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私自换曲引方俊大怒 为上《好舞蹈》遭舞团开除

在上周六晚的浙江卫视《中国好舞蹈》中,一向在导师和学员之间充当“老好人”的艺术总监方俊意外暴怒,与来自河北的学员陶醉起了冲突。陶醉在方俊的极力反对下私自更换音乐,坚持用去年被张傲月跳红的一首《老爸》舞出自己对父亲的思念。这是他学舞14年来的第一支独舞,为了这支独舞,他也付出了被舞团开除的代价。而陶醉也不是唯一一个因为上《好舞蹈》而丢了工作的舞者,金星呼吁体制内的舞者跳出来,可跳出来谈何容易。

“音乐起”变“音乐停”方俊拍案实则担忧

陶醉坚定起舞 不惧对比直面质疑

随着方俊一声标志性的“音乐起”,《老爸》的前奏流淌而出,台上的陶醉刚做了一个起范儿,就在观众准备欣赏这支舞蹈时,音乐却被方俊粗暴地打断了:“对不起,停!你是在欺骗我吗?”方俊紧紧盯着陶醉,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被他严厉的语气震慑到了,全场鸦雀无声。原来,去年《舞林争霸》的冠军张傲月就凭借这首《老爸》一舞成名,他的这支作品也给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后来者再跳这首歌会很吃亏。陶醉初到节目训练营,就被大家劝说换首歌,可他却倔强地不肯换,甚至使用障眼法,在彩排时跳了另外一支舞,临录制前再偷偷换了曲子。作为节目的艺术总监,陶醉的大胆行为让方俊无法不暴怒,但他更多的是担心陶醉:“这支舞是去年傲月跳的,我跟你说了几百遍,我是为你好,你想清楚了?”陶醉坚定地回答道:“我想好了,我要跳!也许肢体是有所比较的,但是情感是无法比较的。”他的宣言也获得了三位导师的支持,金星鼓励道:“跳吧,我挺喜欢看的。”

陶醉重新起舞,而一些细心的观众却发现,陶醉的这支《老爸》和张傲月的确有一些相似之处,有的人甚至觉得他是在抄袭。面对质疑,陶醉很坦然,他和张傲月原本就是好兄弟。“其实我和张傲月是大学同学,还是上下铺,私下里我们的关系很铁,可能是因为我们上学的时候学的东西是一样的,有一些相似之处也很正常,但我绝对不是‘抄袭’。”陶醉认为他的这支舞与张傲月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情感的表达上:“我跳的《老爸》是回忆,有一种甜蜜的感觉,而傲月表达的是沉重的感觉。他是跳给在世的父亲,而我是跳给在天堂的父亲。”虽然父亲的离去让陶醉十分痛苦,但当他回忆起小时候,那些与父亲在一起的时光,更多的还是甜蜜与开心。

《老爸》是给父亲的诺言

遭受冷遇也不曾动摇

还没开始跳舞就被喊停的情况,在《好舞蹈》的舞台上也是头一次。陶醉称自己当时完全没有预料到:“在台上听到方老师喊停,我真的完全没想到,心里确实有点慌了。”在节目中,方俊直言不讳,称他对陶醉其实一开始就不看好,但他现场的表现着实惊艳了。陶醉在接受采访时也承认,刚来上海时确实没有人看好自己。记得第一次节目审核,他就跳了《老爸》,当时在场的导演们纷纷劝他要换音乐,而且说没哪个选手轻易敢用这个音乐。“我当时就没肯换,他们就说你这不行,完全不成立,等于‘自杀’!当然,我知道所有老师和导演们是为了我好,但我依然坚持。”对于这份坚持,陶醉表示自己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这就是我献给父亲的独舞。”

陶醉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就与父亲相依为命,对他来说,父亲意味着太多。“从小到大,父亲在我的心里就是‘天’。”陶醉的父亲是京剧武生出身,在唐山艺校当老师,他也是陶醉舞蹈技巧的启蒙老师,从小就对他特别严厉,挨打对陶醉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不过专业之外的父亲又像是另一个人,各处都十分细心,让陶醉能够感受到父爱的温暖。在他考大学那年,父亲因患胃癌突然离世,这对陶醉的打击很大,但是曾经给父亲许下的诺言,陶醉却一刻也没有忘记过。“虽然当时可能只是有点玩笑话,父亲说,你以后能不能让我看到你跳舞,我说能。”为了这句话,陶醉考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并在毕业后顺利进入了海政歌舞团,成为一名值得父亲骄傲的舞者。可直到10年之后,他才终于有机会在舞台上为父亲献上一支独舞,将他的情感全部倾诉给天上的父亲,舞台上的他也不禁泛着激动的男儿泪。

14年“首独”太值当

被舞团开除在所不惜

从中专习舞开始,到如今已经有14个年头了。在《好舞蹈》舞台上的这支舞对于陶醉可谓是意义重大,这不仅仅是献给父亲的一支舞,也是献给26岁的自己的第一支独舞。这14年中,陶醉从未有过一次跳独舞的机会,更别说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受到那么多观众的关注了。“一般都是几十人的大伴舞,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文工团里呆着。”陶醉曾想过要去参加一些独舞比赛,但在舞团里一直有一条禁令——舞者不得出去参加任何形式的舞蹈比赛。这次陶醉在《中国好舞蹈》亮相,也就意味着他在舞团职业生涯的结束。

对于失业,陶醉却显得很轻松:“因为我这次来参加《好舞蹈》,单位已经和我解约了,我现在也算是个‘北漂’了。”即使因此丢了饭碗,但这场表演让陶醉感觉很值。“哪怕第二轮我被‘杀’,我也认。人生第一次一个人在舞台上跳舞,紧张的同时,我感觉很幸运。”第一次独自站在舞台上表演,陶醉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是十分满意:“我没有独舞的舞台经验,表现有些过于紧张,只能说是基本满意。面对下面坐的3位顶级导师,我也是做了目前人生中的第一次挑战。一百分的话我给自己打80分,这20分就是比较紧张,我还可以更好,我一定会更好。”

其实,像陶醉这样因参加《好舞蹈》而丢了饭碗的舞者不在少数,很多都是从舞团里偷溜出来参加比赛,就连他的好兄弟张傲月去年也是这样过来的。金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一直在等,等体制内的好舞者们跳出来。“我很想看到那些凤毛麟角的,中国优秀的舞者太多了,但那些真正好的还被‘关’在各乐团里,我希望他们能被‘放’出来,到《好舞蹈》这个平台上,告诉观众什么才是真正的好舞蹈,好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