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单位3153万人将参加社保谁出资仍未知

郭晋晖

《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下称《条例》)昨日公布。这部即将于7月1日起执行的法律是我国第一部系统规范事业单位人事管理的行政法规。

全国事业单位准确的底数也随之公开——现有事业单位111万个,事业编制3153万人。

《条例》规定, 国家建立事业单位岗位管理制度,明确岗位类别和等级。事业单位新聘用工作人员,应当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同时还规定,国家建立激励与约束相结合的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并建立事业单位人员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

《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尚无定论,但《条例》第35条明确提出,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工作人员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这意味着事业单位3153万人将参加社会保险。

打破“铁饭碗”

在北京一所高校当教师的刘茜不久之前刚刚与单位续签了劳动合同,这已经是她来这所大学之后第二次续签合同。系里每年都会对到期的教师进行考核,以工作表现排序来实行淘汰制。

“大学老师早已不是铁饭碗了,三年一签对我们的压力挺大的。”刘茜说,学校几乎每年都会因为一些老师工作表现不佳而不与他们续约,这些老师只能自谋出路。

在过去的10年间,为了打破事业单位僵化的用人体制,激发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积极性,中国进行了一系列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初步建立了以聘用制度、岗位管理制度和公开招聘制度为主要内容的人事管理制度。

然而,各地改革的进度不尽相同,且缺乏统一规范,这导致问题重重,亟须从法律层面解决。

国务院法制办、中共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人在答新华社记者问时说,当前事业单位人事制度存在的问题包括能进能出、能上能下的用人机制尚未真正建立;聘用合同的订立、履行、解除、终止,各地做法不统一;奖惩等激励保障机制不够健全;人事争议处理依据不够明确等。

事业单位人事管理制度非常复杂,它是与事业单位的分类改革密切相关的。刘茜所在的高校在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中被划入公益二类。根据2011年中办、国办《关于进一步深化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的意见》,公益二类事业单位在备案编制内设岗,赋予单位灵活的人事管理权。

由于赋予了“灵活的人事管理权”,作为用人单位的高校在一定程度上有决定教师去留的权力,这也是让刘茜感到压力的主要原因。然而,同样是老师,义务教育阶段的老师被“淘汰”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人员“进出”依然缺乏灵活性。

义务教育在分类改革中划入了公益一类,有关部门对于公益一类的要求是,在审批编制内设岗,规范人事管理,搞活内部用人机制。很多公益一类的事业单位都存在用人机制僵化、工作人员积极性不高的问题。近年来,事业单位人事改革对于如何搞活公益一类的“内部用人机制”并没有根本性的突破。

山西省的一位小学教师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说,他的劳动合同也是3年一签,但更多的是“走形式”,除了主动辞职,几乎没有教师因为工作表现不好而被辞退,学校校长对教师的去留没有决定权。

他说,近年来最大的改革是实行了绩效工资制度,学校与老师之间算账非常清楚。绩效工资制度应该是要激发教师的工作积极性,但实际上可能起到的作用正好相反。

“比如,以前作为主科的语文、数学老师愿意占一些副科的课时来上课,现在这些都不计入绩效,老师们也计算得很清楚,谁也不愿意白干,所以这在一定程度上打消了老师工作的积极性。”他说。

3153万人入社保

《条例》共10章44条,第七章规定了备受关注的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

《条例》称,国家建立激励与约束相结合的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建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水平应当与国民经济发展相协调、与社会进步相适应。

《条例》第35条规定,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依法参加社会保险,工作人员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

事业单位人员参加社会保险是“能进能出”的用人制度改革的配套举措,其中老大难是养老。中国的很多地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已经加入了医疗、失业、工伤等险种,但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的试点一直停滞不前。

缺乏养老保险是影响事业单位人员流动的一个重要因素——一旦他们离开机关事业单位的“圈子”,他们的养老权益就“归零”,而工作年限越长,离职的机会成本就越高。

这3153万事业单位职工养老保险问题已经成为深化事业单位改革迈不过去的“一道坎”,同时它也作为养老保险双轨制的“另一轨”而备受民众诟病,社会上关于并轨呼声不绝。

事业单位养老改革的具体方向早已确定——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将按照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基本模式,改革机关和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破除养老保险“双轨制”,同时建立体现机关事业单位特点的职业年金制度。

虽然从去年3月人社部就启动了养老保险顶层设计,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是顶层设计的一项重要内容,但直到现在仍然没有见到具体的方案。

此次《条例》明确规定事业单位及其工作人员要参加社会保险,又一次为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将”了一军。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谁来为这项总费率高达44%的养老保险改革“埋单”是政策制定中的一个难点。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杨燕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财政不太可能为所有的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出资,否则也就没有改革的必要了。按照分类改革的方案,行政类和公益一类财政出资的可能性还比较大,但像公立医院、科研院所、高校等单位,财政出资的可能性很小。

“筹资机制不解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就走不下去。”杨燕绥说。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