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续作成功地营造了花哨的视觉效果,却没有留下什么值得反复回味的地方。

《超凡蜘蛛侠 2》的上映正巧在两部漫威英雄片之间:前有《美国队长 2》,后有《X 战警:逆转未来》。这样的情形让人忍不住感叹:大制作的超级英雄片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密集了?

蜘蛛侠初次跃入荧幕是在 2002 年,而离《X 战警》首部曲也已有 14 年之久。这十多年里,以及之后的十多年,它们仍不断地吸引人们走进影院。持续庞大的市场说明:超级英雄片是拍对了。

《超凡蜘蛛侠 2》就是一部“拍对了”的电影,大致情节上没有背离原著,总体娱乐效果更是达到巅峰。如果你喜欢看养眼男女明星出演的热闹动作片,它绝对值得你掏钱进影院。

但如果你觉得第一部《超凡蜘蛛侠》就不怎么样,或者对电影情节和逻辑很在意,那这部续作恰恰是你应该避开的那种电影。

在《超凡蜘蛛侠 2》中,刚高中毕业的男主角 Peter Parker 依旧在双重身份中艰难地寻找平衡。面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女友 Gwen Stacy 和阿姨 May Parker,他一方面想和女友保持亲密,但又得履行承诺保护她不被自己连累;一方面要对 May 隐瞒身份,同时不顾她的阻拦寻找父母离开的真相。

很明显,将蜘蛛侠与其他超级英雄的区别开的不仅是他话唠,无厘头的个性,还有他身上时刻存在的强烈矛盾感。

这一特点也在蜘蛛侠世界中的反派身上延续:影片的头号反派 Max 本是一个心地善良的电气工程师,因长期被周遭的人所无视而产生了心理阴影。一起惨剧后成为了极具破坏力的 Electro“电光”。

幕后黑手“小绿魔”Harry 从小缺乏父爱,后又相继遇到下属陷害以及好友“背叛”,最终导致理智和身体均被疾病侵蚀。这样看来,电影中唯一称得上十恶不赦的就是头个出场的歹徒 Aleksei 了(也就是之后的“犀牛人”)。

导演马克·韦布(Marc Webb)在影片中穿插了三个反派,似乎有点多。而且其中两个身上都背负着不轻的故事线,不仅给剧本带来很大的考验,也导致了电影在情节上给人草草了事的感觉。

看过预告片的人应该更感到不对劲——加长版预告中,Harry 给 Peter 看他父亲留下的资料,苦笑着说道: “我的父亲给你的关注比我还多。”显然向我们暗示了他父亲 Osborne 或许已知道蜘蛛侠的真实身份。之后,Oscorp 实验室大门打开,传出一个声音:“对你,Peter Parker,我们早有安排。”接着,镜头切到被拿来做实验的 Electro ,这时 Harry 又对 Peter 说:“(有了这个技术)我们可以一起改变世界。”

而这些情节和预期中的阴谋在影片中压根没出现,以至于让人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我们看到的成品里,故事简单了许多。为了能让观众从单薄的剧情上分心,导演放出了两大招。

《星际迷航》系列的电影摄影师 Daniel Mindel 用华丽、耀眼的视觉效果连番轰炸巨幕,蛛丝与电流的对峙紧张刺激,钟楼决战环环相扣,让人倒吸几口冷气。无论是快速剪辑,还是 360°无死角的慢镜头回放,都给人大开眼界的震撼感。

几名主演也功不可没。假戏真做的情侣安德鲁·加菲尔德和艾玛·斯通打情骂俏,火花四射、“伪正太”戴恩·德哈恩羸弱的身形让少男少女相继沦陷,也终于入了主流观众“法眼”;唱而优则演的杰米·福克斯更不必说,不管博同情还是犯神经都信手拈来;奥斯卡影后莎莉·菲尔德则贡献了影片中的催泪场景,将伟大母性刻画得真实感人。

为电光四射的视觉特效打上一针强效兴奋剂,《超凡蜘蛛侠 2》的电影配乐更讨年轻人的喜欢。

传统的管弦乐器与大量的电子乐结合,营造出激烈且富有冲突感的效果,在同类影片中并不多见。加重流行舞曲和 Dubstep 元素、用歌剧式的诵读来体现“电光”的内心独白……配乐大师 Hans Zimmer 与 Pharrel Williams、Kendrick Lamar 等当下最火流行艺人的组合给这部电影带来非同凡响的新鲜感。

电影原声中,包括 Pharell Williams、Johnny Marr( The Smiths)、Mike Einziger (Incubus)以及 Zimmer 御用音乐人在内的 12 位艺术家化名为 The Magnificent Six,也是向蜘蛛侠的对手 The Sinister Six 的致意。

遗憾的是,接连出现的硬伤一次又一次提醒人们影片的草率。艾里克斯·库兹曼与罗伯托·奥奇(《变形金刚》、《星际迷航》)、杰夫·皮克纳(《危机边缘》)、詹姆斯·范德比尔特(《机械战警》)等编剧共同写出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剧本。(以下内容有关键情节透露)

经历了电击洗礼,虚弱的 Electro 竟然去时代广场“充电”而不是发电厂,不得不怀疑索尼是想尽可能利用广告位。之后,面容恐怖的他竟然还引来群众围观拍照,头上戴的“电池容量显示器”不仅没随他一同幻化为电流,到影片最后还扛过了爆炸;父亲老年才遭受的遗传病在 20 岁的 Harry 身上发作,病危的他一人闯入了戒备森严的实验室,发病时又迎面遇上绿魔盔甲;Gwen 不仅轻松地用汽车电池磁化了蜘蛛侠的武器,还单枪匹马开着警车(赶在警察前面)到达案发现场,重启了整座城市的电力系统;退休的 Peter 在看 Gwen 的演讲视频时良心发现决定重出江湖,而铁甲“犀牛人”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城中大搞破坏(还时不时把脸给露出来),真枪实弹的情况下还有母亲带着儿子围观……类似的硬伤不甚枚举。最后,影片就在预告片的结尾戛然而止,不少人觉得“好酷!”,但对于冲着“犀牛人”而去的原著党来说,一种被骗的感觉油然而生。

除此以外,电影中还有分分合合的感情线和过于明显的品牌植入一起来挑战你的忍耐度。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北美还是中国,《超凡蜘蛛侠 2》字幕后都没有额外片段。国际版中的所谓“彩蛋”其实只是拿《X 战警:逆转未来》中的几分钟来凑数而已。

和所有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超凡蜘蛛侠 2》的主题不单单只是正义对抗邪恶,也上升到了“英雄存在的目的是给人希望”的高度。而英雄眼里的希望,则是他们所爱的人。

话说回来,就算是《黑暗骑士》三部曲也不是没有编剧硬伤,或许《超凡蜘蛛侠 2》本就不打算成为《黑暗骑士》这样的大师之作,只想为人们带来一次超凡的视听娱乐体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