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初听陌生,但西维亚?乔迈是个大有来头的导演。他产量极少,仅有一部动画短片和两部动画长片,此外还有《巴黎,我爱你》里面一段五分钟的小短片。

乔迈作品一般不依赖对白甚至缺少对白,深受默片风格以及哑剧的影响,无论作品风格、动画形式还是腔调味道,他在法国电影乃至世界电影里都称得上自成一家。

作为乔迈的第一部真人剧情长片,《声梦奇遇》也不例外。这部电影依然灵动,依然是音乐致胜,最重要的是,依然有一颗赤子之心。或许可能稍嫌琐碎,但如同乔迈的其他作品,《声梦奇遇》绝不会触犯到你,它像阳光和晨露,像雨水拨动着心弦,试图去感染观众的灵魂。

如同不少电影所涉及的内心题材,《声梦奇遇》的主人公保罗有成长阴影。他在年幼时失去双亲,并且无法开口说话。影片所讲述的就是保罗如何处理和面对不快的记忆,完整呈现了他被引导、释放以及成全自我的过程。有趣的是,充当心灵治疗者的老太叫普鲁斯特,这似乎也让《声梦奇遇》往意识流的道路上靠拢,同时令电影文本更加丰富。

《声梦奇遇》从开场就制造了梦幻到清醒,之后在清醒、无意识和主观幻觉中切换,以虹膜镜头的方式,出现了保罗的六段个人记忆。这些章节色彩更加华丽,气氛更加活泼,杂糅了默片、动画、歌舞以及童话等不同的形式风格,载歌载舞,流光四溢,首尾呼应,相当出彩。令人印象最深的一段是父母两人在台上摔角打斗,父亲一开始用暴力压制着母亲,最终,母亲却用舞步和吻战胜了摔角手,颇为新颖。

影片的另一看点就是音乐,对声音的运用极为出色。片中既有常规的钢琴演奏,众人跳华尔兹,也有近年来悄然流行的尤克丽丽,清新可爱。法国电影少不了的手风琴伴奏,以及中国的二胡,它们混合使用,令这部电影具有了国际化的情调。

此外,电影中出现了很多法国以外的元素,包括保罗每次陷入幻觉回忆,他都要饮上一杯印度的药草茶,至于那个布满蔬菜绿植的房间,更是大打东方情调,光线充沛,纯然是摄影棚的产物。

不过,动画片和真人片毕竟是截然不同的创作形式。乔迈总是不可避免地加入熟稔的动画手法,譬如主人公频繁的眼睛和瞳孔特写,令电影一下子显得低龄化的青蛙乐队以及神叨叨的配角们。他时常脱线的思路,在动画片里面可能相当出彩,因为那些手法是处在一个不现实的情境之下。放置于真人片,总让《声梦奇遇》有些跳跃,影响了观感。显然,想拍好不说话的主人公,想来比不说话的动画片要难多了。

作为一部极其主观和个人化的片子,《声梦奇遇》无法带来好莱坞电影的常规叙事,更无法用一环套一环的冲突来满足观众期待。然而,就像保罗饮下的迷魂茶,如果,这部电影正是你的那杯茶。那么,乔迈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对老电影的诸多借鉴致敬,它们都会给你带来足够的惊喜和意外。文/木卫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