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谈首次婚姻:因不接受夫妻亲热被丈夫打

“从中国的女演员来讲,自从有电影史以来,基本上没有女演员能够平安无事,从开始走到最后的。我是一棵峨嵋山上的野草,生命力强,有韧劲,到冬天看着这棵草已经死了,只要有点水给点阳光,我就可以复苏过来,和以前一样灿烂。”

美人迟暮与逆生长

有一部电影叫《20,30,40》,李心洁、刘若英和张艾嘉分别代表这三个年龄段的女人,演绎各自的爱与梦想。

而这一期的《新民周刊》,上演的是《60,50,40》,主演是刘晓庆、张曼玉和周迅。美人迟暮,是挡不住的似水流年。她们却依然高调追逐各自的梦想,不断地秀出新的风采。

世界上的老人越来越多,“扮嫩”也许将成为新的时髦。尽管外界会有非议,但“给点阳光就灿烂” 的张扬个性,却还是令人钦佩的。

娱乐圈不好混。那些“逆生长”的明星为了表面光彩,背后付出之大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所谓的“返老还童”和“不老神话”只是“看上去很美”,但是面对无法抗拒的岁月,我们依然可以保持一颗年轻的心。比如,40岁仍谈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50岁重拾自己的喜好开始摇滚,或者60岁迎来自己的盛大婚礼和事业高峰……(钱亦蕉)

2014年4月12日,60岁的刘晓庆带着《风华绝代》到美国巡演,分别在洛杉矶帕萨迪纳剧场、旧金山佛林中心、休斯顿Hubby中心及纽约的寇登剧场演出7场。

巡演途中,刘晓庆还在斯坦福大学、莱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分别发表演讲。在赴莱斯大学演讲当天,休斯顿市长安妮丝颁布公告,确定这一天为“赛金花及刘晓庆日”。

4月17日,“联合国中文日”当天,应联合国副秘书长Vijay Nambiar的邀请,刘晓庆造访纽约的联合国总部。Vijay Nambiar向刘晓庆特别颁发贺状,授予刘晓庆“联合国中国文化传播推广大使”。

田沁鑫执导的《风华绝代》从赛金花20岁开始,讲述她二十余年的人生故事。在这个话剧里,刘晓庆演的是晚清名妓赛金花。目前,《风华绝代》的演出已过百场,田沁鑫认为刘晓庆有挡不住的魅力,刘晓庆也为了这部量身定做的话剧,使出了浑身解数:“演纯粹的话剧这还是第一次,主要还是想超越自我,创造一个新的成就。”

刘晓庆的汗水没有白费。4月25日晚,上海现代戏剧谷2013壹戏剧大赏在上海举行,刘晓庆凭借《风华绝代》获得年度最佳女主角。

《风华绝代》剧尾,刘晓庆说:“我红极一时,即便是人生大起大落,也挡不住我的光芒,我新时代女性的光芒。”这是赛金花对自己一生坎坷的表白,何曾又不是刘晓庆的心声?

“从我出生开始起,我人生的每一步,都跟着中国社会历史的变革,由于我的个性原因,喜欢新生事物,都是处在历史变革的风口浪尖上。所以我的个人成长史,实际上和中国社会的大背景离不开,我个人成长历史,就是中国的发展史。我经常说,我这辈子经历特别多,起起落落,但每次都能从低谷里翻身,把握命运里出现的机会。我刚从秦城监狱出来,很多人都觉得我完了,当我在监狱里的时候,我的心反而特别宁静和坚定,我相信自己的命运会逆转,今天的我做到了‘咸鱼翻身’。”

刘晓庆的传奇,也是当代中国传奇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女性,她在“文革”年代成长,经历了计划经济和商品社会,在拒绝个性的集体社会里,从事业到爱情婚姻,她胆大妄为、我行我素,倡导个性解放和个人主义,从下乡知青到文工团演员,从电影明星到加入中国作协,从亿万富姐到阶下囚徒,再次回到演艺圈的中心舞台。

今天的刘晓庆,已经60岁了。这个年纪,很多演员、明星都已经淡出,光彩不再。但她却对我说,“这些年的遭遇和经历,让我觉得在表演事业上,我还有很多可能性,作为职业演员,我觉得路才刚刚开始。”