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敬算是个比较努力的导演了,但近几年拍的情景喜剧,老是被人拿来和他的经典之作《武林外传》比,因此收到的吐槽比赞誉还多;而《小宝和老财》和以前那些饱受批评的抗日雷剧一比,却立即闪闪发光:从人物到架构到细节都透着股聪明劲,完全没有染上抗日雷剧把观众当傻子耍的传统恶习。(文/抛光)

《小宝与老财》海报

电视剧《小宝与老财》剧评 剧情介绍简介 演员表

电视剧《小宝与老财》剧评:

《小宝与老财》的开头,周老财(范伟饰)大半夜地提着镶有“周”字的灯笼去摸鸡窝,给观众带来一种很强烈的心理暗示:莫非这是《半夜鸡叫》里的周扒皮?我们有这样的想法很自然,因为在以往看到的大部分抗日喜剧中,地主基本都是穷凶极恶的反面角色,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把贫下中农逼上死路。但《小宝与老财》并没有落入这个俗套,周老财是个既懂得赚钱又懂得经营民心的人,他私人几乎占有全镇一半的土地,但对佃户颇为厚道,与他们称兄道弟而不摆东家架子,逢灾年还会主动免除地租,甚至开仓放粮——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中国的乡村社会历来有自治传统,受过教育、较有资财的乡绅往往被推举为宗族的领导人物,因此只有像周老财那样受人尊敬的乡绅(而不是巧取豪夺的恶霸)才可能扎稳家族的基业。《小》剧不再根据“阶级斗争需要”来简单粗暴地刻画地主角色,而是设计得更接近常识,可见对观众的认知水平更有信心。

地方军阀曹家康(魏翔饰)是另外一个例证,这样的角色如果放到雷剧里,很容易被塑造为奸诈狡猾的土匪头子。该剧虽然讲述了曹私自贩卖军火、强行逼亲的恶行,但同样花费了大量篇幅展现此人的其他侧面:比如对待兄弟非常义气,敢于违抗国民党政府欺压杂牌军的命令;比如对自己的身份很自卑,一直向往娶一个出身富贵之家的老婆……曹家康因为这些侧面立马变得血肉丰满起来,其恶行即便不能被原谅也可以被理解了,这样的人物显然比雷剧中那些脸谱化的恶军阀更具说服力。

在我们常见的抗日雷剧中,地主恶霸、日本鬼子往往都愚不可及,一群弱智都能征服中国;中国人则不一样,小到黄发垂髫的儿童,老到满口没牙满脸皱纹的老妪,似乎个个都是诸葛亮,略施小计就能把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使其丑态百出、狼狈不堪。甚至中国的毛驴也富有智慧,一泡尿可以浇灭炸药的导火索,一蹄子可以踢飞日本大兵。这种通过夸大敌人愚蠢来搞笑的方式,充满了自欺欺人的阿Q精神。

在《小宝和老财》里,日军军官劈谷(于彦凯饰)和龟步(翁华荣饰)个个老谋深算,主角诸葛旦(毛孩饰)多次险些中了他们的圈套,而屡屡救他于水火之中的,正是智谋更甚一筹的地主周老财。这个老地主的才干让人肃然起敬,他长袖善舞,在地方文官、军阀、红军之间左右逢源;他擅长用人,账房先生、钱庄掌柜无不对他死心塌地;他甚至还有不少鬼点子,比如用鸡血装病从而逃过红军的排查,用丫头替女儿做假新娘骗过欲火焚身的军阀……周老财完全跳脱出以往的模式化地主形象,聪明得讨人喜欢,他的大把台词都充满了机灵劲,比如嘲笑国民党杂牌军时说:“他们剿一天匪,我们缴一天费。”比如钱庄失窃后阻止掌柜找腐败的警长报警说:“报什么警,家里鸡丢了让黄鼠狼去抓,回来是几根鸡毛,还得给他们钱!”当范伟摆出那张假痴呆实精明的脸,再配上以上台词时,很容易让人发笑——用聪明而不是愚蠢来逗笑观众,显然比一味丑化日军、地主高明得多。

抗日剧始终逃不过对中日战争的展示,在备受诟病的抗日雷剧中,无所不能的红军或民兵是这样作战的:徒手把日本兵撕成碎片、一箭把7个鬼子兵射成一串糖葫芦、仅仅用山上的捕猎陷阱就干掉一个中队(百把人)……人们对这样的场面深恶痛绝——这样过家家式的战争,大概只有缺乏常识的几岁孩童才会为之叫好——拍这样的剧给我们看,显然是把我们当小孩子耍嘛。《小宝和老财》玩了漂亮的一手,它根本不拍中国人怎么杀鬼子,而转而讲述“货币战争”——红军如何从零到有建立起苏区的金融体系,如何通过造假币、玩钱庄来冲击敌占区的经济。这个题材似乎还是首次被国产抗日剧大书特书:周老财的钱庄经过周密策划,一夜之间把银元和“日伪军用票”之间的汇率炒到天价,最终造成日本银行挤兑——这样的故事看起来既新颖有趣,又包含大量的金融知识和历史知识,令观众大开眼界。

抗战剧在中国电视剧市场所占的比重,尤胜情景喜剧在美剧中的地位,但长期以来在“政治正确”和“民族主义”的压力下畏首畏尾,只能用低智商和恶趣味来迎合观众,备受舆论批评。《小宝和老财》重力着笔于人性的全面表现,用更接近史实的角度来刻画人物、讲述故事,很显然对观众的智商和接受能力更为尊重——单单这一点就足以让本剧鹤立鸡群了。

《小宝与老财》讲述了一个假扮成地主佃户的小红军和老财主“非主流”的斗争史。

剧名:《小宝与老财》

导演:尚敬

主演: 范伟 饰 周老财 ;毛孩 饰 诸葛旦/郭小宝 ;王雅捷(微博) 饰 皮娘娘;刘亚津 饰 钱一贯;张一鸾 饰 周粉红

播出时间:4月26日登陆北京、天津、吉林、湖北、新疆五大卫视。

剧情梗概:1934年,赣北天地县的周家村,当地首富周旺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大考验。他原本在国民党县党部当秘书的儿子,放跑红军,自己也跑去参加了革命;他的女儿周粉红,原本按他的安排要嫁给军阀团长曹家康,岂料周粉红逃婚,回村后还和当地的小混混郭小宝纠缠不休;更没料到的是,那个郭小宝不是真正的郭小宝,而是红军撤退前留下的一名小战士——诸葛旦。组织撤退前,诸葛旦接到命令,更名改姓假扮成“郭小宝”,和真郭小宝的养父郭老根、义妹郭米花共同守卫埋在院子里的重要物资。岂料假扮的身份惹了祸,他身陷重重危机。周家少爷成了苏维埃银行的干部,回到周家村和“郭小宝”接上头,更是决定利用自家大院建立一个地下造币厂。周旺德无可奈何,为了儿子和女儿只能硬着头皮玩上了“无间道”。真正的郭小宝出现,郭老根枉死,郭米花出走。造币厂几经波折终于进入稳定运转。“郭小宝”换回了自己的名字回归部队。抗日战争开始,诸葛旦带着新任务回到天地县。真正的郭小宝改名朱龙运,和郭米花成了军统特务,也回到了天地县。各方势力暗中涌入周家村,大家联合抗日。“郭小宝”接连被朱龙运陷害拖累,周老财一家遭到敌对势力算计,险些家破人亡。最终郭米花惨死,朱龙运也为自己惹下的祸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