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届电影频道百合奖4月29日晚揭晓,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电影《卒迹》不动声色地斩获优秀故事片一等奖和优秀编剧奖。如不看完全片,仅只看其相对简陋的海报,很容易误以为这又是一个主旋律命题作文,然细心的看官不难发现,影片在塑造二卒这么一个非典型草根村官的同时,不乏对五十年代以来的回首与揶揄,它的可贵之处并不是说剧本如何圆熟,更在于它终于不再一味强调改革开放的恩惠,而是从农村民众所历经的苦难出发,聚焦百姓个体如何在贫困的禁闭中实现自我突围并恩泽周遭。电影的寓意很好,正如片中所言,小卒子过河只能往前拱,没有退路!

如果用老掉牙的主旋律调调来归纳《卒迹》是这样的:电影《卒迹》取材于真人真事,讲诉了河南濮阳县西辛庄党支部书记李连成大公无私,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感人故事,这是一部反映中国农村从解放初的土地改革到新世纪新农村建设近60年变迁史的现实主义影片,是近现代中国农村发展变化的一个缩影。但仅只这么看待《卒迹》是不够的,影片通过李二卒贯通中国农村60年变迁史没错,对土改以来的各阶段农村政策的涉猎也都没落下,然同样的历史关键要看用什么样的眼光来审视。

以李二卒的出生为例,他生于一个所谓“人多力量大”的年代,兄弟姐妹多得像大串葫芦娃,他父辈嘴里嘟囔着都新中国了,总不至于把人饿死,此话的用意不言而喻,电影仅只在饥饿的路径上点到即止,可后来的事人尽皆知。按理说五十年代已经消除了阶级区别和阶级压迫,可李二卒一家却是村里最穷的,地位也低人一等,处处受人欺压,要不是老大后来当了兵,他连媳妇都娶不上。小时候的李二卒因为伙伴送他的一根红薯,被队长训斥挖社会主义墙角,后来他媳妇因为一根萝卜,又险些被抓起来批斗,当李二卒被选做干部时,有人旧事重提,终于有人按耐不住,点破了时代的窗纸:“你们在座的每一户,谁敢说没拿过生产队的东西?没拿过的站出来(台词大意)。”结果没人站出来,李二卒从此走上村官路。《卒迹》虽然不是要拿诸如此类的细节来做终极审判,但对那个年代的一些个荒唐与悖谬的揶揄,还是有些胆略和情怀的。

李二卒取材于现实人物原型李连成,但和传统主旋律人物的命题作文不同,《卒迹》的故事创意来自于制片人张兴援对一则报道的关注,经调查和采访后形成剧本,人物完全是出于民间的挖掘,而非官方自上而下的命题。正因为如此,李二卒并非高大全的人物,一开始他甚至有点傻,靠着一股子类似阿甘的劲头一步步起家,实现了个人的脱贫,也正是骨子里的那股类似阿甘的傻劲作祟,他不仅自己致富,还无私地带领全村人脱贫致富。按照当代人的主流逻辑,就一个字,傻!从细节处理上也能看出,编剧和导演并无意将李二卒刻画成一个高大全的英模。比如当他通过的蔬菜大棚发迹时,县里下文要他做典型,全县推广,他一口回绝了,原因很简单,全县都推广蔬菜大棚的话,那他还怎么赚钱?于公于私,只有他清醒着,整个领导层和整个时代都蒙昧未开。然而当县领导坚持要他执行文件时,他又很快乖乖妥协了,让出了蔬菜大棚的独食,并被迫走上了另一条办厂致富的道路。说好听点,李二卒引领全村发迹之路是他凭借个人智慧和个人魅力一步步闯出来的,说隐晦点,其实是被一步步逼出来的。

此外,《卒迹》中还隐藏着一个农村官场现形记。李二卒是后来被发小“诱拐”上村官路的,后来的无私除了本性的善良,还不无对恩人也就是后来的县领导的回报,要不是傍了一条大腿,他那点小机灵也许用无用武之地。而他的前任们不管是老支书还是队长们,无非都是些个当着鸡毛当令箭的自私家伙,官本位的意识远大于服务民众的意识,在这一点上,《卒迹》还真算是现实主义了一把。

影片要是在制作投入上翻个翻,包括换个好摄影师就再好不过了。(来源:老曾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