年轻的面孔中,47岁的陈晓章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作为一个父亲,他是来填补空缺的,为儿子陈壮果圆一个毕业梦。

特殊的毕业生

昨天下午2点,57中操场上搭起了板凳,初三3班的50个学生站好了队形,相机也已经架好,就等一个特殊的人出现。刘贞佚盯着校门口,不时地看看手表,他特别希望自己同寝室的好兄弟陈壮果能够来学校,跟他一起拍毕业照。

2点10分,当他看到陈壮果父亲陈晓章的身影时才明白,好兄弟是不会出现了。班主任曾杰赶紧把陈晓章请过来,边走边说:“来,陈老师,站这里。”陈晓章站在了第三排最中间的位置,他好希望儿子能亲自站在这里,留下青春的笑容。

“好了,大家笑一笑,一、二、三!”陈晓章理了理衣领,挤出一丝笑容,然而其他人表情仍凝重,有的女老师眼眶还红红的。

拍完照,陈晓章还特意跑去问拍照师傅:“师傅,我第一次拍毕业照,没经验,刚才笑得自不自然?”这张照片对陈晓章来说太重要了,因为照片是要拿给儿子珍藏的,如果没拍好,他感觉对不起儿子。

一个都不能少

陈晓章的一席话,让站在一旁的物理老师刘艾莉哭了出来。刘艾莉说,原本毕业照计划在下周拍,但考虑到陈壮果的病情,学校商量后决定,毕业照上一个学生都不能少,3班拍毕业照的时间提前到昨天。

“没想到,娃儿还是因为病情严重没有出席。”曾杰回忆,陈壮果成绩在年级排名前80名,上次初三的选送考试,他被提前保送到求精中学。

眼看着中考将至,陈壮果却检查出患有白血病的事实,让老师们都无法接受。担心影响其他孩子们的情绪,曾杰一直没有把陈壮果的病情告诉大家,“上午才给大家说,学生们都不敢相信,问是不是我搞错了。”

好兄弟刘贞佚是最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的人。刘贞佚回忆,一周前,陈壮果晚上疼得睡不着觉,才用他的手机给父母打电话。然而,第二天离开学校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们约定的一起读好高中、好大学,结果……”

病床前还在复习

“我了解的陈壮果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他的目标是重庆市一中。”班长韦力说,她已经和几个好朋友商量好,上课时更要认真听讲,在陈壮果健康允许的情况下,她们轮流到医院给他“补课”。

昨天,在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血液科26病床上,15岁的陈壮果戴着口罩,因肺部感染,他胸痛伴有呼吸困难,几乎说不出话来,偶尔几声剧烈的咳嗽,让母亲徐容芳不知所措。

病床边的小桌子上放着一个笔袋和三本复习资料,徐容芳有些埋怨地说,儿子已经被保送到了求精中学,家人希望他为了身体,好好休息,最近都不要看书了。但他们也清楚,陈壮果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考一中,“他不想在还有一个月就要中考的时候前功尽弃。”

借钱给儿子治病

说起儿子急速恶化的病情,徐容芳红了眼眶。她说,一个月前,儿子说牙疼,吃了一周消炎药没效果,又到解放碑的一家牙科专科医院治疗,医生说是牙髓炎,牙龈化脓,拔了牙齿仍没效果。

5月10日,夫妻俩拿到了孩子的诊断报告。两人完全不敢相信,儿子患的是白血病。徐容芳是重庆农村商业银行渝中支行的一名清洁工,陈晓章是哈尔滨银行重庆分行的保安,两人一个月3000多元的工资无法承担儿子昂贵的医疗费,但他们绝不放弃。

夫妻俩取出3.8万元的存款,然后又跟亲戚借了6万多,凑了10万元交到了医院。主治医生余昌云表示,目前进行的是前期的抗炎治疗。如果可能,接下来将会进行骨髓移植,保守估计需要七八十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