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大师》:全民皆病年代的一剂心灵麻药

这是一个大家都有病的时代!高速的生活,繁重的压力,难测的人心,各种各样的心理疾病扑面而来,避之不及。自闭症、失眠症、恐惧症、焦虑症、学习逃避症、网络综合症、强迫症、更年期综合症、离退休综合症,还有洁癖、神经衰弱、癔病等等,总有一招击中你。所以也难怪有人说这年头要是不得个抑郁症,连上街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了。这心理疾病多了,治疗心理疾病的就也多了。催眠,就是一个治疗心理疾病的好办法,所以,也就有了反映催眠治疗心理疾病的这部电影——《催眠大师》。

事业有成的催眠大师徐瑞宁(徐峥饰)经营着一家私人心理诊所,专治各种疑难杂症,凭借高超的催眠手法治疗患者心理上的伤痕,堪称妙手回春。赚钱不说,更积累了丰富的治疗经验,到哪儿都是专家,还在学校给学生讲课。不过好景不长,在老师的介绍下,他认识了一个自称有着“阴阳眼”的特殊病人任小妍(莫文蔚饰)。本来,徐瑞宁并不想看这个病人,因为妄想症并不是很难治疗的心理疾病。但架不住老师与同窗好友再三叮嘱他这个病人“有古怪”。一向喜欢挑战的徐瑞宁欣然接待了这个病人……于是,一场医患之间催眠与反催眠的高智商烧脑大戏就此上演。

初看这部影片,很多人喜欢称之为中国版《盗梦空间》。因为影片中的催眠和盗梦一样都是在人的脑子里得到信息,并植入意识。但是在我看来,其实《催眠大师》显然没有那么的高大上和阳春白雪,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下里巴人。作为一部类型片,它更像的应该是“小品王”赵本山在春晚舞台上表演过的一个小品:《心病》。区别只不过是赵本山用的是“话疗”而徐峥用的是催眠罢了。过程略有不同,但结局大同小异:病人的病未必真的根治,但大夫却实实在在的是犯了心病。因为在这个时代,我们的确每个人都有病。

按照赵本山的说法就是“我还在这巴巴给人看病呢,你说我咋摊上这么个事儿啊?”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所有人,几乎都毫不例外都看得到别人有病,却总忽略自己也有一样的病。就好像路上开车的司机,不管是比自己开得快的、开的慢的还是开的差不多的,都要骂别人是傻X,要么说人家赶着投胎,要么说人家不会开车,要么就说别人是在和自己较劲……而这一点恰是电影《催眠大师》所反映的问题,那就是催眠别人很容易,催眠自己却是最难的。

作为病人,任小妍很难被催眠。但是面对徐瑞宁这样的催眠大师,任小妍躲得过初一却躲不过十五,不断掉进了徐瑞宁所设置的各种圈套里。制与反制,医生和病人的这场斗法非常精彩。究竟是矛尖还是盾砺,电影里相信大家见仁见智。在这里我就不做剧透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催眠大师也是一个人,自然也会面对同样的社会问题,家庭问题和个人问题,所以催眠师自然也会有和病人一样的病症。在为病人治病的同时,也可能是给自己疗伤的一个过程。在影片的最后,剧情骤然翻转,这样的设置虽然意外,但从逻辑上又何尝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呢?

就算在“盗梦”中,莱昂纳多尚且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又何况作为催眠师的徐瑞宁呢?最后,必须要赞一下影片的剪辑和音响,因为有类似盗梦空间一样的情节,所以影片中的场景亦幻亦真,影片的剪辑把这些画面交待和呈现的特别清晰,实属难能可贵。再加上震撼的音效音响,从视觉和听觉两个层面这部电影都可以说是做到了最好,为广大观众奉献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视听盛宴,对于国产类型片来说,已经算是极致了。

在这个大家都有病的年代,这部影片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剂麻药。让我们懂得所谓幸福,其实就是在生活中多做减法!至于这剂麻药会不会有一点能麻到你,这就要靠你自己去影院体验这场疗伤之旅了。(文/小义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