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你》上映三天,票房过亿。高晓松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非常感谢大家,自己也感觉很好运。从这个角度来看,高胖子还算坦诚,因为他如实的承认了过亿票房的运气因素,而没有像某些导演那样恬不知耻的把白花花的银子归结到自己拍的好上面。

自从《那些年》在口碑和票房双杀之后,掀起了一阵青春片的高潮,只要是触到了观众回忆的G点,都可以博得几句唏嘘的感叹和廉价的泪水。因为青春片的套路实在是太简单了,校园氛围,怀旧物品,散伙喝酒,抱头痛哭……齐活了!但是武侠小说告诉我们,越是简单的招式越考验内力。同样,青春片电影走形的多,走心的少。

而《同桌的你》基本上将走形做到了极致。大使馆被轰炸,千禧年来临,加入WTO,非典,911,历史事件走马灯似的换,每一个小片段里又缺乏细致的情节与情绪展开,让人在电影院看正片的时候有一种在拉片看AV的感觉。前面的节奏过快,导致后面煽情的部分情绪无法直接到位。加上周冬雨真的只适合演一下纯情天真的学生,一离开校园环境就让人感觉时时出戏,所以在同学相聚的宴会上呈现出的就是两个人端着酒杯干嚎的一幕。

我劝你还是翻相片,放弃看同桌的你 - fan_fay - 影启缘末

可以看出导演也试图走心,交织出更加丰富的感情。但要知道情感丰富与作只有一步之遥,而很不幸“同作的你”就陷入了这个陷阱。矫情的大白兔定情,不知所以的以分钟计算的恋爱关系,最后拼凑出的“爱你一生一世”又太狗血!为了凸显出男女主角之间的真爱,最后新郎官的人物设定太脸谱化了,让人看了无法接受!比起《那些年》里结尾的婚礼,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同桌的你》让我不断的想起《怒放之青春》这部2014年1月上映的青春电影,他们两者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同》的监制是高晓松,而《怒放》的导演是音乐才子卢庚戌。前者的主演是林更新和周冬雨,后者的主演是潘粤明,都没有什么特别亮瞎的阵容;同样是毕业与情感的主题,但是两者在票房上完全是天差地别。主要原因我觉得有两个,一个是《怒放》在推广上做得太差,只是邀请了13位快男助阵,在3所高校做了宣讲会,而在院线基本上没有看到大面积宣传。而《同桌的你》宣传的铺天盖地,在每个影院门口你要是没看到几个“阿姨”在两个课桌前摆出剪刀手那绝对是一件怪事。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档期,《怒放》的影片排期是1月,这对于青春题材是一个极其不利的档期,而《同桌的你》安排在4月底上映,毕业季的离愁已经开始酝酿发酵,当然观众的期待度相应的就会高很多。

纵观13年的青春电影,《致青春》与《中国合伙人》似乎给这个题材打了一针鸡血,票房与口碑齐收让无数导演充满了信心。但是《怒放》的滑铁卢也在告诉电影从业者们,即使是最容易被满足的青春题材,观众的口味也在变得刁钻了。当然,《同桌的你》也算不上污染眼球的糟粕,至少其中的笑点铺垫的很足,音乐也恰到好处。但是所谓泪点,呵呵……

我劝你还是翻相片,放弃看同桌的你 - fan_fay - 影启缘末

青春片的门槛正在升高,观众已经开始远离仅仅靠一些当年小物件的重现就能被打动的阶段了。一是因为同类影片的增多,另一方面90后的一批正在逐渐成为观众中的主力军,而90后这一批人是很难通过物品来怀旧的。他们所处的时代变化太快,很多事物刚刚出现就被淘汰了,你能指望这批人对着一张磁盘怀旧吗?别开玩笑了!

青春片必然的要开始更多的靠着细节体验而不是道具和场景来打动观众了。《那些年》的校园环境跟内地有所出入,但是仍旧是目前评价最好的青春题材影片之一;英国的《壁花少年》连国情都不一样,依旧非常动人。靠着骑个二八大杠,拿几瓶旧包装的啤酒就想打动观众的行为,成功率会越来越低。因为说到底,青春题材更多的不是对故事的消费,而是对自身回忆和情感的消费,影片故事不过是一条线,勾起你自己对于那个白衣飘飘年代的回忆罢了。当然,即使是这样,一个讲不好故事的青春片,也是可以被划入“欺骗感情”或者叫“招摇撞骗”的行列的。

《同桌的你》也是如此,如果你跟我一样,同桌是一个体重超过180斤的糙汉子,完全没必要去凑什么青春的热闹。如果你对同桌还抱有回忆,借机约一下人家也是不错的。毕竟今年是《同桌的你》这首歌20周年,当熟悉的旋律响起你们或许也会想起点什么。当然了,片尾的歌曲对影片做了最恰当的评价:“我劝你还是翻相片,代替看同桌的你。”(来源:影启缘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