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日前批复同意建立由发展改革委牵头的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加强对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统筹协调。毫无疑问,这项举措既是势在必行,又是收入分配改革的一大步。

深化收入分配改革正当时

根据批复,联席会议由中央编办、发展改革委、教育部、科技部、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等21个部门和单位组成。

联席会议根据工作需要定期或不定期召开会议,职责包括:在国务院领导下,统筹协调做好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各项工作。组织研究和协调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中的重大问题,统筹收入分配政策与规划、产业、价格等政策的协调联动,提出年度重点工作安排。整体推进改革总体方案与部门专项改革的衔接配套,加强部门沟通和信息共享,会商推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专项改革。加强监督检查、跟踪评估和分析总结,做好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工作的督促落实,及时向国务院报告重点工作进展情况。

“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建立,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非常及时。”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表示,一方面,我国经济增长速度趋缓,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消费的增速最根本还是取决于居民收入的增速。另一方面,尽管今年以来CPI涨幅并不突出,但消费品变相涨价以及消费外流现象还是较为明显。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以消费为主的经济增长模式,才能保证新增GDP能投入到居民消费部门而非生产性部门;而经济增长要从投资拉动转换到消费拉动,前提是要提高居民收入。

“收入分配不仅仅意味着居民收入的变化,实际上还要解决居民是否愿意更合理地配置储蓄、投资、消费。收入分配改革问题一直比较复杂,并不是一个部门就能解决的。”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宏观分析师唐建伟也指出,之所以涉及21个部门,是因为收入分配改革涉及的面比较广。

收入分配改进余地很大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衡量国内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的基尼系数,在2013年为0.473。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此前指出,按照国际标准,基尼系数0.4以上就表明我国的收入分配还存在很大改进余地。

为何收入分配改革进程如此缓慢?

首先,随着我国经济增速的放缓,从总量来看,居民收入增幅也受到了一定影响。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略低于当年人均GDP7.2%左右的增幅。而2013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9.3%,相比起2012年的增幅10.7%,增速也有所放缓。

其次,国内居民收入情况比较复杂。诸建芳分析,收入改革涉及两类,一类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收入分配改革;另一类是对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的改革。去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涉及的改革措施对机关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影响较大;但企业工资由市场主导,与企业的经营效率有关,进展并不明显;不过,工资集体协商、同工同酬等相关举措促进了中低收入职工工资的合理增长。

再次,收入分配改革的影响范围比较大,业界对收入分配改革的具体做法也有不同的看法。例如,有观点认为应按照“提低、扩中、控高”的思路,让居民能更多获得财产性收入,低收入弱势人群有更多的转移支付保障,缩小社会保障上的待遇差异;亦有观点认为,在收入改革过程中,不但要注重公平,还要注重效率,因为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决定了消费结构,而消费结构会影响国内产业结构。

“过去‘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尽管收入差距在拉大,但居民更多的感受是收入水平的普遍上涨;现在要更好地‘分蛋糕’,涉及利益的重新分配,就更像‘啃硬骨头’。”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殷醒民如是评价。

再难也要推进

收入分配改革再难也要推进,这是业内的共识。

殷醒民指出,对于居民来说,收入分配改革不仅意味着收入的变化,还意味着后顾之忧是否消减。如果医疗、教育、养老这些方面的支出预期维持在较高水平,那么居民将仍然以储蓄或投资来避险为主,并不会用于消费。

在唐建伟看来,个人所得税的设计还需要更配合收入分配改革。“国内的个税改革,往往还停留在提高个税起征点的层面,应借鉴国际一些成熟的做法,提供一揽子个人所得税组合,以保证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与其生活所需相匹配。”

“目前,国内制造业商品市场化程度较高,价格保持稳定;但作为生活必需品的食品价格却波动较大,对低收入居民影响较大;而受到关税等影响,包括奶粉等商品国内外价格差异较大导致消费外流。”在诸建芳看来,我国商品价格形成机制还需要进一步理顺。

扩展阅读:

2014年收入分配改革细则将出台 养老金并轨可期

收入分配改革总体方案改革:统筹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2014年收入分配改革建立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包括21个部门

2014年收入分配改革最新消息:相关细则或年内出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